忍者ブログ

挚爱于心

露中与我,小巢在此,欢迎光临。
  •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夏日一瞬



注意事項
  • 露中女體
  • 內容設定為高考前夕
  • 思維略混亂,閱讀時請小心食用


明豔的日頭透過茂盛的枝頭在地上投下斑駁的光點,聲聲蟬鳴道出夏日的炎熱。踏出的纖足每落地一次都會感到柏油路上的騰騰熱氣,懷裏抱著一大摞資料的王春燕忍住擦去覆滿額頭的汗的衝動,心裏暗暗盤算著自己待會兒該去哪里復習。

再過幾天,就是決定自己未來的時刻了。

家裏雖然涼爽,但弟妹吵鬧的嬉戲讓她幾乎無法克制自己。與其留在家裏繼續忍耐,不如抱著材料找個安靜的地方專心復習。

粘膩的汗吸住了略有散亂的發絲,剛想騰出手去整理頭髮的春燕卻不小心將資料全部灑落在地。

“啊呀,真糟糕!”幾乎是氣惱地咬了咬自己的嘴唇,春燕看著地上那攤資料,認命地蹲下一張張拾起。

如果剛剛自己小心一些,手沒有抖那一下,這堆東西就不會掉到地上,自己也不必在這烈日下蹲在這裏。不,應該說剛才出門的時候自己就不該煩躁的,不然也不會連袋子都忘了拿一個。要是拿了袋子,自己就算整個人都摔地上了也不可能讓這堆東西散了。

越想越心煩,春燕乾脆隨手亂抓起來,也不管自己是不是抓皺了什麼,只是一味求快。

“哎呀?在這裏遇見你,真是好巧啊~”

背後突然傳來了熟悉的聲音,那微妙上揚的尾音及優雅的腔調讓春燕意識到來者何人的同時臉上漲起淡粉的色澤。

自己剛才那副樣子,一定都被她看在眼裏了吧。好丟臉。

在春燕恨不得挖個坑把自己埋了的同時,來人已經蹲了下來將剩餘的幾張拾了起來,微笑著遞了過來。

“給,要拿好了哦~”“啊?啊!哦,好、好的!”手忙腳亂地接過資料,春燕一邊整理一邊偷偷抬眼看著笑眯眯蹲在離自己不遠的地方的安雅。

淡色的頭髮在陽光的照耀下閃爍著金色的光澤,粉色的吊帶裙襯托得本就白皙的皮膚更為粉嫩,修長的四肢和纖細的手讓春燕看了羡慕不已。

這麼一看,自己完全比不上她啊,只怕兩個人站在一起都顯得很不協調。春燕忍不住歎了口氣。

“怎麼了嗎?”安雅見春燕歎氣,不解地問道。

“不不,並沒有什麼,只是有些累而已。”春燕才發現自己竟然失態地歎出了聲,著急地連聲解釋著,“真的沒有什麼,請不必擔心!”

“可是,你的臉很紅啊?”安雅不但沒有被說服,臉上擔憂的神色反而更濃烈了,伸出手摸在春燕的額頭上,“沒有發燒吧?這時候要是發燒了就麻煩了啊......啊,或許是中暑?”

略有冰涼的手覆在汗濕的額頭上,冰冰涼涼的很是舒服,不過這卻不是春燕在意的地方。此刻的她,滿腦子都是“她伸手摸我了”這句話,唯一想到的也是“這樣一來我就毫無遺憾了”這類事情。

“還是快找個涼快的地方休息一下吧,看你現在滿頭是汗的樣子。”安雅笑了笑,伸手把還處於愣神中的春燕扶起來,“來吧,就到那家店裏去好了。”

隨著“叮鈴”一聲脆響,坐在店中角落裏的幾位年輕小夥子轉過了頭。在看清進來的人是誰後,他們中的一位棕發青年揚起了手,正打算開口叫人,卻發現對方似乎並無任何歡迎之意,反倒狠狠瞪他一眼,像是在告誡他不許出聲,只得縮回手悻悻地摸著自己的鼻尖。

“安雅她怎麼了?”萊維斯用吸管攪著剛買好的飲料裏浮著的冰塊,一臉的困惑。

“誰知道,我以為她很想要這份筆記的......”托裏斯把自己的手從鼻尖上收回,翻弄著剛在旁邊的店裏複印出來的筆記,同樣無法理解安雅前後態度的巨大變化。

坐在一旁安靜復習的愛德華此刻推了推眼鏡,認真問道:“和安雅一起進來的是不是隔壁班的王春燕同學?雖然臉被擋住了,但我想從身高上看來是沒錯的。”

托裏斯和萊維斯對視片刻,一個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一個扶著額頭長歎一聲心裏默默祈禱。



在春燕還沒有看到角落裏所發生的一切前,安雅微笑著推著她走上了二樓,找了個靠窗的座位。

“就坐這裏吧。”

春燕有些不解,但還是依言坐下。當她看到安雅在對面的座位上坐了下來的時候忍不住睜大了雙眼。

“你……你也在這裏……嗎?”

安雅將她的反應看在眼裏,手悄悄地交握在一起,臉上依然笑著問:“怎麼?不歡迎嗎?”

“沒、沒有!怎麼會呢?”春燕趕緊澄清,兩只手揮個不停,像是要把剛才那句話拍散一樣。

悄悄地吐了口氣,安雅再度露出笑容,半開玩笑地說:“我還以為你是要復習所以不歡迎我打擾呢。”

“啊……這個……”話說到這裏,春燕的臉上透出了一絲為難。

看到這裏,再愚蠢的人都會知道是怎麼回事,更何況是綜合成績年級前五十的安雅。【其實智商與情商無關。】

“放心,不會打擾你的。”寵溺般地拍拍春燕的頭,安雅從包裏拿出一打優惠券攤開在兩人面前,“你要吃什麼?我去買過來。”

“哎?!”事情完全出乎自己預料的發展讓春燕不禁微微顫抖,不光是吃驚,更多的是喜悅。雖是這樣想,可她卻還是皺著眉說,“但是不能讓……你替我跑啊,還是應該我自己去的。”

說罷,春燕就要站起身來。可早就先她一步站了起來的安雅已經將雙手放在了她的肩上,輕柔卻不容置疑地說:“那怎麼可以?剛才你在外面的樣子我可一點都不放心。你就在這裏乖乖坐著,哪里都不准去。”

還想再說些什麼,春燕不放棄地抬起頭,卻對上了安雅那雙似乎蘊含了許多情緒的紫眸,一時不知該說些什麼,最後只得歎了口氣。

“好的,我知道了。”

“嗯,這才是乖孩子哦~”安雅笑了笑,快步向樓下走去。

目送著安雅的背影直至看不見的那刻,春燕一直提在嗓子眼的心才得空落回原位。

在她面前自己就像是一個不懂事的小孩子般,反應遲緩,說話也不能像平常那樣流利完整,甚至就連她的名字都無法順利叫出,猶豫半天才拿一個生硬冰冷的“你”字代替。這麼下去,她絕對會覺得自己是個麻煩又無趣的傢伙啊!

一手一個,春燕煩躁地抓住自己的包子頭,同時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目不轉睛地盯著眼前的桌板,好平復自己愈發焦躁的心情。

桌板上單調的紋路讓春燕無端懷念起學校裏那個不知被多少學生刻畫到桌面烏黑一片的課桌,以及常常會扭過身子來拍著她桌子說些新鮮八卦或是潮流新聞的伊莉莎白。

說起來,點醒她的人就是伊莉莎白了呢。雖然不知該感謝還是苦笑,不可否認,她的心裏不知不覺就住進了安雅,這個和她同一性別的女子。雖然經常有聽別人說到隔壁班的安雅人雖美但性格不可恭維,自己也偶爾目擊到那可憐的三人被笑言威脅的樣子,不過在看到她的一瞬間,這些事情馬上就灰飛煙滅了。

她自己也知道自己所想有多麼悖德,更別提心跡表白之類的行為了。對她而言,遠遠地看著就很足夠了。這也是為什麼今天和安雅相處她會如此失常的原因。

當然,考試也算有著一定作用,不過還是比不上安雅給她帶來的影響。

耳邊響起了富有節奏感的腳步聲,春燕趕緊坐好,以最快速度把自己剛才的樣子消匿於無形。用手拍了拍臉頰,春燕在心底暗暗為自己鼓勁。

“還好,下麵排隊的人不是很多。”安雅拿著託盤,像是解釋又像是勸慰般說道,“所以就說我自己去也沒什麼關係的啊,你點的東西也不多。”

“……麻煩你了。”勉強自己像平時一樣直視著對方,春燕放在膝上的手漸漸握緊。

見春燕張口想要說話卻又不知該說些什麼的樣子,安雅拿起自己一縷頭髮繞在指間,像是想等她開口,卻又狀似不經意地問道:“春燕?我這麼叫你……可以嗎?”

“哎?”春燕一時忘記了緊張,定睛地看著似乎很隨意的人,腦海全然一片空白。

“應該可以吧?我聽別的同學說你是個很隨和的孩子呢……所以叫你春燕應該也不會介意的吧?”像是自說自話一樣,手指上的發絲交纏得愈發繚亂,看起來已經成了一個打不開的結,“不過如果真的介意的話,不如……嗯,就讓你叫我安雅好了~”說到最後,手裏的頭髮已經全部纏在指頭上的安雅終於抬眼向春燕看了一眼,笑得很和藹,卻不知怎麼帶有一絲緊張。

可春燕完全沒有注意到她不同尋常的一面,只是顫抖著開口。

“安……安雅?”大口地吞咽著不安分的唾液,春燕嘗試著叫出自己一直不敢叫的名字,胸腔裏的那顆心幾乎要敲開心門。

“那就是同意了我叫你春燕了?”安雅瞬間恢復了以往的神采,手中的發結也綹綹散開,不復方才的發絲糾纏。

“啊……”春燕像是才反應過來般,意識到其實自己應該給出個答復才是合禮的表現。或許這也是個契機,讓自己別再那麼不自然。

不過看對方那麼高興的架勢,似乎已經沒有答復的必要了?

清了清嗓子,春燕笑著回答:“那有什麼不可以的?叫春燕不是會親切很多嗎?反過來,我叫你安雅也會很開心的啊。”表情舒緩自然,像是春天的清晨裏躺在草上的露水般清澈。

安雅愣了一下,像是為了掩飾什麼,匆匆把杯上還掛著水珠的飲料塞入春燕手裏。

“快些喝吧,涼了就沒意義了。”胡亂說著自己都聽得出來的差勁的藉口,安雅掏出包裏裝著的剛從樓下托裏斯手裏拿來的筆記擺在自己眼前擋住春燕含笑的視線。

該死的,她笑得這麼可愛,簡直就是犯規啊!

忍不住在筆記後露出一副與平時優雅風度不符的表情,安雅愈發覺得自己的行為開始失控了。這從剛才意外遇到這小女子起就開始了。不,應該說一見到她的時候自己就被她收服了,雖然對方並不知道這一點。

如果當初拾起自己最愛的本子的人不是她,如果她當初不是那麼笑著看她,如果事後她沒有聽說對方是年紀成績的保持者,或許這樣的一個女生根本不會落入她的眼中。

但是,現在自己的確是毫無疑問地傾心於這個根本無自覺的女孩。

究竟還要多久這遲鈍的小傢伙才能明白自己的心意?冒失的表白只會換來不當的結局,她可不想得到那種失敗者的專屬品。

正當安雅腦子裏閃過許多計畫的時候,一聲“咦?”吸引了她的注意。

“這個是托裏斯·羅利納提斯同學的筆記吧?”春燕放下了喝了幾口的飲料,湊過來仔細看著,“看這個筆跡應該是他的。”

聽罷,安雅半月形的眼睛危險地眯了起來,語氣變得飄渺而難以捉摸。

“你和托裏斯很熟?”

完全沒聽出弦外之音的春燕又拿起飲料啜了一口,一邊解釋一邊掏出自己的復習筆記。

“那倒也沒有,只是在阿櫻那裏見過托裏斯的筆記而已。”正拿著資料,春燕像是想起了什麼,忍不住笑了,“阿櫻很喜歡參考其他人的筆記呢,其實她自己的就已經很好了。”

“阿櫻?”打消了回去逼問托裏斯的計畫,安雅把目標又轉向了話語中出現的另一個人。

“就是頭髮上這個位置經常會別著花或是髮卡的一個女孩子,也是黑髮……”不斷比比劃劃,考慮著要怎麼解釋好的春燕皺起了眉頭,“和我同班的,成績也不錯。”

安雅同樣皺起了眉頭,不過是為了完全不同的理由。

“你是指本田櫻那小丫頭?”努力克制自己才沒有讓語氣聽上去過於輕蔑,安雅裝作無事般問道,“對了,你知道她填的志願是哪里嗎?”

春燕不疑有他,繼續說道:“阿櫻她是回家鄉去繼續念大學,不在這裏繼續上學了。”

“這樣正好。”悄聲說出自己心中所想,安雅迅速切換了自己的情緒,換上一副笑臉,舉起手中的材料,“那麼……似乎是復習的時間了?”

雖然沒聽清對方前一句說了什麼,不過捕捉到“復習”兩個字的春燕馬上意識到自己今天出家門的目的是為了什麼,於是毫不猶豫地點了點頭。

在接下來的時間裏,不時的紙張翻動聲和筆尖在紙上的滑動聲是兩人發出的全部聲音,她們的精神都高度集中,像是在做一場競技遊戲,偶爾會停下來看看對方進行得如何。

偶爾遇到不懂的問題,春燕就會小聲向閉眼記背著什麼的安雅請教。遇上兩個人都不懂的問題,安雅會以一問一答的方式探討出結果,而春燕會以另一種方式驗算答案是否正確。如此搭配,倒也復習得快速有效。


“嗯啊~~終於全部都分析完了~”懶洋洋地伸了伸胳膊,安雅興奮地說道,同時將身子探向坐在對面的春燕,“你那邊如何?”

“嗯,基本上都算完成了。”春燕微皺著眉看著記得滿滿的筆記本,用圓珠筆尾輕敲著自己的額頭,下一瞬放鬆地笑了。

安雅拿起已經沒有多少涼度的飲料,吸一口卻聽到了嘩嘩作響的噪音,有點驚訝地看著手裏的杯子,又扭頭看向窗外,發現天邊已經有了少許傍晚的跡象,露出了了然的神情。

“沒想到已經到了這個點了。”注意到安雅的神色,春燕也看向窗外,似感歎似疑惑地說著。

“這也不奇怪,畢竟三科一起復習還是很大的工程的。”安雅拿過了春燕的本子,大致翻看著。

春燕瞬間紅了臉,伸手要拿回自己的本子。

“別看,沒有什麼值得看的啊。”

安雅左右躲閃著,堅持著不肯還回筆記,眼睛始終沒有離開本子一刻,像是刻意在逗她一樣。

“怎麼這麼說呢?字跡很工整,總結的也很簡單易懂啊~”

春燕用力向前伸手,整個身子幾乎都撲到了桌子上,臉蛋粉撲撲的,讓人看了簡直想咬一口。

“不管怎樣,先還給我再說啦!”

安雅故意抬高手臂,同時身體後傾,笑意盈盈地望著有些許氣喘的女孩,說:“好啊~那你就自己拿好啦~”

春燕一看這個狀況,停下自己徒勞無功的行為,幾乎是憤憤地瞪了安雅一眼,期望她能把本子還回來。見對方依舊保持著先前的姿勢,知道她是說真的,春燕只好開口:“那好,你可不許動!動了……動了就要你好看喔!”

“好。”對自己很有信心又好奇想看看她會怎麼行動的安雅一口答應了下來。

深吸了一口氣,春燕平緩著自己不穩的呼吸,接著,她以最快的速度從座椅上站了起來,繞過桌子,一把將本子從安雅手裏搶了回來。

“怎麼樣?”春燕有些小得意地笑了,拿著手裏的筆記,一副很是高興的樣子。

安雅愣了半晌,不滿地撅嘴,好像被別人欺負了一樣委屈的表情。

“你這明明就是耍賴嘛,不能算的。”

沒想過安雅竟會以這樣的表情回答她,春燕眨了眨眼睛,心裏很是詫異,但嘴上卻依舊說道:“這怎麼不算了?你說的讓我自己拿,又沒說要我怎麼拿,我這樣當然算。”

“我不管,反正就是不算。”安雅往椅背上一靠,賭氣般偏過頭去,全然像個小孩子一樣。

安雅從沒有把自己聲名在外的優雅高貴形象放在心裏。說實話,她平常也不曾努力維持過自己的形象,雖說動作舉止有著無人可比的氣質,但,之所以會傳出那樣的評價,完全是因為旁人對她的不了解導致的。要說內裏的她,實質上還是個小孩子。

春燕覺得此刻的安雅完全不像平常給人的感覺,愣愣地看了半晌,最後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好啦好啦,你說,不算的話,要怎麼罰?”感到心裏寬鬆了許多的春燕轉身回到座位坐下,用哄孩子一般的口吻說著。這樣的安雅,讓她感到很可愛,之前的壓力與無措頓時消失殆盡。

“嗯,既然這麼說的話,那就罰你請我吃晚飯好了~”安雅故作思考狀地說著,也偷偷觀察著春燕的表情,“白天我請你了,晚上你就請我吧~”

聽到這句,春燕臉上閃過一絲猶豫的神情。

“可是,我出門前和家裏說過要回去吃晚飯的,已經說過了,不好反悔的。”

說是這麼說,春燕心裏卻盼望著能留下來。畢竟,畢業以後,她們能見面的機會就會少很多了。

“沒關係,打電話和家裏說一聲不就好了嗎?”安雅掏出自己的手機,搖了搖,“還是你堅持要履行自己的諾言?隨你哦。”

春燕為難地看著安雅,僵持了一會兒,最終歎了口氣,無奈笑了。

“真是拿你沒有辦法,我答應,答應總行了吧?”春燕拿過手機,一邊撥號一邊對著安雅開玩笑,“真是的,不知道到底是誰該向誰賠罪呢。”

安雅單手撐著下巴,笑眯眯地說:“好吧,那我這次欠你的以後還好了,這次先順著我~”

還來不及反應,春燕就聽到手機那頭已經傳來的“你好?”的一聲,急忙開始說話解釋,雖然滿心想到的都是那句“以後還好了”。

這是不是意味著,以後她們都可以見到?不只是畢業後就見不到的關係,說不定還能更近一些?雖然說自己沒有什麼奢求,但是如果能見到自己自然是不會放棄機會的。

想著想著,春燕的唇角忍不住向上挑了幾個弧度。

見對方和家裏人有說有笑地聊著,安雅不禁有些挫敗地用指甲輕敲著桌面,懷疑自己這麼做究竟是不是對的。

看春燕之前看到她那副緊張的神情,再看看她和自己說話時不自然的表情,就算是愛蜜麗那個自大女也不可能認為那是任何積極的表現。所以安雅努力在兩人復習的時候拉近關係,但是似乎除了讓那個小傢伙沒那麼緊張以外似乎沒有什麼顯著效果,倒是和家人短短幾分鐘的電話就讓她露出那麼甜美的笑容。

……真是讓人不爽啊……

無意識擺了張臭臉的安雅將臉擺向玻璃窗一側,瞬間被自己那明顯扭曲了的臉嚇到了。

“好了,謝謝你的手機。”在安雅剛剛把臉恢復成正常表情的一刻,春燕就掛了電話開心笑著把手機遞了過來,讓安雅不禁暗歎發現及時沒讓她看到。

“那麼,你要吃什麼?”春燕沒在意到安雅情緒上的小小變化,依舊沉浸在自己剛才的情緒裏,很是開心地問道。

“我不知道哦,不如我們下去看看好了?”轉了轉眼珠,安雅放棄了原本想要做的事情,從腦海裏的選項裏面挑出了一個看起來最平常的建議。

“可以啊,那我們下去吧。”拿好自己的錢包,將本子擺在桌子上最明顯的位置,春燕對安雅笑了笑,“這樣應該就不會有人來占座了吧?”


站在店門口,春燕拿好自己手裏的東西,理了理幾縷散下來的頭髮,夕陽照在側臉上,將她襯得格外美好。

看著她,安雅不免有幾秒鐘的恍神。趕緊定了定心思,她以不疾不徐的語氣問道:“真的不用我送你回家嗎?”

春燕搖了搖頭,指著路的盡頭說:“我家就在那邊沒多遠,不然我也不可能自己拿東西就跑出來了。”

幾乎是不著痕跡地撇撇嘴,安雅正想再說些什麼,就聽春燕又開口講道。

“再說了,不是還有以後嗎?”春燕掩著嘴,眉眼彎彎地看著略有驚訝的人。

終於被她愉悅的情緒所感染,安雅也笑了起來,如同此刻夕陽的餘輝般光豔奪目。

“是啊,還有以後呢。”

“那我先走了?”

正說著,安雅拉過了她的手,語氣輕柔和緩地說:“在你走之前,不如按照我們家鄉的禮儀道個別怎樣?”

“好啊?怎麼道別?”春燕想也沒想,一口答應了下來。

“就是這樣。”安雅抬起她的小臉,柔軟的唇在兩頰輕輕點了兩下,笑眯眯地說,“現在該你了。”

完全被意想以外的舉動驚嚇到,春燕愣愣地站在原地,兩朵紅雲迅速飛上臉頰,手慢慢摸上被吻的地方。

“……是這樣的禮儀嗎?”眼神變得閃爍不定,仿佛不知道該看向哪里一樣。

“絕對不騙你哦,這是分別的舉動。裏面也包含了我對你的祝福哦。”安雅輕輕笑著,彎下身子來,“祝願你考上理想的學校。”

春燕磨蹭著,像是怕被別人看到一樣,迅速親了安雅兩側的臉蛋,臉頰依然還是紅彤彤的。

“謝謝啦,你也是。”蚊子一般大小的聲音代表了此刻春燕無比害羞的心情。

“一定會的,放心。”安雅摸了摸春燕的頭,說不清裏面包含的是怎樣的情感。

“這次我真的走了。”春燕又摸了摸自己的臉,溫度依然高得可以。

“嗯,我不攔著你。”安雅將雙手背到背後,滿臉笑得燦爛。

看著對方揮揮手後逐漸走遠的背影,安雅的心裏逐漸被期待所充滿。

我會期待著,與你的下次見面。
PR

Comment

Comment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10 2018/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03/04 一江春水]
[06/30 柒柒复七七]
[06/24 tarot]
[06/24 她27]
[06/06 柒柒复七七]

HN:
Teliny
性別:
非公開

free counters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