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挚爱于心

露中与我,小巢在此,欢迎光临。
  •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无法寄出的信

  • 灵感来源于微博上所见的“悲恋30题”之“寄不出去的信又增加了”。
  • 鸡血产物,从灵感生成到完稿不超过四个小时,所以有漏洞的话请无视之。
  • 这是一篇我觉得蛮甜,别人如果没看懂的话也会觉得挺甜但是看懂了却会觉得虐的文,请慎食。
Are you ready?
↓↓↓↓↓↓↓↓那就点开吧↓↓↓↓↓↓↓↓

 

 

笔尖在纸上刷刷飞过,像是要记住来不及记录的思绪一般。如流水一样的字迹匆促地记录下书写者此刻的心情,好似初次吐露着情意的少年生怕绵绵情话少了打动人心的要素而慌张地寻找着可以诉说的话语。
坐在桌旁的伊万写了几行,放下笔,一字字审视过来,继而满意地再度动笔。
“亲爱的耀,”他写着,“这已经是我今年所写的第81封信了,也是继去年的那天以来所写的第364封信。一想到马上就能见到你了,我的心里就好比有千万只鸽子在扑扇着翅膀,令它从昨晚开始就不能给我带来片刻的安宁。不过比起马上就能见到你的欣喜,这点痛苦又算得了什么呢?我知道看到这里你一定会笑我了,可这又算得了什么呢?我的快活、我的喜悦,是不能被这些外在的事物所影响的。你了解我,你知道我是怎样的性格。想笑就笑,想说就说,这才是生活应该保持的态度,而不是被各种莫名其妙的东西所束缚!”
窗外忽然吹来一阵风,将伊万正在写的信翻折了大半。伊万只好暂时先将窗户关好,继续写信。
“你无法想象我最近收获了多少值得快乐起来的故事。前些日子我在信中提到过的那位大娘,她家的那只老猫下了崽儿,你能想象吗?一只看上去几乎已经臃肿得不能动弹的猫居然也能生出十分漂亮的小猫。我虽对这些小生命没有特殊的偏好,但要是能有上一只却也不错。大娘也有这样的打算,我想我可以接受她这个程度的好意。而前门口你曾提起的那株合欢树已经开了花,从远处看去,一朵朵粉红绒球就挂在翠绿的树上,也称得上是一处美景了。”
“或许你不记得了,前年出国留学的娜塔莎三个月前就已经回来了,还在这边找了工作,说是要照顾我。我,独自一人生活了整整26年的伊万·布拉金斯基,怎么可能需要这么一个小丫头的照顾呢!虽说她不再提起那可怕的‘结婚’建议是件值得庆幸的事,但我的生活我自己会管理的,怎么能由别人来管!”
写到这里,伊万重重地打了个叹号,不慎划破了本该完整的纸张。他放下笔,把手上的汗液在裤子上抹了抹,再度写了起来。
“说起来,你的弟弟妹妹们也来找过我,还说要我忘掉。怎么会有如此离谱的事情!人的感情是说忘掉就能忘掉的事物吗?!莎士比亚却也曾经说过,‘爱是一种甜蜜的痛苦,真诚的爱情永不是一条平坦的道路的’,难道就因爱情中所经历的痛苦而放弃爱情吗?难道罗密欧因为朱丽叶是凯普莱特家的女儿就放弃了她吗?那又将会是多么可笑的事情!耀,你是爱我的,难道说你也会抱持这种可笑的观点吗?不,你永不会这样的。既然你与我相爱,就一定理解我对爱情的观点,是不是?”
“你感到气恼了,因为我批评了你的弟妹们。可是我必须要这么说,因为我对你的爱不会为任何事情而妥协。我不会放弃,你气我也好,打我也好,我依然会是这么说。别问我为什么如此固执,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还记得我们刚认识第一周的时候就因剧本上的问题吵了起来,你当时骂我‘不知变通的顽石’,我却认为那是对我的称赞。我现在依然如此觉得。正因为我固执,才喜欢上了你这个不易攻克的堡垒啊。”
“不,我绝没有在取笑你的意思,只是觉得很有趣。明明一开始你是那样的讨厌我,反感我,到了最后却会为了我和家人闹到那般不愉快的地步。看着那样的你,和我一样不肯妥协的你,我心里就已经做了决定。这一生能和我一起的人就只有你一个,再无他人。”
“我并不是说好听的,实际上这几年我也坚持过来了不是吗?别说因为太久没见你不确定我会不会有所改变,我一直还是那个爱着你的我。而现在,我正打算去见你,你可以用你自己的双眼来确认我究竟有没有改变。我会带上那些没有寄出的信一起去,这样你就可以在接下来的一年里仔细地看清我究竟有多么爱你。”
在信的结尾写上“永远爱你的伊万”,伊万深深地吸了口气,脸上浮现出满足的神情。
墙上的时钟指着十点,时间还绰绰有余。伊万整理了自己几天前就已经收拾好的信,装入包里,逐一确认着该带的东西。没有什么再需要注意的,伊万抓起了桌子上放着的打火机,急迫地走出了门。
空洞的房子里,回响着伊万出门时那一声清脆的撞门声。
PR

Comment

無題
  • 悲年
  • 2015-04-21 03:00
  • edit
这篇我记得我是当时看过的,当时虐点还没有被训练到现在这般而且应该没有看到前面的温馨提示,虽然前面的自己行间已经透露了点什么,但是看到伊万拿起打火机的时候眼泪还是直接就出来了……
在我看来,所有结局中,没有什么比在相恋中失去了另一半更加悲伤的事情了。那份感情是硬生生地突然失去了所能寄托的场所。
我想起了之前听到的那首歌,记得没错是叫黏着系男子什么的,也是写着永远都无法寄出的信。
鸽子的那个比喻相当喜欢,让我感觉前面整段带上欢乐的色彩。虽然真相一点都不欢乐……
老天,我已经在想着当时的伊万会是多么的悲伤与无助了。虽然现在已经伊万似乎是看开了……但是我脑内,他在某些脆弱的时候还是会不能自已地感到悲伤……

Comment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09 2018/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03/04 一江春水]
[06/30 柒柒复七七]
[06/24 tarot]
[06/24 她27]
[06/06 柒柒复七七]

HN:
Teliny
性別:
非公開

free counters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