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挚爱于心

露中与我,小巢在此,欢迎光临。
  •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正确的告白方式

☆蜂蜜+砂糖,齁死你
☆接吻文的后续,连着看说不定会很兴魂
☆总觉得我节操有点掉

“嗯,好的,不用担心,我知道了。好,你们也玩得开心一点,拜拜,”

安雅放下手中的电话,颇为意外但却莫名开心地笑了。

刚刚的那通电话是安雅的父母打来的,电话里两个家长就简单地说明了下他们由于工作原因导致今晚会晚一些回来,叫安雅不必等他们,晚饭自己先行解决就好。

不过对安雅来说,父母晚回家并不是值得如此开心地笑的理由。

而那个理由,现在正在她的房间里坐着。

尽管安雅没想过事情能发展到这一步,但既然已经发生了,她没有理由不开心地接受。毕竟,这也是她所想要的结果,而且上天还送了她一个意外惊喜。

不知道今天这小丫头的脸上都会有些什么样的表情呢?

安雅这么想着,满怀期待地推开了门。

像是被门的动静所惊动,不知为何保持着蜷缩姿势的春燕全身抖了一下,险些将手中的饮料洒出来。慌张地看着饮料和安雅,春燕最后还是一脸为难地低下了头。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刚才是父母来的电话,他们嘱咐的事情多了一点,所以用了点时间。”安雅边笑着边在春燕身边坐了下来,“房间里也没别的地方能让你坐,只好委屈你在我的床上将就一下了。”

“不不不,我没等多长时间,安雅同学不用放在心上的。”春燕慌张地摇着头,也不知是无心还是故意,她的身体也与安雅之间拉开了一段距离。

看她这个样子,似乎两人的关系比那之前还要生疏。

“那么,刚才让你自己复习的时候,有好好回想吗?”

为了掩饰自己皱起的眉头,安雅拿起自己的杯子,抿了一口。

“……有、有!”春燕紧张地声音都抖了起来,“我很努力地去回想那天安雅同学教我的那些东西了!就是可能有些地方记不太清楚,但是我还记得安雅同学说的,要把自己的感情传达给对方!”语速急促,声音尖锐,听起来简直不像是平时那个温柔可爱的王春燕了。

安雅压抑着自己心中逐步扩大的不安,努力地笑起来。

“为什么春燕同学会比第一次的时候还要紧张呢?难道是担心我会责备你吗?”

把手里的杯子放回桌子上,安雅抚摸着春燕的头,柔和地说着。

“不是这样的!应该……吧……”春燕低下头,情绪奇怪地低落起来,“我只是……”

“只是?”安雅偏过头,耐心地引导着她。

只不过这一次,春燕似乎格外顽固,迟迟不肯开口。

“难道说,春燕同学是想告诉我,你不想接着学了?”

想到这种可能,安雅微微地眯起了眼睛。

“不是!”春燕立刻否认,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

“那是什么?”安雅依然不肯放过,紧接着问道。

春燕欲言又止地看着安雅,像是要把自己的脸藏在杯子后一样,低着头不肯吱声。

天呐,谁来告诉她这个小脑袋里到底在想着什么?为什么前两天还可以好好接吻,现在却连话都说不了了?难道是自己之前太过心急,吓到她了?

正在安雅焦躁地在脑中一一过滤自己的行为时,春燕通红着脸开口了。

“只是我觉得……如果安雅同学能在这次课前带着我复习一下,可能学起来效果会更好些。”知道自己说了很不得了的话,春燕忍不住捂住脸,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小。

听着她含糊得难以分辨的话语,安雅慢慢反应过来春燕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

就是说,她是要自己吻她?

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安雅感到自己心中充盈着一份甜蜜。

“当然没问题了,已经过了两天,你会忘也是正常的。”安雅微笑着鼓励她,劝她把手放下来,“不用觉得不好意思,这是人之常情嘛。”

春燕从指缝里瞄着安雅,像是要确认她的真意。

“如果总是这么捂着脸,我都不知道该什么时候开始了。”

安雅开着玩笑,作势去拉春燕的手腕。可令安雅意外的是,春燕竟没有一点反抗,轻轻松松就让她把手拉了下来。

“现在就要开始吗?”春燕躲着安雅的目光,不敢看向她。

“嗯,现在开始的话就刚好哦。”安雅将自己的疑惑扔到脑后,微笑着说道。

“……那就,开始吧。”春燕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小声却坚定。

安雅挑起了春燕的下巴,不再犹豫地吻了上去。

这股柔软的触感真是让人怀念不已,上次明明也不过是第一次,春燕的嘴唇却深深地印在了她的记忆里,让她这两天想念得都快发疯了。

不自觉地将她搂紧,安雅几乎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

而怀中的春燕似乎也配合着她的行为,唇间不住溢出破碎的呻吟声。

终于依依不舍地分开了两人的唇,安雅暗暗地换口气,努力平稳自己已经开始动摇的声音。

“这样子,可以吗?”

双眼里已经开始带有雾气的春燕呆呆地看着她,脸上多了几抹红晕。

“似乎……有点……不一样……”春燕捂着嘴,自言自语地说着。

尽管这句话春燕并不是说给安雅听的,但春燕的注意力让安雅不禁感慨。

她哪里有那么多的时间去按照上次吻她的顺序再机械地重复一遍,这两天对她来说简直就是最甜蜜的折磨,可谁又能想到,这小丫头竟然还有余力去思考这两个吻之间有哪里不同。

难道说,她完全没有像自己一样受到触动吗?

算了,不管怎么说,她既然不反感自己吻她,就说明自己还有机会,别让自己的一时心急毁了好事。

安雅按着春燕坐回床上,笑了笑,帮她理了理稍有松乱的发丝,让她放松下来。

“这次,我会利用手指来进行接吻的指导。”

安雅一边解释着,一边举起自己的右手的食指。

“因为如果真的接吻的话,不利于我检查你的动作,也无法向你解说该做些什么动作,所以我想出了这个比较折中的办法。当然啦,我之前已经洗过手了,所以不会害你闹肚子的。”

“喔……好的,我知道了。”春燕点点头。

“那么,张开嘴。”安雅用近乎诱哄的语气说着,指腹轻轻地摩挲着春燕微颤的唇瓣。

做了几个深呼吸,春燕缓慢地张开了嘴,脸上的色彩更是鲜明了几分。

“乖孩子。”安雅贴近春燕,耳语般说着。

她可以感觉到春燕身体的颤抖,而伸进春燕口中的指头更是直接触摸着不属于自己的温热。

“含住它。”

几乎是自己一出声,春燕就会乖乖照着做。虽然害羞的她早已不自觉地闭上了双眼,但这一点可以由她去,强求她睁开眼睛只会徒增她的紧张感。

安雅的指尖抵着春燕的舌尖,轻轻地推动着。还没等她开口,春燕的舌尖便开始模仿着她的动作,缓慢地动了起来。

尽管动作十分微小,但对安雅来说,不失为一个惊喜。

“没错,就这么做,你做得很对。”

安雅微笑着,望向春燕的眼神又增添了几分宠溺。

她可以感觉到,春燕的动作逐渐地大胆了起来,从开始的试探变成了积极的学习。

“随着变化而改变应对方式。”安雅说着,将和春燕的舌推送许久的指头猛然挺入,改而抚爱春燕的舌苔,缠绕着柔软的舌。

春燕口中的潮热让安雅也不禁心驰神往,可她只是稍微顿了顿呼吸,手上的动作不曾停滞,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可春燕的反应却动摇了她的决心,毫无防备的她看起来格外可爱,脸上的两朵红云分外衬出了她的粉嫩可人,而不时的喘息及哼鸣逐步打乱了安雅的步调,让她无法再维持自己游刃有余的假象。

随着心中的杂念扩大到不可忽视的状态,安雅压抑着自己已然凌乱了不少的呼吸,毫无预告地抽出了自己的手指。没有准备的春燕竟然也紧随着抽走的手指向前倾了身子,俨然沉醉其中,待她反应过来,茫茫然地睁开双眼,竟还是一副等待亲吻的样子。

安雅见她这副模样,冲动就如潮水一样涌上了她的胸口。

但她不能这么做,一旦败于自己的欲望,很有可能以后都没机会这么做了。

自己当初是怎么想出这么一个愚蠢的方法来的,这分明就是要把自己逼死啊!

咬咬牙维持住自己的理智,安雅几乎是哑着嗓子说道:“怎么样,记住了吗?”

春燕依然睁着一双朦胧的眼睛,脸上还是那一副迷离的表情,没有任何反应。

安雅耐心地等着,试图平复自己心里的骚动。

“安雅……怎么了吗?”春燕慢慢地说着,却没发现自己少说了平时绝不会忘的称谓,“我……我做错了什么了吗?”

心下又是一阵欣喜的安雅忍不住伸手摸摸春燕的头,借此压抑自己想紧抱住她的念头。

“没有,你做得很对,只是我觉得你已经记住了那些动作,就不需要再用手指辅助了。毕竟我们之所以用手指,是为了方便春燕记住动作啊。”安雅一边说着,一边看到春燕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怎么了吗?哪里不对?”

春燕摇摇头,可又点了头,让安雅不禁纳闷她究竟是什么意思。

“你刚刚……叫我春燕……”

“你刚才也叫我安雅啊,不是吗?”安雅几乎要哑然失笑了。

像是听到了奇怪的事情,春燕顿时捂住嘴,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

“那、那我说什么别的了吗?”春燕着急地问着。

“别的什么?”安雅不解地反问着,她实在不明白春燕今天怎么会这么反常。

虽然平时春燕也有一些出人意料的行动,但总体上还是可以理解的,可今天,她实在不明白春燕到底是怎么了。

看到安雅困惑的表情,春燕好像松了一口气。

“没有!没有什么!那个……我们继续吧!不用考虑这个问题了!”拼命地摆着手,春燕一脸不想被追问下去的神情,让安雅也不好再继续问了。

“那……现在就进行第三步了?”安雅歪着头,心下盘算着自己有几分失控的可能。

“嗯……我会努力的。”春燕也抿着嘴唇,似乎在下什么决心。

“那么,春燕打算怎么做?”安雅双手撑着床沿,偏着头问道。

“哎?什么怎么做?”春燕被问住了,“难道不是……就……我主动……”

看春燕越说越混乱的模样,安雅只好忍住笑意,再度开口。

“我的意思是,春燕打算怎么吻我呢?从这个角度来的话,你比较不方便吧?”安雅认真地说着早就想好的借口,“不如正面吻起来省力气一些。”

春燕犹犹豫豫地站了起来,但是依然看起来十分不知所措。

“然后……我应该怎么做?”

纠结了一小会儿,春燕向将她置于这种状况之中的安雅求助了。

安雅故意装作想了一会儿,然后将双腿并拢,拍着自己的大腿。

“坐到这上来。”见春燕没有动作,安雅又说,“跨坐上来,这样会比较方便哦。”

安雅没说谎,这样确实有它的方便之处,可不过是更方便安雅理所应当地抱住春燕而已。当初安雅想到自己还可以这么做时,兴奋地在床上抱着枕头直打滚。

春燕似乎十分犹豫,但终于还是照着安雅的话去做了。

“我很沉的哦。”春燕小声地扭捏着,迟迟不肯真的坐下去。

“没关系的,坐下来才方便接吻呐。”

安雅笑着回答,同时双手扶上了春燕的腰,微微用力,引导她坐下来。春燕实在闹不过安雅的气力,就坐了下来。

“等春燕准备好了以后就可以开始了哦。”安雅温柔地说着,双臂悄悄环紧。

春燕用力地咬着嘴唇,依旧尴尬地不知道该看向哪里。安雅倒也不着急,毕竟她的目的并非是诱使春燕与她接吻,而是她想尽可能享受一下两人之间近乎情侣的氛围,哪怕只是营造出来的一种错觉,她也视之如饴。

“我……我亲了哦!”终于下定了决心,春燕深吸一口气,直直看着安雅,脸上依然残留着不少的红润色泽。

安雅微笑着点头,继而闭上眼,一副任春燕为所欲为的样子。她可以听到春燕紧张颤抖地呼吸声,也感觉到了春燕身上散发出来的热度与香气,和自己接触的柔软身体让人心醉神迷,恨不能再将她抱紧一些。

唇上突然多了一份特别的触感,安雅知道,那是春燕的嘴唇贴了上来。春燕的吻就如她的人,甜美却过于小心翼翼,仅有嘴唇的接触让安雅根本尝不够。过于温和的吻撩得安雅心里起了小小的骚动,却无力安抚她的渴求,让她想索取更多。

正当安雅打算采取主动时,春燕却主动将自己的舌送进了安雅口中,依照安雅先前所教导的,小小挑逗之后,缠上了安雅的舌,舔舐爱抚着她所能接触到的每一寸地方。

安雅忍不住闷哼出声,胸口燃烧着的火苗在春燕的作为下逐渐蔓至全身,她不由自主地将春燕抱得更紧,像是要把她锁在自己的怀里一样。而春燕也配合地靠近,像要攀附住安雅一样搂住她的脖子。两人紧紧抵住彼此,如同寻到了自己的另一块拼图,契合得令人叹息。

咚咚的心跳声震得安雅几乎不能分辨自己是否还能继续,她唯一知道的是她不想结束这个吻。她隐约地感觉到,春燕似乎也是如此,明明气息就快不够用,却没有人愿意主动结束。

春燕最终还是停了下来,可她并没有急于起身,反倒和安雅额头相贴,慢慢地喘着气。春燕呼出的气息徐徐喷在安雅的唇上,似乎在延续之前的吻。

“怎、怎么样……还……合格吗?”春燕断断续续地问着,语调里混着一丝不安。

安雅幽幽地叹了口气,手臂依然保持着原本的姿势,没有睁开眼睛。

何止合格,根本让她再也无法放手了。

现在她只要想到春燕或许哪一天会这样去吻别人,安雅就恨得直牙痒痒。但她又清楚地知道,自己没有束缚春燕的权利。

“哪里还做得不够?我可以改的!”

见她迟迟没有回复,春燕误以为安雅并不满意,连忙直起身子,想快点说些什么。

伸手按住春燕急于解释的唇,安雅缓慢地笑了起来,眉眼之中却带着一丝哀伤。

“没有,你做得很好。”看春燕困惑的表情,安雅抿了抿嘴,又说道,“问题在我。”

之前一直被自己压下的担忧此刻清晰地浮出了水面,安雅觉得自己就像是被一桶容纳着酸楚嫉妒与不安的水所泼中,浑身都滴落着沮丧与忧愁。

“怎么会?安雅同学明明做的也很好!”春燕坚定地说道。

听到她又带上了同学二字,安雅没忍住又叹了一口气,干脆把头埋到春燕的肩窝里,紧紧地抱着不肯撒手。

“哎?怎么……发生……怎么了?”春燕一下子口齿含混起来,身子也绷得直直的。

安雅摇了摇头,像撒娇一般晃着身子。

“让我抱一会儿嘛。”言语之中,满是耍赖一般的味道。

被她这样反常的举动弄得不知所措,春燕只得在那里仰望天花板,用力咬着嘴唇,一脸忍耐着什么的表情。

安雅自然看不见她脸上的反应,却感觉得到她身体上的反应。

和刚才截然不同的硬邦邦的身体让安雅心上像是被撒了一把灰,盖上了一层阴霾。

“你为什么就不能喜欢上我呢……”安雅有点不满地咕哝着。

为什么她都已经做到这个地步了,这个小女生却还是不能够明白她的心意呢?

“嗯?什么?”听见安雅说了些什么的春燕竖起耳朵,却一个字都没听清。

“没什么,什么都没有。”安雅难得闹起了别扭,又往春燕怀里钻去。

被安雅闹得不知该做什么好的春燕犹豫了几下,缓慢地把手搭到了安雅的后背,哄小孩一样轻轻地拍着。轻柔又富有节奏的抚摸让安雅心里的焦躁略微减弱了许多,可始终未退。

“那个……安雅同学?”春燕试探性地叫着。

安雅心里的火被这句话再度勾了起来,她猛地一抬头,将春燕吓了一跳。

“是安雅!叫我安雅!明明之前也是这么叫的!”安雅气呼呼地说着,心里的委屈似乎愈发壮大,压下的不满也变质发酵,透出阵阵酸楚。

她知道春燕那次只是因为意识模糊才叫出口的,不然后来也不会那么惊讶。可她喜欢听她叫她安雅,她喜欢她满脸通红地望着自己,她喜欢她怯生生但是异常坚持的态度,她也喜欢她给自己的吻,但是她不知道怎么才能让她明白,自己是喜欢她的。

她害怕自己一旦说了,会招致对方的厌恶。虽然自己已经苦费心机,让春燕习惯了自己的肢体接触,但似乎自己的心意却怎样都没有传达到,这让安雅着实十分沮丧。

春燕若有所思地望着她,好似想通了些什么,脸上的惊诧也慢慢转为不可抑制的笑容。

“为什么你就是不懂呢?”安雅没有注意到春燕异常明朗的神情,越说越气恼,“我就是不想……我就是不想让你去吻别人!明明这些是我教的你,为什么要让你属于别人!”

“安雅?”

一声柔柔的呼唤划破空气,像支箭一样钻入了安雅耳中,她不敢置信地看向春燕。但春燕正含笑看着她,说明刚才那声绝不是她的幻听。

“……什么事?”安雅吞咽着口水,努力压制住自己那丝若有似无的期待。

春燕的脸庞上显露的是少女的羞赧和满足,她的目光在安雅与地板之间转来转去,不停扬起的嘴角让她看起来格外可爱。

安雅的心也随着春燕的目光起起落落,像是悬在了钢丝上,生怕一个意外便摔落在地。

春燕终是忍住了笑意,直直地看着安雅。

“我也……没想过要成为别人的。”说完,春燕再次投向安雅的怀抱,头靠在她的肩上,轻声地叹息。

听了这句话,安雅彻底呆住了。她好像在一瞬间想起了许多的回忆,似乎又什么都没想。她抱着怀里的人,心里充斥着一股不真实感。

“好像梦啊。”安雅悄声地念着,贴在春燕身上用力地吸了一口气。充斥在鼻腔里的体香让她逐渐明白了眼前发生的一切。

“哈哈,这样子好痒哦。”靠在她怀里的春燕抖了抖肩,咯咯笑了起来。

春燕毫不抗拒的反应让安雅终于相信了自己的大脑,一阵狂喜从她心底涌出。

“天呐,这简直叫人不敢相信。你居然也喜欢我!”安雅快活地像是变了一个人,“我简直不能相信这是真的!可你又是如此的真实,叫我不得不信!”

“我才是不敢相信呢,这一点你才比不过我。”

春燕撅起了嘴,脸上却没有生气的意思,反倒依旧笑意十足。

“是是是,比不过你的。”安雅干脆地认输,语气轻快了许多,“反正我喜欢你,这一点是不会改变的。”

意料之外的发展让安雅完全沉浸在幸福之中,春燕含羞的笑容在她看来分外的可爱。

“安雅?”春燕似乎是想说些什么,可又犹豫着没有开口。

“怎么了?”安雅正打算问一问,却觉得唇上一热。

春燕竟然主动吻了她!

安雅吃惊地睁大了眼睛,一动不动。而春燕也仅是浅浅地啄吻了一口,并没有继续下去。

“我只是想说,以后……这种事情不可以和别人做,也不可以随便就说要教别人。”

春燕用手遮住了半张脸,有点赌气地说道。

安雅眨了眨眼,随即笑了起来。

原来春燕也会做出这么可爱的事情,看来以前真是自己小瞧她了。

“只是因为对象是你,我才会提议要教的哦。”

“那……以后……你也还要教我别的事情,不许因为我学得慢就放弃我了。”

春燕又垂下了头,抬眼看着满面笑容的安雅,一副惹人怜爱的模样。

“嗯,绝对不会放弃的,放心好了。”安雅忍不住亲了春燕两侧的脸颊,抚摸着她的小脑袋。

“那……”春燕说着,却迟迟没有了下文。

“怎样?”安雅反问着,想知道她的想法。

“我也不知道……我想不到更多的了。反正,以后我就叫你安雅,你也叫我春燕。”

看着对自己撒娇的春燕,安雅觉得她简直快克制不住自己快满溢而出的感情了。

“好,我答应。”安雅笑着回答,“你说的这些我都答应。”

既然她们已经心心相印,还有什么是克服不了的呢?

安雅这么想着,吻上了春燕的唇。

 

—The End—


PR

Comment

Comment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06 2018/07 08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03/04 一江春水]
[06/30 柒柒复七七]
[06/24 tarot]
[06/24 她27]
[06/06 柒柒复七七]

HN:
Teliny
性別:
非公開

free counters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