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挚爱于心

露中与我,小巢在此,欢迎光临。
  •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正确的接吻方式

  • 露中女体
  • 接吻有(这不是废话吗从标题上就能看出来)
  • 大约就是一篇无脑砂糖文
  • 虽然写的时候不知道但是刚巧在写的过程中知道了于是决定送给琉雀同学作为她加入老人团的纪念品!(反正这么没节操我看也挺适合的……【揍)

其实这篇是某无节操文写完了以后没刹住车于是又赶出来的一篇略有点节操的文。
为了自身的精神安全着想,我果断地让这两个人只做到第二环节还没完成就结束了……否则我又会陷入被笔下的两名主人公闪到死导致作者报社的怪坑……
看到这里还打算看的话就继续看下去吧。
 


 

午后,空无一人的教室。黑板虽然看得出来擦过,但混合着粉笔末的水痕明显地留在上面,没有做进一步的清洁。课桌虽然并不脏乱,可也并不整洁,都只是按照午间卫生检查最低限度的标准马马虎虎地排列着。而前后门上可供老师们观察自习的学生究竟有没有偷懒的窗口也贴上了报纸。
不过这也难怪,毕竟这就是个空教室,没有班级会在这里上课,教室的清洁工作也是交由各班的学生轮流打理,午间检查也不会查这间教室,所以来不来打扫全凭学生的自觉。
有些同学可能觉得麻烦,而有些人可能干脆就是忘了。
不过对于做事一向认真的王春燕同学来说,这些是绝不会发生在她身上的。
可要是说她这么早就到了这间教室,仅仅是为了打扫卫生,却也并不正确。
起码今天,她是有着其他目的的。
“春燕同学,这么早就到了啊。”
穿着校服T恤的安雅走进了门,微笑着和春燕打招呼。
来了!几乎是在听到声音的一瞬间,春燕就绷紧了身体,紧张地看向来人。
“虽然之前也听别人说过你对待每件事都很认真,不过中午吃完饭一般就没什么时间了呢,没想到春燕同学一样到得这么早,真是令人佩服啊。”
安雅·布拉金斯卡娅,年级里几乎没有人不知道她的存在。平常都束起来的头发不知为什么披散下来,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她是……她喜欢的人。
“那么,我们是先开始打扫呢,还是先开始教学呢?”
安雅依然笑得那么温柔,将滑至眼前的一绺头发别到耳后。
听到对方这么普通地就切入了正题,春燕刚要放松下来的身体再度紧绷起来。
说起来,今天本来不是该她做值日的。
她之所以会来,只是因为那天放学后,安雅说了一句话。
“我无所谓,都可以。”
春燕摸了摸自己已经渗出汗滴的鼻尖,目光落在并不算太脏的地面上。
那天放学以后,就只剩下几个住校的学生和打扫教室的同学还在教室里,而不同班的安雅也只是刚好自己班锁了门才来这边坐一坐。
而几个女生凑在一起聊天,话题自然而然就向着恋爱故事发展了。
不过或许是因为那几个人刚好都喜欢看漫画的缘故,内容大部分都是围绕着故事中不合理的部分进行的。比如明明说主角是第一次,结果接吻却吻得十分熟练,看着就令人起疑。
“呐,春燕你说!没和人交往过的人怎么可能上来就吻得那么投入啊?!”
突然被丢了这么个问题过来,正踮着脚擦黑板的春燕慌忙地转身,不知道该回答什么。
“呃……大概……应该是这样的?”
奇怪于这个问题怎么会丢给自己的时候,春燕看到安雅的注意也被自己吸引了过来,赶紧又回身继续擦黑板。
正在她打算蹦起来去够她伸长了胳膊也够不到的地方时,手里的板擦却被人拿走了。
“我来帮你吧?”安雅柔柔弱弱的声音就在耳畔响起,吓得她往后蹦了一步。
春燕定定地看着安雅,而后者怡然自得地将遗留下来的残余部分擦了个干净。
“刚才她们提的问题……你是怎么想的呢?”
安雅放下板擦,蹭着指尖上的粉笔末,闲聊般挑起了话题。
“嗯?是说那个……吻……什么的?”
春燕想了一下,不太敢说出那个字,就好像说出那个字就会带出来别的秘密一样。
“不觉得像那种简单的东西,只要多看几次就能知道该怎么做了吗?”安雅的态度就像是说着老师留的作业一般轻松,“何况现在不管是电影还是电视剧,在这方面也都非常开放。我觉得就算是对这方面完全没了解的人也该会才对啊。”
“可是……”春燕忍不住想反驳,话才刚出口就后悔了。
“怎么?我说的不对吗?”
“可是,我就不会。”见对方没有生气的意思,春燕只好硬着头皮说下去。
出乎意料的,安雅竟然笑了起来。
“别生气啦,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别太往心里去。”
春燕不明所以地摸着自己的脸。难道自己脸上是生气的样子吗?
“像春燕同学这样的,不会接吻也是很正常的。”
安雅走下讲台,就着最近的一个座位坐下了。
“不会接吻又不是我想的。”春燕几乎是立刻接上了对方的话,只不过如同蚊鸣般的音量让她觉得安雅应该不会听见才对。
但安雅惊讶的表情让春燕知道,她分明是听见了。
“原来,春燕同学是想接吻的吗?”
“不是啦!”春燕窘迫地解释着,“只是觉得如果会的话就好了。”
虽然她不觉得自己会有那样的机会,但偶尔她还是会忍不住幻想自己和安雅拥抱接吻的样子。
反观安雅,她的态度倒是十分坦然,只稍微想了想就微笑着开口了。
“那我来教你怎么样?”
就为了这一句话,春燕忐忑了一个晚上,第二天特意跑到她的教室去确认她到底是不是在开玩笑,结果却更是把自己的心催得砰砰乱跳。
所以她说她无所谓是骗人的,只要摊开手看看手心里有多少汗,就知道她究竟有多紧张了。
“唔……那就先从教学开始了?”安雅表情没变,满脸认真地说着。
“好。”春燕点点头,把手背到身后,悄悄把汗抹到衣服后襟上。
“那么,今天我打算教你的有三个要点。”安雅说着,竟然还伸手去拿粉笔准备写字。
春燕不禁暗暗纳闷,难道是自己会错意了?
 
【1.距离】
【2.技巧】
【3.氛围】
 
在黑板上写下这三行以后,安雅把粉笔丢在讲台上,拍了拍手上的灰。
“那么,就从第一条开始讲起吧。”
“这个距离讲的不仅仅是人和人之间的实际距离,也包含着心理上的距离。毕竟亲吻这种动作,是只有亲密到一定程度的两个人才会做的事情。而这之中,最特别的亲吻方式就是嘴唇的接触。”
说到这里安雅停了下来,仔细观察着春燕的反应。
“换言之,即使自己有着喜欢的人,强行亲吻对方也只会招致厌恶。毕竟心理上的距离还没有消失,那么仅仅是缩短现实中的距离也是不行的。”
“所以为了教学效果,我希望你能够坐到这上面来。”安雅笑着拍了拍课桌。
“为什么要坐到桌子上?”春燕满头雾水地问着。
“我还有些事情要讲,讲完了以后就会开始教实践部分了,但是鉴于我刚才说的原因,你最好先适应一下和我之间的距离,免得到时候过于僵硬,什么都记不住。”
“可是……那也不用坐到桌子上吧?”
春燕一边问着,一边乖乖地按照对方的指示坐到了一张桌子上。
安雅见状,嘴角的笑意逐渐加深了几分。
“真乖真乖。”像是哄小孩一样,安雅抚摸着春燕的头。
春燕撅起嘴,安雅这种安慰的方式反而让她觉得自己要生气了。
“那么先说一下待会儿的实验步骤,免得你太紧张。”
“首先我会先让你试一下两个人的嘴唇接触,让你先明白一下接吻大概会有什么感觉。下一步则是教你接吻中应该做些什么,这一步因为容易忘,所以我会重复三次。第一次也一样是先体验感觉,不用着急记,第二次的时候我会帮你慢慢熟悉步骤,要记忆的话就要在这个阶段记,第三次的时候你就要把刚刚学到的复习一遍。”安雅十分熟练地一口气说了下去,“最后,由你来吻我,如果我觉得可以,今天的课就算上完了。你觉得怎么样?”
春燕愣愣地听着,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点头。
她今天才第一次认识到,原来接吻这种事也是可以像上课做实验一样进行的。
“那么,我要进行第一步了哟。”安雅说着,两只手扶上了春燕的肩。
听到这句话,春燕几乎是条件反射地闭紧眼睛,完全忽视了安雅刚嘱咐过的身体放松一项。
“先把眼睛睁开。”安雅忍着笑,好声劝道。
这个样子的春燕看起来真像一只受了惊却又不敢跑,只好闭上眼睛原地装死的小动物。
“你这个样子是没有办法感受到我在黑板上写的第三项的。要记得,你的情绪是会传达出去的,如果你很紧张的话,那我也会跟着紧张起来的。反过来,如果你要是能享受这个吻的话,我也会很开心的。”
安雅托起了春燕的下巴,不徐不疾地说着。
听安雅这么说着,春燕有点不好意思地睁开了眼睛。
“抱歉,我还是有点紧张。”
“没关系,保持适度的紧张也是必要的哦。”
安雅点着春燕的嘴唇,鼓励地说着。
“那我就开始了?”
春燕做了几个深呼吸,继而用力地点了点头。
她很紧张,但是情况似乎又不像刚才闭上眼时那么糟糕。如果说硬要分辨出哪里不同,那就是她开始有了一丝期待。
也应该归功于安雅这么费心,让她放松下来,所以她才能分出心力来期待。
“放松,放松……”
听着安雅的声音越来越近,甚至带了些许劝诱的味道,春燕忍不住屏住呼吸,全身心地等着那一刻的到来。
“别睁眼喔。”安雅又嘱咐了一句,终于亲上了那张等待已久的唇。
一瞬间窜过全身的电流击得春燕颤抖不已,只有嘴唇的接触对她来说就是莫大的刺激。安雅的嘴唇好软,软到自己不敢相信,身上似有似无的香气也让春燕明白自己不是在做梦。
还没等她继续想下去,嘴唇上的温暖就离开了,让她失神了好一会儿。
“春燕同学,还好吗?”安雅看她迟迟没有回神,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唔!”春燕终于反应过来,迅速伸手捂住自己的嘴,脸上的红晕也加深了几分。
仅仅是嘴唇的接触就让她变成了这个样子,她简直不敢想象,待会儿安雅要是教她电影里那样的吻法,她又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该不会无意中说出自己喜欢安雅这件事情吧?
光是想着,春燕就吓得浑身发凉,连刚才的心动都快压制不住这股不安了。
“怎么了?难道感觉不好吗?”
瞧她脸色不对,安雅微微皱起眉头,语速不觉加快了许多。
“不是!不是的!我感觉很好!”
完全没有思考就脱口而出的春燕意识到自己到底说了什么,怪叫着捂住了脸。
安雅松了一口气,再次将春燕搂进怀中。
“那就好,看来我想传达的感觉已经成功传达到了呢。”
“安雅要传达的?”春燕疑惑地问着。
“我想让你喜欢我的吻,想让你觉得感觉很好。”
“我我我、我……安雅同学的吻真的很好……我……”春燕结结巴巴地说着,可自己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我……”
“没关系,春燕同学不用急着说什么。我只要确认你不会反感我吻你就可以了。接下来要教你的东西想来你应该也能够适应了。”恢复了满脸清爽,安雅再次将碍事的头发拨到后面去,“我们继续吧。”
“我们可不可以……明天再继续……”
“不可以,刚才已经跟你说过今天的教学计划了,难道春燕同学想偷懒吗?”
安雅满是谴责地摇头,非常不赞成地叹了口气。
“……好,我会接着学的。”
春燕在心里默念着希望自己的心事不要曝光,虽不情愿却又有点开心地接受了。
“那么,我们接下来就要开始进行第二步了哟~”
情绪微妙地高昂了起来的安雅摩挲着春燕的脸蛋,轻声说着。
春燕闭上眼睛,配合地将自己的脸略微扬起,呼吸却依然残留着先前留下的凌乱。
安雅看着这一幕,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厚。
“真乖,看来要给你奖励了呢。”
虽然很想问安雅所说的奖励是指什么,可春燕又不敢在这个时候睁开眼睛,只好安静地等着。
当安雅的嘴唇再度贴了上来的时候,她胸中充盈着的是满满的悸动,刚才的那份不安也消失殆尽。说得夸张一点,现在两个人之间的感觉就像是在交往中的恋人一样。
被自己的小小妄想弄得心里满是幸福感,春燕不自觉地更加贴近安雅。
嘴唇上忽然多了一份湿滑触感,让春燕差点惊呼出声。还没等她发出声音,那份触感就分开了她的两片唇瓣,滑入了她的嘴中,缠住了她的舌。
“唔嗯……”春燕忍不住颤抖起来,这感觉过于鲜明,让她毫无招架之力。
安雅的手牢牢地环住了她,让她即使想躲也无处可逃。
春燕几乎要软在安雅怀中,舌与舌之间交缠的节奏像是要激起特别的火花,抽取了她全身的力气,而从安雅那里传过来的温暖更是让她的体温不断攀升。
怎么办,意识……好像快要飘走了一样。
春燕模模糊糊地想着,手臂却将安雅抱得更紧。
就在她以为自己说不定就会这样晕过去的时候,两人的唇瓣分开了。随着唇角的分离而拉起的一根细小银丝,也到达了极限,分别挂在两人的嘴旁。
春燕愣愣地望着银丝的光亮,没有伸手去擦,胸口的起伏也仅仅够她平复心中翻江倒海似的感觉,无力支撑她进行任何动作。
安雅此时也无暇顾及春燕的反应,只得努力呼吸,恢复自己平日的状态。
正在两人大口喘气的时候,震耳欲聋的铃声突然响了起来,吓得两人同时一惊。
“看来是我事前准备不够充足,我没有把接吻之后会产生的反应计算进去,结果是课还没上完时间就到了。”安雅仔细地擦去了春燕嘴角的银丝,微微喘息着。
春燕缓慢地摇头,表明这不是她的错。
嘴唇上还留着安雅的触感,心脏还在砰砰乱跳,而胸口那让自己震颤不已的情绪也依然存在,她现在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不停喘气。
也托了说不了话的福,她不用担心自己会失言了。
“还没有缓过来?”安雅担忧地看着她,轻轻拍着她的后背。
春燕点着头,气息慢慢平稳了许多。
“怎么办呢,接下来得马上回教室,虽然只是个午自习,不过老师还是会点人的。可我还没有确认今天教你的这些东西你学会了没有。”安雅皱起眉头,自言自语地念着,“再找时间的话恐怕又得隔一段时间,可要是隔太久的话又怕你全忘了,这可怎么办好呢?”
“不会……忘的……”春燕像是费了很大力气,用力说着。
“但是这种事情谁都不能保证喔?”
安雅似乎是要提醒她一般,点了点她的鼻尖。
“总之……不会忘的。”春燕不肯改口,依然坚持着。
这么难得的体验,自己怎么可能忘得掉呢。
见她如此肯定,安雅又露出思索的神态,像是在仔细考虑着什么。
“怎么了?”春燕等了一会儿,却不见对方开口,忍不住问道。
“……没什么,只是觉得要是能约你去我家就好了呢。也不用担心时间,有什么话都还可以慢慢说。”安雅为难地笑了笑,“不过想想也知道,你应该不会就为了这种事而答应的吧。”
“去!我会去的!如果安雅同学不介意的话,我完全可以的!”
春燕几乎要跳起来了,竟然可以去安雅的家里,这根本是她想都不敢想的啊!
“啊!呃……难得安雅同学这么为我着想,我也不能浪费了你的好意啊。”
突然想到自己的态度积极得太过异常,春燕赶紧补上一句,免得安雅起疑心。
“真的可以吗?如果不想来的话可以不用勉强的哦?”
安雅很是认真地说着,满脸真诚的神态让春燕急得直摇头。
“我真的没有勉强!我真的愿意去的!”
像是要确认春燕的话是真是假,安雅盯着春燕看了好一会儿。
“那好吧,到时候就算你不来我也会拖你过去的哦。”
“才不会有那种事呢!我绝对会过去的!”
春燕撅起了嘴,为安雅居然不相信她感到恼火。
“那就约在星期五?记得跟家里人打好招呼哦。”安雅摸着春燕的头,嘱咐小孩子似的说着。
“别把我当小孩子!”春燕懊恼地想要拨开安雅的手,却总是扑了个空。
“我只是不想被别人误以为是我把你绑回我家里去的,并没有拿你当小孩子啊。”
乐在其中的安雅继续逗弄着看起来已经炸毛的春燕,悠然地说着。
“要去别人家里玩的话,怎么可能不先和家里人说一声呢?不拿我当小孩子为什么还要这么嘱咐我啦!而且还摸我头!”
春燕气呼呼地说着,任安雅或摸或拍都不再反抗。
“好了好了,我道歉,是我不对。”安雅笑弯了眉眼,“只不过我实在是没忍住,这一点我确实要道歉。”
“道歉?没忍住什么需要道歉?”春燕反倒好奇起来,有什么是她没忍住的呢?
“是啊……没忍住什么呢?”安雅却故意卖了个关子,没再说下去。
春燕鼓起了脸颊,干脆不再理会她。
“快点回教室去吧,老师会查人的哦。”安雅出言提醒着。
“哎呀,我都给忘了!”春燕惊讶地说着,赶紧从桌子上跳了下来。
“千万别忘了星期五的约定啊。”
安雅含笑的声音再度响起,只是这一次,春燕实在没办法再反驳下去了。
“我知道了,我真的要赶紧回去了,班主任这方面查得可严了,我不能太晚回班,你也早点回去吧,别被老师说了。”
春燕一脸紧张地说着,随时准备冲出门口。
“我不着急,我们老师好说话,你要是着急就先走吧,我把黑板擦了再走。”
安雅指着被自己留下了三行字的黑板,说明自己不打算离开。
“那我就先走了啊!”春燕匆忙地跑到门口,正要走时又回头补充了一句,“麻烦你了!”
“没事,没什么麻烦的。”
安雅笑着摆摆手,目送春燕离开。
等安静得听不见一点动静以后,安雅静静地关上了门,回头看着黑板上那三行字。她看起来并没有擦黑板的打算,却又叫人无法看透她究竟在想些什么。
沉默了许久,安雅似乎想到了什么,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徐徐地吐了出来。
“那么,可以期待一下星期五的到来了呢。”
这么说着,安雅用指腹缓缓滑过春燕之前所坐的桌面。春燕离开还没有多久,桌子上依然留着她暖暖的体温。
“那么,再教她点什么好呢?”
安雅点着自己的唇,笑得格外灿烂。
 
—The End—
 
PR

Comment

Comment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05 2018/06 07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03/04 一江春水]
[06/30 柒柒复七七]
[06/24 tarot]
[06/24 她27]
[06/06 柒柒复七七]

HN:
Teliny
性別:
非公開

free counters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