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挚爱于心

露中与我,小巢在此,欢迎光临。
  •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不给糖就捣蛋!(下篇,主露中,含法英普洪中立)

是《不给糖就捣蛋!》的后续,确认阅读?

“好啦大家都过来集合吧!”阿尔弗雷德欢呼雀跃地在客厅正中央挥着手,“都有哪些人打算参加POCKY GAME这个游戏,赶快站到中间来!”

王耀不情不愿地往中央蹭了过去,努力地东张西望以减轻自己的紧张感。

诺拉和瓦修两个人都是微红着脸,活像是刚开始恋爱的小男女。而他们对面的基尔伯特和伊丽莎白却完全是处于剑拔弩张的态势,恨不得把对方拆吃入腹。

接着,王耀惊愕地看着亚瑟吵吵闹闹地和弗朗西斯一起走了过来。

“亚瑟……怎么你……”

“吵死了别问了啊!这都是因为一些迫不得已的状况才会变成这样的!不是我自愿和他一起参加这个愚蠢透顶的游戏的!”

亚瑟完全不敢看过来,说到最后愤恨地拿手杖砸着地面。

“哎呀,都到这里了就不用害羞了嘛,反正只是个游戏而已,小亚瑟你这么紧张,哥哥我会忍不住很高兴的哦。”

“吵死了闭上嘴啊蠢材!”

像是打算不再与他计较,亚瑟深深地呼了一口气。

“对了,王耀你也到这里来了,怎么,也要参加?”弗朗西斯摸着下巴上的胡渣,饶有趣味地问着。

这问题就像一记直球,砸得王耀哑口无言。

“嗯,耀他要和我一起参加哦~”

还不等王耀收拾心情回答,伊万就从身后毫不客气地挂了上来,活像个大型装饰物。

面对着亚瑟惊讶的眼神,王耀也只能默默别过头去。

“说起来……真是一言难尽啊……当初明明没想来的……”

“嗯……辛苦你了……”

应该是想起来自己正是那个死活拜托他过来参与聚会结果导致王耀遇到了这样的事的人,亚瑟尴尬地抓了抓刘海,没再多说什么。

“嗯?这还真是个有趣的现象啊……”

弗朗西斯若有所指地说着,却也没再继续下去。

这种莫名其妙的氛围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

王耀近乎绝望地瞥向壁炉那里,发现路德维希带着些许解脱地坐在地毯上,而他身旁的费里西安诺正带着一脸渴望望向这边,时而不满地看着路德维希,想也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真是做了个正确的决定啊!真男人就应该顶得住压力!

都快哭出来的王耀立马顿下决心,以后一定要向路德维希·贝什米特同志学习!

“嗯——虽然比我预想的要少,不过这样也行啦!”阿尔弗雷德从拆好的POCKY包装袋里倒出四根POCKY,分别发放给每一组,“每个组一根,我说开始的时候才能开始哦!”

伊万拿过POCKY,端详了一番。

“呐,为了弥补刚才的事,我把有调味的这一端给你好啦。”

“……哪边都一样啦。”王耀有气无力地答着。

比起咬着的饼干有没有甜味,会不会亲上才是他关心的重点啊!!

“那就这么决定啦~来,咬住~”

说完,伊万就咬着POCKY一头,示意王耀也快点准备好。

见众人纷纷开始准备,王耀也不好太过落后,拖大家后腿,只好眼一闭脚一跺牙一咬,勇敢地叼住饼干的另一头。

尽管王耀没有看向伊万,但过近的距离让他依旧感受得到对方的存在。

太近了,真的是太近了,都感觉得到对方的鼻息……

忍不住向后瑟缩的王耀拼命克制自己想闭上双眼的冲动。

不行,一旦把眼睛闭上了就是自己输了,他王耀怎么可能认输!都拼到这一步了怎么可能认输!

“每一组都准备好了吗?”阿尔弗雷德巡视着全场,“哎?那边的两个人,我没喊开始的话你们就别把饼干咬碎了啊!”

带着满满的抱怨,阿尔弗雷德从包装袋里又倒出来一根POCKY。

“你们两个哟,要闹别扭也别在这个时候闹嘛。真是的,浪费了大好的一根POCKY。”

“切,叽叽喳喳的,吵死人了。”基尔伯特顶了一句,伸手接过POCKY。

可等他拿到手里才注意到,只剩了半截的旧POCKY依然咬在伊丽莎白的嘴上。

看着递过来的新POCKY,再看看旧POCKY,基尔伯特不禁陷入了思考。

“喂……我说你……”

还不等伊丽莎白说完,嘴上叼着的半截POCKY便被基尔伯特迅速抢走了。只见他快速地嚼碎咽掉,接着毫不在乎地咬住新的,向伊丽莎白凑了过来。

“喂,还愣盖啊尼(在那里)干嘛,你倒素(是)快点尊(准)备啊。”

不知为什么愣在原地的伊丽莎白怔怔地望着话都说不清的基尔伯特,之前的气魄与强硬也被丢到了九霄云外。

“我说,饼干都已经沾满了口水,软趴趴的一点都不好吃了,你们俩倒是快一点啊。”弗朗西斯把POCKY从嘴里摘了出来,皱着眉头抱怨。

“F*CK!别说得那么恶心!”亚瑟也拿下了POCKY,指着弗朗西斯骂道。

“你说的比我说的还要过分好不好……”默默地咕哝了一句,弗朗西斯又咬住了POCKY,没再反驳。

像是突然反应了过来,伊丽莎白慌忙对着亚瑟做着抱歉的手势,犹犹豫豫地拿住被基尔伯特叼来叼去的POCKY,轻轻咬了上去。

“……我说,是我眼花还是你真的脸红了?”基尔伯特用力眨着眼睛,不自信地问道。

“闭嘴。”伊丽莎白干脆利落地回了嘴,眼睛却瞥向了地板。

来来回回不停巡视的阿尔弗雷德脸上终于浮现了满意的微笑。

“OK!这样就没有哪个组没有准备好了哦!现在我要开始倒数了!3!2!1!开始!”

没有参与进来的费里西安诺从地板上一跃而起,扑到沙发上大声给所有人加油。险些被他牵连泼倒茶杯的罗德里赫不满地瞪了他一眼,换了个地方继续喝茶。

在心里连声咒骂的王耀以极慢的速度啃咬着POCKY,企图拖延那个时刻的到来。可当他听到耳中传来的夸张得令人无法忽视的声音时,一阵恐慌随着真相的到来袭入了他的心底。

你大爷啊你是地鼠转世的吗啃得那么快!!!老子那么慢的意义何在啊!!!

眼瞅着对方的脸离自己越来越近,王耀也逐渐停下了动作。

怎么办啊怎么办啊!!!再这么下去真的会和他亲上的!!!

正在他紧张到心脏像是要爆掉了的时候,伊万竟也停下了动作。

“我说……耀?你现在看起来很紧张哦。”

近乎耳语的声调让王耀浑身一个机灵。

“废话!我本来就在紧张!”也压低了声音的王耀干脆不再掩饰,愤恨地说着。

虽然为了一时意气就来参加了这个游戏的自己也很蠢,但归根究底全都是这个人的错!

“害怕的话,只要把头撇开就好了哦。”

真诚地提出了建议的伊万被王耀狠狠白了一眼。

“都这个时候了还会退缩怎么可能!你真是惹人……”

接下来到底都发生了什么王耀不很清楚,他只知道自己话说到半截不知道为什么停了下来。

另外令人比较在意的是,唇上似乎有什么温温热热,很是柔软的东西。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这就亲亲亲亲亲亲亲上了?!

瞬间惊恐地跳了起来的王耀被早有准备的伊万牢牢摁在怀里,挣扎半天无果的王耀开始用力捶他,可伊万的力道没有任何放松,反而抱得更紧了。

“嗯?”瞧见了这一幕的阿尔弗雷德惊讶看了看表,“那边那组怎么那么快啊,真奇怪。”

不知什么时候凑了过来的本田菊也探头看表,没多久就困惑地抬头看着阿尔。

“那个……是怎么一回事呢?很快?”

“嗯很快的哦。一般怎么样也得用个半分钟左右的,再快也就是二十秒多那么一点,这才十秒不到那两个人就结束游戏了,真是无趣啊。”

“啊……呃……嗯。”本田迟疑地咬了一口唯一幸存的一支苹果糖,就着自己原本想说的话咽了下去。

一般情况下,看见这种情况难道不是起哄么……不,虽然起哄也不太对……但总之不应该是无趣的反应吧……啊,琼斯先生的想法好难理解啊……

全然不知身边人的想法,阿尔弗雷德又往房间的另一边瞧了过去。

“哦哦!亚瑟他们那一组好像很有趣的样子哦!”

听见这句话,本田也顺从地沿着阿尔弗雷德指给他的方向看了过去。

“似乎很逞强的样子呢……呜哇。”

让本田痛呼出声的是亚瑟突如其来的一记老拳以及因此被揍飞了出去的弗朗西斯。

“唔,看起来很痛的样子啊。”阿尔弗雷德挠了挠头,然后突然想起了自己的职责,“不对不对!这是违规的!亚瑟你输了哦!”

“啧,结果还是输了啊。”亚瑟终于没忍住,抓过自己的手杖一个劲儿地敲着地板,“全部都是你这个家伙的错!如果不是因为你的关系我怎么会动手揍人!”

“喂,你这家伙今天真是越来越过分了啊!哥哥我到底做了什么啊!反对暴力滥用啊!”揉着自己的屁股从地上爬了起来,弗朗西斯没好气地嚷着。

只见亚瑟的脸越来越红,本来理直气壮的腔调慢慢也小得听不见了。

“哈?你说什么啊?这么小声我根本听不见好不好?”弗朗西斯凑上前去,一脸的不爽。

“……真是的不要总让人重复那么害羞的话啊混蛋!”

随着最后一句话的尾音,本田菊再一次见证了亚瑟挥出了拳头的瞬间。

不过显而易见的是,这一次的力道明显小了许多。

“喂,你们两个,干脆一点结束好不好?”结束了悠闲的喝茶时间,罗德里赫走到了基尔伯特与伊丽莎白旁边,扶着额头满口叹息。

“但是……”基尔伯特咬着剩下的一截迟迟没敢动作。

自他发现伊丽莎白的脸红了以后,就不敢再像之前一样大大咧咧了。尽管他得承认自己刚才看着伊莎一脸陶醉地听着那个小少爷弹琴,心里头是有那么点不是滋味,可要是这家伙不愿意的话……

“基尔哥哥加油!不能输哦!”蹦蹦跳跳跟了过来的费里西安诺欢快地说着,半晌才想起来补充一句,“啊!伊莎姐姐也要加油哦!”

“小意你到底要支持谁啦……”基尔伯特无力地垂下了头。

还没等他失落完毕,胸口骤然多了一只手抓住衣领,猛地将他拉向对面。

“唔!”基尔伯特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伊丽莎白。

干脆利落地将基尔伯特口中的POCKY抢了过来,伊丽莎白刷地将他甩开,得意地将饼干全部吞进嘴里。

“算是对你刚才的回敬啦。”伊丽莎白一边嚼着一边整理自己的护士帽。

基尔伯特愣了半天,紧接着大叹了一口气。

“真是的,你刚才那个样子哪里像个女孩子,简直是男人中的男人嘛。”

“怎样,你对我这个‘男人婆’有什么不满吗?”把对方用来称呼自己的叫法原封不动地丢了回去,伊丽莎白双臂交错抱胸,满脸严肃。

“哼,哪里有不满。”基尔伯特闹别扭似的扭过头去,又忍不住偷瞄了伊丽莎白一眼,接着说道,“帅气的样子本大爷还算是挺喜欢的。”

“哼,算你识相。”伊丽莎白也没有表现出太多情绪,普通地回答着。

不明就里的费里西安诺瞧瞧这个,瞅瞅那个,正张口要说点什么,却被赶过来的路德维希一把拽走了。

罗德里赫摇了摇头,走回了钢琴旁。

“两个人都是大笨蛋呢。”然后,罗德里赫的手指就在琴键上飞舞了起来。

默默关注着身旁动静的诺拉把注意力收了回来,可依然不知道面对着一脸严肃的瓦修该做什么好。两个人维持着不动的姿势已经很久了,再不动作一定会被发现的。

“呀吼!那边的两个人!你们怎么可以不动呢!这可是这个游戏的精髓啊!不动是不可以的哦!再不动的话就要算你们两个人都输哦!”

刚如此想完,打了鸡血一样的阿尔弗雷德就迅速冲到了他们身边。

诺拉更加着急地看着瓦修,期待他快点给出反应。不管是两个人一起输还是怎样,诺拉其实都不太关心,但现在瓦修完全僵硬的状态让诺拉十分担心。

“哥、哥哥大人?”

“我要倒数了哦!倒数结束还没有做出决定的话就算两人都输了!3——2——1——”

最后一声快要结束的时候,瓦修终于恢复了神智,咔嚓一口咬断了POCKY。

“是吾辈输了!吾辈输给了诺拉!”

还咬着POCKY的诺拉眨了眨眼睛,尚未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哎——这样太不好玩了啦!”阿尔弗雷德推着自己的眼镜,一副遗憾的口吻说着。

“这个结果就可以了!”强势到让人难以拒绝的瓦修几乎是吼着说完了这句话。

“对了,王耀他是怎么了?”

结束了与弗朗西斯惯例性的争吵,亚瑟纳闷地问着抱住王耀的伊万。

伊万看着正躲在他怀里大口喘气的王耀,微笑着回答:“耀他有点累到了,稍微休息一下就没事了哦。”

“要……不是……你的话……我怎……怎么……会……变成这、这样……”

暗中掐了他一把的王耀努力地挤出了话,边喘边给自己扇着风。

“哎呀~这样会疼的啦~”伊万毫不掩饰地躲了一下,但同时把王耀抱得更紧。

“闭嘴……听你……说话……就烦……”王耀依然喘着,分不出精力来把他推开。

“那就先别说话,好好休息吧~”伊万笑得愈发开心,整个人看起来都容光焕发。

“大家看起来都很开心的样子呢。”本田又咬了一口苹果糖,对着路德维希说道。

“嗯,虽然是一群成年人在胡闹,不过也算是很有趣了。”路德维希无奈地看着闹成一群的人们,叹气之后浮现在脸上的却是笑容。

“呗~下次有机会的话我们也来参加吧~”费里西安诺睁着满是期待的眼睛望着路德维希。

“不,只有那个还是放过我吧。”

“对了本田呐!”从喧嚣中钻了出来的阿尔弗雷德一口气冲到了本田菊身边,“你那个太妃糖苹果让我咬一口吧,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啊!”

被如此突然的要求杀个措手不及,本田菊一下子慌张了起来。

“哎哎哎……可是没有新的了……呃……如果不介意我已经吃过了的话……请……”

“谢啦!”阿尔弗雷德果断拿过了人家手里的糖,毫不客气地咬了一大口。

惊愕地看着苹果表层上狂放得难以用言语形容的裂痕,本田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个太妃苹果糖……%¥#&味道和亚瑟家%¥#&……不太一样呢。”

“要吃还是要说话给我好好地选一个!”路德维希忍不住吼他,“还有,吃着别人的东西就不要给我挑三拣四的!”

“哎?但是味道就是不一样的啊!”阿尔弗雷德咀嚼得津津有味,紧接着又咬了一口。

“……啊……够了,我就不该试图告诉你这些的。”

“啊诺……那个……”

“啊~基尔哥哥那边好像有很好玩的东西~路德我们赶紧过去看看吧?”

“喂,别拽着我跑啊!”

“……那个……苹果糖……”

“吵死了!所以你这个胡渣男就是天底下最猥琐的存在,如果可以的话恨不得消灭了你啊!”

“哈!哥哥我今天一天都在受你的气,不过现在我可不会再忍耐了哦!”

“好啊!看看到底是谁怕谁!”

“所以%¥#&不是已经告诉过你%¥#&游戏是不能这么进行的吗?”

“哎?为什么会对着在下说……”

“这场比赛是吾辈输了,所以诺拉想怎么惩罚都可以。”

“不,只要是哥哥所做的事,我都会很开心的。”

“可……游戏规则便是要有惩罚的。”

“那……嗯……下次陪诺拉一起去看看小动物吧?”

“嗯……好的。”

“话说回来,为什么男人婆总是臭着一张脸对我啊,明明面对你的时候就那么淑女。”

“那是因为某人是个笨蛋的关系吧。”

“……你以为本大爷听不懂你是在说我么!!!”

“听懂了却没意识到所以才是笨蛋啊,是不是呢,罗德里赫先生?”

“嗯,正是如此。(虽然伊莎有时与他也不相上下了。)”

“喂!!!你们俩给我适合而止!!!”

“败者没有资格说话!”

“我们明明算是平局!”

“在聊什么?也让我加入话题嘛~”

“大哥……有的时候我真是不想说你了……”

“哎?!连阿西都这么对我?!”

逐渐恢复了体力的王耀抬起了头,静静望着屋内乱糟糟的一团,一言不发。

伊万见他如此,好奇地开口问道:“耀,在看什么?”

“今天……虽然是万圣节,但意外很热闹啊。”王耀的声音依旧不大,但已足够清晰。

“嗯,所以才会有‘不给糖就捣蛋’的说法嘛~”

“可那是给小孩子们玩的把戏。”王耀转念一想,又认同地笑了起来,“也对,你算的上是一个大龄儿童了,难怪今天把我闹得这么惨。”

有点疑惑的伊万一直瞧着王耀,像是要等个说法。

“你想啊,这次的游戏整个儿就是一场大型捣蛋活动嘛。”王耀见他确实不懂,只好解释。

听了这句,伊万偏着头想了想,接着把头摇成了拨浪鼓。

“不对哦。”

“哪里不对?”被否定了的王耀顿时有点气恼。

伊万凝视着王耀,笑容一点点自脸上绽开。

“因为对万尼亚而言,这次的游戏是块无比美味的糖果哦。”

王耀感到热度从两侧的脸颊上一点点地烧了起来,像藤蔓一样蔓延至全身。

这真是怪事,他怎么会觉得浑身都开始热了起来呢?

“好了,快点放开我,我已经有力气了。”想捂住脸的王耀推了推伊万,试图让他松开自己。

“不~放~”

混合着调皮轻快的语气,伊万的笑容让王耀难以下手用力推开他。

“真是的,放手啦。”已经不敢抬头的王耀悄声说道,挣扎的动作也不知是否当真。

“那,耀回答我一个问题,如果回答对了我就放手~”

“什么问题?”

“今天在这里的这些境遇,该算是捣蛋游戏还是美味糖果呢?”

面对着伊万灿烂甚至带着期待的笑脸,王耀盯着天花板数秒,最后还是直接一头扎进了对方怀里,拒绝再被那样明媚的笑容洗脑。

“我不知道。”王耀闷闷的声音从怀里传来,反倒像起了闹别扭的小孩。

伊万见状,并没有气恼,反而更加温柔地抱紧了他。

“好,我知道了。谢谢呐。”

回应伊万这句话的,是默默缠上伊万腰身的那双手。

- The End -

PR

Comment

Comment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10 2018/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03/04 一江春水]
[06/30 柒柒复七七]
[06/24 tarot]
[06/24 她27]
[06/06 柒柒复七七]

HN:
Teliny
性別:
非公開

free counters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