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挚爱于心

露中与我,小巢在此,欢迎光临。
  •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笔生万象

本文的创作源泉来自对于多位露哥与耀哥相配乃至最终其他亚种取代伊万和王耀相亲相爱的怨念。
笔生万象,所以我更觉得要珍惜笔下的这些角色,不该这么随意地就造个新角色取代他。
这么做不对,非常不对。
于是写了这篇文。


放眼望去,目之所及的一切皆为黑暗。伊万颇为不安地站在原地,丝毫不敢乱动。
他本只是睡个午觉,还是在王耀的劝说下才勉强自己睡下的。原本他以为自己这几天都没休息好,睡下后也不会再有梦魇缠身,没想到这会儿竟被梦困在这么一个奇怪的地方。
瞧着不像这几天以来自己曾有过的噩梦,那里总是嘶声呐喊、烽火连天,哪里会像现在一样,安静得诡异,活像是有什么在暗中窥探,等不经意间将他消灭于无形。
伊万一动也不敢动,他不清楚这究竟是哪里,这个空间是否会有尽头。如果只是寻常的暗处还好,可黑暗中该是什么都看不见的,自己又怎么能看到手心发出些微的光呢?
很难说一向笑眯眯的伊万此刻脸上是何等神情,他心里虽慌张,双手也紧紧攥起,可一贯的骄傲让他连试探的呼喊都不肯做出来。
如果身边能有人陪伴自己,或许心里就不会这么没底了。
伊万微微叹了口气,却也知道自己的念头不过是在逃避现状。
“伊万,你叹什么气呢。”
一直温暖的手拍上了伊万的肩头,这让他不免一愣。可回头一看,站在自己身边的竟然正是那个自己心头才想过的人,睁大的乌黑眼珠让伊万总算露出了真心的笑容。
“没什么,我只是在想些事情。”
说完这些,伊万歪头又想了想,干脆一把将王耀抱个满怀。
“谢谢你,耀。”
显然眼前的这个耀也只是自己的大脑变出来的,并非劝他休息的真人,可伊万仍旧感到安心。而被这举动杀个措手不及的王耀也没有乖乖由他抱着,嘴里叽里咕噜不知说些什么,手上也不停用力,恨不得立刻从伊万怀里挣出去。
尽管伊万平时最讨厌王耀这样的排斥,但此时却前所未有的心安。
这才是那个不管到什么时候都会坚定地站在自己身边的那个人啊,虽然不听话,可却是真正愿意陪着自己。
还不等伊万心里的感慨抒发完,耳畔已经听见王耀的一声惊叹。
“咦,你瞧,那个是不是你?”
伊万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也很意外地看见了幼时的自己。当年尚无能力抵挡蒙❀古的金戈铁马时,他最常做的就是蹲在一角,将手拢在嘴侧,悄声地告诉自己,自己迟早会独立起来,而且一定会强大到任何人都不能抵抗。那个时候他很孤独,却也没了更好的法子。
现在眼前那个孩子正在做相同的事情。伊万在远处看着,嘴里却不知是什么滋味。
王耀见状,没再继续抵抗伊万的熊抱,反倒低声安慰起他来。
“大家都会有那样的时候的。”
伊万一字也没解释,王耀就知道了他是为什么心情低沉,这样的默契让伊万心里又好受了不少。
“你也会有那样的时候吗?毕竟我见你这幅模样也有几百年了,这段时间里,你的样貌几乎没变过。简直要怀疑你是不是打从诞生起就这么大了。”
见伊万出言调侃他,王耀挑起了一侧的眉毛。
“不信你自己看。”
还是同样的地方,无助地蹲在那里的伊万身旁又多了一个小小身影。那身造型伊万也曾经在两国往来时,在别的小孩身上见过,但……那孩子确确实实是王耀。
伊万差点要走上前去,把那孩子抓过来仔细看一遍。但考虑到正主就在自己身边,再加谁知道那边的小鬼究竟是这个奇怪地方造出来的什么来头,这个想法也就打消了。
可那小王耀瞧着实在可爱,伊万的郁闷与不快此刻也已飞到了九霄云外。而两个小人在经过了最初的面面相觑之后,竟也欢快地玩在一起,这幅不可能的景象让伊万觉得这个梦似乎也没那么糟糕。
如果不是这样,他或许永远都看不见幼年的自己与幼年的王耀一起玩耍的景象,更不会觉得这情景让人心生满足。
只是满足归满足,有些事情总还要人去做的。
“耀,麻烦你在我醒过来之前陪着我了。”伊万转过头,对身边那个始终保持沉默的人说道。
“嗯,没问题。”王耀也点点头,脸上的笑容笃定。
正当伊万松了口气,一个不属于他们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恐怕这件事没这么容易。”
伊万往左侧瞧过去,竟看到了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身着自己还被称为俄❀罗❀斯❀帝❀国时的军服。对方来势汹汹的口吻让他不禁皱了眉头。
“我想也是。”又一个声音响了起来,虽然音色相同,传来声音的地方却截然相反。伊万扭头,右侧又多了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只是那双眼睛却如同血一样红艳。
“我同意。”伊万本以为接二连三的怪事已经让他不再意外,可当他对上迎面而来的嗜虐笑意时,心里也不免一慌。明明和右侧的人同样有一双鲜红的眼睛,对面的人瞧着可是更危险。
伊万和王耀对视一眼,两人面上的惊诧都不见少。
“你们……找我有事?”伊万斟酌着开口,虽说他已经意识到这里可以出现不同时期的自己(尽管总觉得哪里微妙),可像这样直接被对方找上门来却不在考虑中。
如果背后再来一方,那自己和王耀可就被包抄了。
伊万不知怎的想起了逃路。哪怕这些都算是他,直觉也在大喊着对方来者不善。
“要说有事,也没什么大事。”
“不过要说小,可能也不算小。”
“只是得让你……和你身边的那位分开一下。”
三个人看起来对彼此全然不感兴趣,话却一句句搭着说完了。
只是他们的话说得轻松,伊万的脸色可全变了。
如果这只是个糟糕的梦就好了,这样只要自己醒过来,眼前这荒诞的景象就会完全消失。
伊万紧张地往身边望去,王耀也正慌乱地瞧着他,似乎也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伊万不由分说地拉起王耀的手。若是平常,王耀铁定会把他甩开,并加上一大通听了就叫人头痛的说教。然而这次,王耀反倒回握了他,给了他不安中的一颗定心丸。
“嗬,看来这是不同意的意思?”最先开口说话的人依然笑着,戴着手套的手却发出了危险的咯吱声。
“看起来很明显是的。”右侧那人理了理自己大红的围巾,眯起了眼睛。
“这样就不能怪我们的做法太粗暴了呢。”对面的家伙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向另两位递了眼色。
还不等伊万明白过来他们要做什么,三个人就已经分工合作。两个人将他们分开,而剩下那个则致力于掰开伊万与王耀紧紧握住的双手。还是王耀最先反应过来,反抓住伊万的小臂,借着伊万撞上那两人的时机,再度钻回了伊万身边。
“哈,看起来这位倒不是很愿意配合呢。”
不知是谁说了这么一句,伊万四处张望着,更用力地抓住险被带走的王耀。
或许这不过是个转瞬即忘的梦境,可王耀几乎离开他的那一瞬间,全身冻骨般的冰冷叫他险些停了呼吸。他眼前发黑,本就黑暗的环境更是加剧了他的恐慌。
在这个陌生而凄冷的环境,这三个人究竟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回事。”王耀瞪着那三个人,抱住蜷在他身侧,不断喘着粗气的伊万,“在我看来你们长得都没什么区别,分明和伊万就是同一个人,为什么非要干这种事呢?”
“是一个。”
“可又不是同一个。”
“取决于你怎么看我们了。”
完全一样的声音混在一起,让伊万越发混淆不清究竟是谁在说话了。
“你们到底是谁,从哪儿冒出来的,我管不着!”王耀依然在高声呵斥着,“对我来说,我只关心那一个人!”
这话如同一股暖流,冲开了伊万依然在颤抖的四肢。他总算能正常的呼吸,眼前也不再光斑飞舞。
然而一阵刺耳的大笑让他再度难受起来。
“他吗?你瞧瞧看他的样子,不过几下就怕得脚软,不过是只软脚虾罢了!”
“我们几个不管挑出哪一个可都比那个软脚虾强得多了!”
“而且,不管你最后选了哪一个,其实都是选了他哦?”
不是!我才不是你们!你们跟我怎么会是同一个人?!
伊万拼命想要开口反驳,却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
他要怎么证明他们不是同一个人?他们样貌相同,经历相通,甚至喜欢的都是同一个人!如果胡乱开口,不过是给他们更多把柄可以攻击自己而已!
“伊万?”王耀见他脸色不佳,不禁担心地看着他。
“我没事。”伊万勉强笑了笑,努力振作起来。
只是这举动虽能安抚王耀,却不能让另一方保持安静。
“没事?真该给你面镜子,让你瞧瞧你的脸色有多难看。”
“似乎吹口气就能倒了。天,你可真是我们的耻辱。”
“算了,没必要这么追着不放。”
三人之中,原本笑得最猖狂的那人忽然间收起了所有的鄙夷,摆出了最温和的样貌。
“我们来又不是为了嘲笑他的。别忘了我们原本的目的啊。”
仅仅一句话,伊万就再度绷紧了脸。
真他妈的该说不愧是他吗?!三句话就又绕回原来的目的上去了!
他已经做好准备,这次可不会像上次一样,让他们把王耀就那么轻易地从自己身边拉开了!
再让他体会一次王耀的手从他手中一寸寸溜走,抓也抓不住的感觉,他就要疯了!
“伊万?伊万?”
忽然之间,似乎有谁在摇晃他的身体。
“伊万?伊万你醒醒!”
猛地吸了一口气,伊万睁开了眼睛。
还是那个空无一人的会议室,还是放在身边的公文包,唯独不同的是稍微有些移动的日光和坐在一旁一脸担忧的王耀。
“伊万,你还好吗?”王耀伸出手摸了摸伊万的额头,他这时才注意到自己出了一身冷汗,“刚才你又是皱眉头又是咬牙切齿的,是不是又做噩梦了?”
伊万缓缓地坐起身,摁着王耀的手,长长地舒了口气。
是梦,真的只是一个梦,而且他终于醒过来了。
“是做了个梦……只是……”
“只是什么?”王耀见他如此,干脆凑近了些。
伊万闭上眼睛,将王耀的手从额头滑至脸颊,依赖地摩挲着。
“我梦见你被……你离……你不在我身边了。”
说被别人抢走了?可那些个别人通通都是他。
说王耀离开他了?对,离开他然后投入了另一个他的怀抱。哈哈,真幽默。
真要说起来,那些“他”根本就算不上是他自己!如果那些人能够等同于他,那么还要伊万做什么?如果王耀和那些人在一起就如同和他在一起,那么为什么不干脆直接和他在一起,还要那些人做什么?这些听起来都只是自我认同上出现的细枝末节,不值一提,可他心口的那份闷痛却一抽一抽地提醒着他,这绝对算得上大事。
“你不在我身边了,耀……”伊万委屈地说着,把自己埋进王耀的手里。
王耀也叹了口气,用另一只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我不是就在这里吗?胡思乱想些什么……”
“我没有……”伊万无限委屈地回答,一头顶进了王耀怀里。
“还说没有,没事好好的我离开你干嘛。”王耀嘴上埋怨着,却调整了自己的坐姿,把伊万整个人抱进怀中。
“谁知道你什么时候就嫌弃我了……”伊万把头搭到王耀肩上,用自己湿漉漉的鼻子蹭着他的脖子。
“不嫌弃你,都这么多年了还有什么好嫌弃的。”
王耀话语间不免染上几分笑意,他一手环抱着伊万,一手摸着他的头。
“就这么多年你才嫌弃呢。”伊万继续蹭着王耀,未消的恐慌总算被对方的温柔举动一点点化去了。
“行了你,这么大人了怎么还这么会撒娇呢。”王耀这次真的笑了出来,捏着伊万的耳朵轻轻扯着,“赶紧起来了,有什么事回家再说。”
回家,听上去真美好。
伊万清了清嗓子,努力把脸上不可抑制的笑容憋了回去。
“回家以后真的能说吗?”
王耀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像是从他脸上看出了什么东西。就在伊万打算摸摸自己的脸,确认没粘什么奇怪的东西时,王耀却突然倾身,吻住了他正欲提问的嘴唇。
“你觉得呢?”王耀在结束这个吻后,故意擦着伊万的嘴角问道。
似乎脑子里有根什么东西突然崩断了,伊万站起身来拉着王耀就要往家跑。王耀却一甩手,打断了他急吼吼的举动。
“急什么急?把你外套穿好了,东西拿上再走。”
伊万几乎是哀怨地看着对方巧笑嫣然地拿起他放在一旁的大衣和公文包,满腹怨气地接过穿好。
“不高兴了?”王耀笑嘻嘻地瞧着他,满脸的故意为之。
伊万撇过头去不看他,王耀却凑到他耳旁说了一句话。
我们的日子还长着呢,你急什么。他这么说道。
伊万惊诧地扭回头去,看着王耀一副了然于心的样子,心里忽然被一股暖意泡得有些酸涩。
是啊,我们的日子还长着呢。
我们的。

PR

Comment

Comment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01 2018/02 03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03/04 一江春水]
[06/30 柒柒复七七]
[06/24 tarot]
[06/24 她27]
[06/06 柒柒复七七]

HN:
Teliny
性別:
非公開

free counters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