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挚爱于心

露中与我,小巢在此,欢迎光临。
  •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第四章 榔头与棒子

* 还剩最后一章!
* 难得尝试了刀子,真不好写!
* 希望我有阐述明白当初促使我写这个故事的内核。


王耀安静地坐在沙发上,耐心等着对方说完。
他昨晚就预见到会有这一幕。尽管没想到来得如此之快,但多少他也有了心理准备。迟早都会如此的,自己又何苦心里一阵闷痛呢。
“所以,我希望你能理解。”眉眼与他别无二致的小王耀双手抱胸,一脸严肃。
“我明白你的意思。”王耀捏了捏鼻梁,“就是从今天开始,我们各不干涉对方的游戏,对吗?”
小王耀点了点头,依然板着一张脸。
“你应该明白,我这些话是为了什么。不是说我们从今以后断了来往,只是每天工作还是个人做个人的,你不要来我这边,我也不去给你代打。”
王耀只是望着眼前的地板,不知道是该点头回应,还是单纯听着就好。
“下了班的话,你想来我这边也可以,不过最好先提前跟我打个招呼。我去你那里也会和你说的。”
王耀依然听着,只是思绪已经飞回到昨晚不慎撞见的那一幕。
天知道他昨晚为什么打算回游戏里去拿样东西,快到大厅门口就瞧见弗朗西斯鬼头鬼脑地趴在那里,不知在窥听什么。他走上前,一巴掌拍在弗朗西斯肩上,把对方吓了个半死。可让他没想到的是,本来弗朗西斯还算和缓的表情,在瞧清来人是他之后,一瞬变得像是见了鬼。
“你怎么了?干嘛在这儿偷偷摸摸的?”王耀有些奇怪,也跟着伸头往里瞧。
“哎哎哎那个什么……今天大家运气都不错?你看所有人的营业额都往上涨了,你的游戏这两天也有点往上升,大家成绩都不错都不错对吧?哈哈哈……啊哈哈哈哈……”
弗朗西斯却不由分说地挡在他身前,满口胡言乱语地就想把王耀推走。
“你说什么呢?”王耀心里越发纳闷,他的成绩与几个月前比起来或许是好不少,可那完全是托另一个游戏的福,如果没有这款新游戏,自己的老游戏也不会被人想起来。
而比较之下,新游戏的成绩根本不容乐观。弗朗西斯也不是不懂这些事,怎么此时此刻说的全都不对呢?
“哎呀你看今晚大家心情都挺愉快,我的酒吧……不对,是我的餐厅,营业额也非常可观,今儿晚上哥哥我就请一回客,你赶快去我那边占个好位置。”
“弗朗西斯!”王耀毫不犹豫地挣脱了对方的钳制,反过身把他一掌推开,“你今天简直太奇怪了,这么拦着我干什么?究竟里面有什么是我不能看的?”
说完,王耀就大步走回大厅入口,无视弗朗西斯再三再四试图拉住他的举动,探头往里望去。
大厅里几乎没什么人,王耀刚要为弗朗西斯这般异常的举动发笑时,就瞧见了公告栏下两个熟悉的身影。
那不是伊万和另一个他吗?
也没多想什么,王耀往前走了几步,打算和他们打招呼。
可接下来发生的事,让他瞬间凝滞了脚步,站在原处不知如何是好。
只见另一个他凑近伊万,附耳对着伊万说了些什么,伊万顿时涨红了脸,往后接连退了几步,捂住耳朵,就像那个王耀下一秒就要把他吞进肚中一样。
王耀顿时感到自己打扰了他们。尽管他不知道那两人究竟说了些什么,也不清楚事情究竟是怎样的。可心里有个声音,仿佛在嘶嚎,又仿佛是在哭泣。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耳边出现了蜂鸣声,嗡嗡的轰着,叫他什么都想不明白。
伊万那个脸红的样子,他不是没见过,还瞧见过好几回。每次都是在他和王耀两个人独处的时候才会露出那样的表情的,怎么现在他也会对别人露出那样的表情了?
不对,那边那个也是王耀,客观来讲,这个表情依旧是对着王耀的。
可王耀心里还是解不开,他以前从没想过,伊万和自己之间有什么特别的联系。
他们是同事,显而易见的,他们已经一起共事了有许多年了,彼此之间都很了解。他们都是家族型游戏,虽然游戏类型不同,但攒点数通关这点也大同小异。而家人之间出现了什么矛盾,也都是他们彼此互相开解。虽说两家人的关系算不上特别亲密,可大多数时候都是有说有笑的。
王耀一直认为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会和伊万特别聊得来。哪怕伊万不是长子,不需要承担教导弟妹的责任,他们之间依然有着许多的共同点,而这些共同点让他们无话不谈。
哪怕其他游戏角色在调侃他们的亲近时,他也非常坦然地进行解释,从不觉得自己和伊万之间有什么不好说的。甚至还说过他很乐见伊万有更多的朋友,哪怕之后伊万一脸不乐意,他也努力拉近他和其他游戏角色的距离。
难道他这话只是说来好听的吗?难道他并不希望伊万能有更多朋友吗?
另一个王耀也是王耀,为什么他无法由衷地感到高兴,甚至还觉得有什么攥住了他的心脏,让他呼吸困难呢?
“那个……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呃……”弗朗西斯犹豫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努力想要说点什么,填补此时空白得可怕的气氛。
“没什么……我理解。”王耀努力冲弗朗西斯笑了笑,却不晓得自己的表情僵硬到难以形容。
大厅里那两人没有发觉到他们的存在,依旧说着什么。王耀目不转睛地看着,千头万绪都飘了出来。
他平时和伊万聊天时,看上去就是那个样子的吗?
他和伊万在一起时,都是那么外人无法加入的样子吗?
伊万平时和他说话,也是那副表情的吗?
如果真是那样,难怪别人会来调侃他们了。
这幅样子……
这幅样子……
两个人瞧上去倒真是般配。
用力甩了很甩脑袋,王耀大踏步地离开了大厅,把惊慌失措的弗朗西斯丢在背后。
自己这都在想些什么有的没的啊,怎么就从那两个人聊得来想到他们会在一起的啊。
真是能给自己找麻烦,好像游戏排名这边还不够乱似的。有这功夫想这些乱七八糟的,还不如好好想想怎么才能把排名提升上去!
“你在听吗?”
一声招呼让王耀顿时回神,他瞧了瞧依旧站在自己眼前的小王耀,赶忙道歉。
“抱歉,我刚才有点走神。你说了什么?”
对方似乎有些无奈,叹了口气之后才继续说道。
“我说,以后我们各自的名次就各自负责。你管你的,我管我的。你以前的帮助,我很感谢。但是以后的路,我自己可以走。你不用再来插手了。”
插手。王耀再次有些精神恍惚。
自己这么长时间以来所做的一切,只用插手两个字就可以代替了。
想到这里,王耀感到自己的眼睛有些酸涩。他拼命眨了眨眼,对着另一个点了点头。
“好,我知道了。”
小王耀也点了点头,起身理了理自己的衣服。
这时王耀才仔细看清楚,对方身上穿的衣服和自己不一样。他穿的依旧是系统默认的那套大红服,而对方换的是一套后期才能使用的大红暗花常服。乍一看似乎没什么区别,可细一瞧就能看出不同来。
“那是从今晚开始?”
“不,从现在开始。”
王耀没再说什么,他感到自己的情绪被掏空了,身体里散发出一阵又一阵的无力,催着他赶快回床上好好睡一觉。可游戏厅才刚开门没多久,他今天还没来得及工作。
呵,想那么多做什么。如果按照几个月前的情况推算的话,他恐怕一天也就有四五个玩家而已。就算此刻回床上睡一觉,被工作临时催醒也来得及上工。
王耀掐了自己一把,仿佛要用疼痛让自己清醒一点。
这还没什么呢,自己就消沉了。真要是发生了什么,是不是消极怠工了?
这可不应该。
王耀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从好处着眼。
一直看着他深呼吸的小王耀这时突然开口了:“我说,你是不是在这里很久了?”
“怎么了?”王耀有些困惑,这些事情他第一天就说过了,怎么这时候又来问?
“没什么,只是想提醒你,有些事情不能惯性思维。”小王耀的手反复摸着自己的袖子,“别总是站在大我的角度思考,偶尔想想小我吧。”
“什么意思?”被对方这番话彻底绕晕了,王耀一头雾水地瞧着他。
难道说他这是想给自己制造个难题?让自己没时间去想别的事情?
然而小王耀眼神深邃,完全没有任何刁难的意思。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自己想不明白,别人告诉你也没有意义。”
说完这句,小王耀就退出了他的游戏,留王耀一个人在原地发愣。
什么大我小我的,什么意思?
不过愣了半晌,王耀还是得和家里其他人告知情况。毕竟之前也是他领头带着其他人去对方游戏待场,现在自然也得让他来告诉大家他们不去了。
不管怎么说,日子还得过下去。只是具体怎么过,他还得再想想。
虽说开店后的空闲时间不多,但大家多少都喜欢去大厅里转一转,再跑到隔壁的游戏里蹭点早餐吃吃,几年都吃同样口味的早餐,谁都受不了。他们家的人也不例外,小王耀也是趁着大家外出的机会,才找到他私聊的。
不过,王耀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自己一定要好好对家里人说明白,尽管这件事不是他的主意,可对方既然提了出来,他也答应了,就得好好遵守。
说白了,人家会提出这样的条件并不意外,是他一直以来太多管闲事了。
哪怕两方的名字都叫王耀,那边也是切切实实的新游戏,和自己这款老游戏相比,自然是不可同日而语的。总是和自己捆绑在一起,想来他也是不乐意的吧。
王耀抓了抓头发,走入熙熙攘攘的大厅之中,寻找着几位弟妹。大厅里热闹喧哗,和昨晚的空寂辽旷截然不同。公告栏上的今日数据还是保持在昨晚收工时的状态,前三名是《西部牛仔大冒险》、《前线突击》和《新抢钱夫妇》。紧跟其后的,就是《街头功夫II》了。
而隔了半个公告牌的面板下,才是属于他的《街头功夫I》。
瞧瞧,人家的成绩多么好,哪里还用自己管那么多呢。
王耀有些自嘲地笑了,双足不知为何像粘在地板上一样,再也迈不出去。胸口那股粘稠再度凝滞了他的呼吸,仿佛连喘气都成了一种负担。
忽然,一双手猛地拍在他的肩上,把他吓了一跳。回头一瞧,伊万那张明媚开朗的笑脸刺得王耀眼睛发痛。
“怎么了?不赶紧去吃早饭,站在这里干什么?”
王耀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出来。
到了此刻,他忽然发现自己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明明以往见到伊万总是有很多话想说,甚至两人分别之后,他还能想起有些忘记说的事。为什么现在他却一句话都吐不出来了呢?
是他真的没什么话跟伊万讲了吗?
不,不是这样的。他感到自己心里还有好多好多话,可却不敢再确定这些话能不能再与伊万讲了。
“怎么?身体不舒服?”伊万见他脸色不对,伸手摸上他的额头,“昨晚好好运行系统维修软件了吗?有病毒?可是不应该啊……”
见伊万如此担心,王耀赶紧换上笑脸,往后退了几步。
“没什么,让你担心了。你知道我家里那几个都在哪儿吗?”
“你弟弟妹妹?”伊万的手悬在半空,尴尬半晌,慢悠悠地收了回去,“发生什么事了?”
王耀仍旧保持着微笑,却觉得嘴唇的弧度岌岌可危,随时都有可能垮下来。
“也没什么事,只是以后有些事情要和他们商议一下,听听他们的想法。”
伊万一脸狐疑地盯着他,眼里明明白白写着不信。
“王耀……你有什么事可以和我说的……”
不知为何,听见那声称呼,王耀心里的怒火猛地一冒三丈,全身都燃烧着愤怒。可他立即压制住了自己想发火的念头,双手叠在一起,在伊万看不到的地方用力地捏着手腕。
他没理由发火的,今天的情况又不是伊万造成的。他只是好心问问自己,要是发火就太不讲理了。
“王耀?”柔柔糯糯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伊万望向王耀的眼里愈发溢满了担忧。
见到他这样的眼神,王耀突然觉得心底一下子少了什么,似乎下一秒就会被伊万看穿,空荡荡的不安让他无法再面对伊万。他匆匆转身,丢下句什么就赶快逃走了。
在自己的心里满是恶意的苦涩时,他无法再面对伊万的好意,那只会让他更加唾弃自己。
他不是那么好的,他也是有自己的私心的,只是一直以来他都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而已。可是这种努力一旦遇上了挫折,他的丑恶自私就全部暴露出来了。他不喜欢那样的自己,更不喜欢借此就谴责旁人的那份逃避心。
他已经过时了,他相当清楚这一点。那么多新的游戏进驻到游戏厅,岁月变迁,他都看在眼里。正是为了不让自己被淘汰,他才拼命做了那么多事情,好让自己能够留在这里。
可时光是不停留的,仿佛为了让他真正明白,又一款新的游戏来了,而这次来的新人,偏偏是他自己。
由自己来取代自己,好一场因果轮回。
他的挣扎,他的努力,他的不甘,在公告板上的排名面前什么都不是。那里只会有分明的数字,和绝对的成绩。别的,都不算数。
这一天迟早会到来的,他老早就知道。
可他总还是希望这天能来的慢一点。
“哥?”少女不解的嗓音响了起来,“你怎么了?”
王耀恍惚地回头,发现自己无意中跑到了另一款游戏门口,而王家三兄妹刚好从游戏的大门口出来。
“你脸色不好,到底和另一个聊了什么?”原本还笑着的澳合起折扇,严肃起来。
港默默地从腰带里拔出一个小药瓶,那个药瓶原本是游戏里给玩家补血用的,不过对他们来说,也是补充血糖的好方法。
王耀没说什么,接过小药瓶一饮而尽。
总会有这么一天的,可是他该怎么和他们交代呢?
如果游戏仅仅是他一人,那一切都好说了,淘汰就淘汰吧。可他还有他的家人,他们难道也要跟着一起消失了吗?
“怎么样,好些了吗?”见他脸色有所缓和,澳领着他到一旁坐下。
王耀抬头看着他们,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一开始就是他主张两方互助,家里这三位都是可有可无的态度,现在他们都愿意帮忙了,自己却不得不告诉他们,以后都不用再去了?
“你们到底聊什么了啊?怎么你看起来状态这么差?”湾湾一脸焦急,频频往两面张望,恨不得即刻便能抓过另一位来问问,“这样今天还怎么上工?”
“或许今天不用过去了。”
鬼使神差的,王耀脱口就是这么一句。
“怎么回事?”澳察觉到了不对。
“你们……有没有考虑过未来?”
虽然前言不搭后语,但那三位相互对视一眼,似乎都明白了什么。
“哥,以前虽然没告诉过你,不过我们其实怎样都好。”湾湾伸手拨弄着发间的那朵花,咬了咬唇,开口说道。
王耀点了点头,“我知道,本来去那边帮忙也是我的主意。”
“不是这样。”湾湾按住他的肩膀,“不是说这一件事,而是说,我们其实并不介意会不会离开这件游戏大厅。”
被这句话打了个措手不及,王耀连忙去看另外两人,却发现他们都是一样认真的神情。
“人有生老病死,我们也有我们的寿命,这是很自然的事。”见王耀瞧着他们,澳笑着开了口。
王耀有些意外,他从没听过他们这样的说法。
一直以来他接受的思想都是努力留在游戏厅里,不要让自己被淘汰掉。他也一直都是按照这个目标制定的计划。就成果而言,他是同期唯一还留在店内的游戏。这就很说明问题了。可什么时候该放手?没谁提起过。
或者该说,放弃从来都不是一个选项。
“我们都知道你为了我们非常努力,或者说,我们觉得你已经太努力了。可有些事情不是光努力就好了的。”湾湾继续补充,在王耀身边坐了下来。
“总有些事是做不到的。做不到就不强求,也没什么。更何况我们已经创下纪录了,我们可是这里最悠久的一款游戏了,就算退场,也是胜利落幕。”
见王耀低头沉思,澳也跟着补充一句。
“不去就不去,消失就消失,我们没意见。”
港来了个总结,王耀忍不住抬眼,怔怔地看着他们,被心里的澎湃冲击得几乎落下泪来。他别过头,暗自期望他们没有看到自己的泪花。
“直面被淘汰的未来也是一种勇敢啊。”湾湾一偏头,枕上王耀的肩,对着那两人眨了眨眼,“对吧?”
澳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港不耐地翻了个白眼,却都点了点头。
家里人都如此劝慰他,自己还有什么好介怀的呢?
这样的话,他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大概吧。
王耀在总算能够坦然接受未来被淘汰的可能后,脑中仍是闪过了一个影子。
而他不敢深思。Save

PR

Comment

Comment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08 2018/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03/04 一江春水]
[06/30 柒柒复七七]
[06/24 tarot]
[06/24 她27]
[06/06 柒柒复七七]

HN:
Teliny
性別:
非公開

free counters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