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挚爱于心

露中与我,小巢在此,欢迎光临。
  •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第一章 无谓的爱情

*借无敌破坏王设定,人物均是游戏机中打卡上班的上班族。
*架空文,和历史或许有一丝丝的关系,但仅用于架构文章,请不要拿历史对号入座。
*爱情轻喜剧,作者是公认的甜文小天使HE党,所以惧怕BE的各位无需颤抖,大胆入坑吧!
*共五章,周末更新,ENJOY!


爱情究竟是什么呢?这是伊万最近最常思考的一个问题。
当然这不是说他每天闲闲没事干,只能想这样的哲学问题度日。尽管他的游戏热度在游戏厅的众多游戏中仅仅处在中上游水准,但他每天几乎也都没有太多时间能用来发呆。
要知道,《矿山的秘宝发掘》每天都要内部运行一次维护程序,而除了他以外,他的姐姐和妹妹还要每日点算一遍他们的宝石库存是不是还够,炸弹火药是不是以安全条例保管的。不过在他看来,这样的举动纯属浪费时间。
维护程序运行过后,就算哪里出了问题,库存对不上,系统也会自动修正的。至于炸药……也就能炸碎几颗宝石的程度,根本不值得大惊小怪。
对了,差点忘了说,伊万一家是益智类小游戏《矿山的秘宝发掘》里的游戏人物。曾有人嘲笑过这种消消乐一样的游戏根本没有必要做成立式游戏机。然而在玩过这款游戏后,很多人就不会这么想了。
要知道,《矿山秘宝》引入了压力打击系统,玩家除了可以拿笔划去相同宝石之外,还可以用与机体连线的锤子进行暴击,力气越大,掉落的宝石就越多。待成绩到了一定水准后,系统还会附赠特别打击工具(由冬妮娅友情奉送),打击范围会变得更大更广。所以这款游戏不仅能靠着精美的画面吸引对宝石感兴趣的孩子们,也能靠着变相拳击的卖点抓来另一群小客户。
也如此,每天收工后,他们都要仔细检查,避免机器不经意间被打出了什么问题。每当三个角色各自做着善后工作时,伊万总忍不住去想,他们对面那台游戏机里的人物是不是也像他们一样,每天都要清洁一遍自己的游戏呢?
不过或许他们做不到吧。如果伊万没记错的话,那台机子是这家游戏厅最早买来的那批游戏机之一,那时候互联网都没流行起来,想联网查虫恐怕是不行了。
伊万无聊地查看着传真机一页一页吐出来的日志报告,脑子里的胡思乱想半分都没停下来。
说起来,不知道他们都喜欢什么样的东西。
对面的游戏机是一款街头打斗游戏,据说在刚问世的时候,十分受小孩子们欢迎。伊万没赶上过那台游戏机的辉煌年代,但是即使在现在,那台游戏机也总有孩子愿意投币。
要知道,同一批购入的游戏机中的某些早就因为不卖座,被店主卖掉了。
一旁的冬妮娅仔细地擦着她每天都要拿给游戏玩家的特别道具,而另一侧的娜塔莉亚看着明显在愣神的伊万,把手上的炸药放回了火药架上。
那家的系统默认人物最喜欢穿红色的衣服,或许可以送他一块红宝石?不过也有可能他不喜欢红色,只是系统只给了那一身,他换不成别的?比如伊万,一柜子的衣服也不过就是工装裤、大衣装和胜利服三套而已,胜利服那套还愚蠢到根本没办法在平日穿出门,工装裤又太土,只有那身大衣看起来还有三分潇洒,他离开游戏的时候都是穿的那一套。
娜塔莉亚拍了拍已经瞄上那堆宝石的伊万,冷淡地轻启朱唇:“这是游戏资产。”
又是娜塔莉亚!伊万有些恼火地想着。
“我不知道你想说什么。”伊万清了清嗓子,故作正经地看起了手里差不多快掉一地的文件。
娜塔莉亚的脸色丝毫没变,仿佛伊万是个小孩子般再度开口。
“你要真的好奇,可以去问隔壁的抢钱夫妇。”
抢钱夫妇,说的是基尔伯特与伊丽莎白。他们俩是游戏《新抢钱夫妇》里的一对儿搭档,不过特殊之处在于他们一等场就宣布了与彼此的特别关系,而不是通常情况下普通搭档就好。
“我问他们什么?”伊万没耐住自己的好奇,睁着一双好奇的眼睛问道。
“怎么向心上人表达好感。”娜塔莉亚瞥了他一眼,丝毫不给他任何反驳的机会,大步走回自己的位子上,继续点着炸药炮弹的数量去了。
伊万的嘴开开合合,半句话都还没酝酿出来,就看到正坐在椅子上擦道具的冬妮娅一脸理解的温柔笑容。这好比无形的鼓励同样也表明了大家并不会接受别的说法,于是伊万干脆闭上了嘴,把自己红得发热的脸埋进了今日的工作日志里。
他其实早就问过了。在那俩人进入游戏大厅后的第十个钟头他就趁着短暂的休息时间问了。但那两人也说不出所以然。毕竟这也是设计者的设定,他能指望听到什么回答?
只是通过这段时间,他也看出来那两人之间确实有什么不一样,所以他们当初的回答也不算全然无用。如果两个角色之间的关系特殊到能让第三方觉得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同,是不是这就是爱情了呢?而这之间的特殊关系,是不是就是爱情的表现形式了呢?
如果仅仅是“让第三方觉得”这一点的话,他这方已经达到要求了。
伊万吐了又长又哀怨的一口气,暗自祈祷另两位家人看在血缘亲情的份上,安静干活,不要再说任何一句话了。

他喜欢上王耀的那天,是他们在游戏大厅登记的第三天。
那时候他只是觉得这人是个态度很好的热心肠,十分热情地带着他认识各种地方,和各个游戏的人物打招呼。不出半天,他几乎已经和游戏大厅的常住居民一样熟悉这片地方了。
然而就在他们打算分别的前一瞬(伊万身子都转走一大半了),王耀打了个惊天动地的喷嚏,整个人都往前扑过去,直直扑进了伊万怀里。没走成的伊万赶紧抓紧了怀里那个还在揉鼻子的家伙,顾不上自己满脸的惊慌失措,连声问对方是否还好。
然后,伊万就瞧见怀里的王耀露出了一个既羞涩又不好意思的笑容,抓着他前襟的手显得又小巧又白嫩的,身上大红衣服衬得他脸色都红润了三分。
就在那一瞬间,伊万坠入了爱河。
尽管他都还不知道爱河是个什么玩意。
再然后,几乎整个游戏大厅的角色们都知道了他的心思,唯独当事者自己丝毫没有察觉,每次见到伊万还是会露出热情的笑容,却和那个害羞的微笑差了十万八千里。
伊万也邀请过王耀共用晚餐,当然不是在他们自己的游戏里,而是选择了外面的餐厅。伊万觉得这样会更有气氛一点。然而游戏大厅里唯一一款主打餐厅的游戏只有弗朗西斯的《保卫餐厅》,为了达到赶时间的游戏目的,餐厅内部设计并没有太多情调可言,人还特别多(原游戏内部的工作人员都跑到另一款同公司出品的游戏《保卫酒吧》去了,晚上餐厅里大多是其他游戏的角色们),根本达不到伊万最初的目的。唯一无可抱怨的就是食物确实很美味。
结果就是王耀反过来请他去了酒吧那边喝酒。伊万心情固然复杂,却也不会白白浪费掉能多和王耀接触的机会,每次都会赴约。
次数一多,伊万终于意识到自己卡在了一个尴尬的地带。
……这路线不对啊!再这么下去他们俩迟早变成哥们儿,这还怎么表白啊?!
伊万揪住自己的头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悲痛。
“咳。”原本坐在一旁安定地抚摸猫咪的本田武士忍不住小小地咳嗽了一声,伊万周身散发出来的负能量让他怀里的猫咪都快跑走了,“伊万先生,请问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还能有什么事,不就是我们的老人家到现在都还没开窍呢么。”一身风尘仆仆还没换下白天工作用牛仔装的阿尔大口咽下酒保亚瑟递给他的一扎冰啤酒,心满意足地嗷了一嗓子。
本田武士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低下头接着去逗猫了。
同样都是把游戏里的东西带出来,怎么大家都会指责他偷带财物,而没人会说这小矮子把猫带出来了呢。伊万忿忿不平地嚼着冰块,企图借此消去一点恼怒。
就算钻石没长腿,这猫又能比一个大石头块好到哪里去啊。又不是人,它还不一定乐意出游戏呢,就这么被带出来了,这怎么没人说啊。
“今天你们的营业额都还不错?”亚瑟抢回了伊万手里差点捏碎的杯子,不着痕迹地转移话题,“白天的时候我看见《矿山》那里排了不少人呢。”
伊万用手梳了梳头发,长吐了一口气。
“还好吧,都是老客户了。其中一个还带来以前从没见过的小女孩,不知道以后还会不回来,看她表情不是很好,或许现在的孩子都不喜欢这种风格的游戏了吧。”
“别想太多了,对于奢侈品,人们永远都会保持无穷尽的热情的。”阿尔立刻接了话,“你看我的游戏之所以这么经久不衰,不就是因为除了冒险元素以外,还有寻宝吗?”
亚瑟翻了个白眼,又给伊万续了一杯。
“你的经久不衰连一年都还没到呢,同样都是冒险游戏,另一条走廊里的费里奇安诺可比你早了三个年头,那才叫经得起时间考验。”
隔壁的费里奇安诺每次都要作为标准范本被亚瑟挂在嘴边,阿尔不甚在意地挖了挖耳朵,连反驳的话都懒得提了。
本来就是这么个道理,哪怕两款游戏都是“冒险+寻宝”主题,他的主打可是西部牛仔风,而费里奇安诺的游戏——《大探险家的秘宝之旅》——从名字上就能看出是侠盗的风格——不过他真看不出那小子哪里是侠盗,侠盗的无用助手还差不多——两边的目标人群就不一样,怎么能拿来比较呢。
蜷缩在本田武士膝头的猫懒懒打了个哈欠,把前爪搭在了吧台上,摇晃着尾巴瞧着亚瑟。
“好的,小家伙稍微等一下,这就给你拿。”面对着猫咪,亚瑟连声音都柔和了三分。
对着亚瑟的背影,阿尔大声高喊着“别忘了给我也拿点下酒菜”,干掉了他那扎冰啤。
“伊万先生,我还是觉得,您应当和王先生好好谈一谈。”本田武士一边小心翼翼地扶着猫咪的后腿,不让小爪子从腿上滑走,一边认真地给出建议,“王先生是个非常迟钝的人,您不说明白,他是不会懂的。”
伊万打量着面前这个一脸严肃的家伙,心里忍不住嘀咕了几声。
不是说他和王耀关系不好的么,怎么一口一个王先生叫得如此尊敬。
“王先生是个非常值得尊敬的人,在下至今仍如此认为。”本田武士像是看出了他的疑惑,毫无半分迟疑地说道,“只是有些时候,王先生不知道该怎么保持距离,我们的争端也是因那而起。然而这并不会影响我对他的看法,希望您能理解。”
“你不会觉得我这样会显得太不懂保持距离吗?”伊万着实不明白为什么所有人似乎都在支持他的追求行为。如果都是抱着看笑话的态度,他姑且还能理解,可现在又是什么情况?
本田武士听了他的话,先是一愣,紧接着微微笑了。
“如果您看到您和王先生在一起时是什么样子,您就不会这么问了。”

喝完了酒,伊万和酒吧里的众人道别,怀揣着自己的满腹疑问,慢慢往《矿山秘宝》的入口走去。
他和王耀在一起时,究竟是什么样子啊?明显到了那么多角色都发现了,明显到他的家人都默许甚至鼓励,明显到那个养猫的小武士都来劝他勇敢表白。然而这一切都这么明显了,最该明白的那个人却没明白。
这一切都太错位了。伊万无可奈何地揉着自己的脸,试图把团成乱麻的思绪理顺。
“伊万!”一道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在背后响起,那个没明白的人以相当欢快的速度跑了过来,“见到你真是太巧了!”
伊万努力收拾心情,顺手拍了拍自己的脸,甩开有些粘连的眼皮。
“嗯,真是巧,你怎么在这里呢?”
“我在看大厅才贴出来的排行榜,今天你热度是第十五位,蛮不错的了!”王耀调侃地撞了下他的肩膀,脸上的笑容依旧灿烂。
“还好吧,肯定是比不上那些新来的游戏了。”伊万耸了耸肩。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如果真要这么说,那我岂不是惨透了?”王耀鼓作气恼地说道,绕到了伊万面前,堵住他的去路。
这就是王耀,无论过了多久,无论一天的工作下来有多么疲惫,他也都是一副精神满满的样子。不仅自己每天都开心快乐,也到处带给别人愉快幸福。或许正是如此,他的目光才会控制不住地粘在他身上,随着他到处乱转吧。
“说到惨,我觉得没什么能比我这几天更惨的了。”伊万捏了捏鼻间,故意丢出来王耀一定会接的话题。
果不其然,王耀好奇的整个人都快粘在他身上了。
“什么情况?我没听说啊?”
“你知道我的游戏有锤子模式的吧?”伊万见王耀点点头,继续往下说,“今天新来的一个孩子,明明连基本模式都没试过,就选了锤子模式。等游戏一开始就一通乱打,有几次差点没砸到就在游戏池边上的我。”说到这里,他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太危险了。”
听罢,王耀也跟着皱起了眉头,一副冥思苦想的样子。
“如果你换个位置呢?他们会发现吗?”
“或许不会,毕竟那时候他们都急着打宝石呢。”伊万歪着脑袋想了想,“不过你知道娜塔莉娅的,她每次过来往池中丢炸弹都要小声提醒我别走神。如果我换了个位置,还不知道等下了游戏她要怎么教育我。”
王耀了然地点了点头。这再一次激发了伊万的好奇心。他知道王耀的游戏机里也有其他的角色,那些都是王耀的家人。然而那些角色却都很少和他搭话,偶尔路上遇见,也不过是互相点个头就过去了。
是不是他们就不赞成王耀和他在一起呢?或者他们和王耀一样不清楚?还是说,他们知道归知道,只是根本懒得理会?不然怎么会不告诉王耀呢?
想着想着,伊万忽然意识到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可能性。
难道说,其实他们已经告诉了王耀,但王耀不愿意回应,所以才一直装不知道吗?
“不会吧!”伊万脱口而出,然而话刚出口,他就意识到王耀还在好奇地看着他。
这下子他得想个理由好好解释一下了。
“怎么了?是想到什么了?”王耀问着,眼中的疑问几乎满溢出来。
伊万捏了捏自己的太阳穴,猛然有了一个好主意。
“我记得你也有兄弟姐妹,对吧?”
王耀不明所以地点头。
“你介不介意我向你咨询一些问题?有些事情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跟别人说。”伊万做出为难的样子,反复咬着自己的嘴唇。
这句话就像兴奋剂一样,迅速点燃了王耀眼中明亮的火焰。
“没问题,你当然可以来问了!不如就明天?等游戏厅关门的?”
伊万咬的更加用力,努力克制住自己想要将这人狠狠搂入怀中的冲动。他知道王耀乐于助人,利用了这一点让他心里有些许的不安。但现在再不抓紧机会,以后可不见得还能有这样的条件了。他宁可做狡诈的坏人,也不愿当诚实的蠢材。
“我可以先让他们都出去,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在我家吃饭?”王耀一口气把计划全都做好了,甚至还越说越兴奋,“我想你应该有蛮多想说的,所以留下来吃个饭?我好久都没做了,那群家伙们自己能做,不做的时候也都是在外面吃,你要不介意的话,我就给你做一个。”
伊万在旁边听得连连点头,就差没当场流个口水表明赞同了。
没有什么比这样的发展更好了,明天他和王耀两个人独处的时候,他就有机会表明心迹,然后就能和王耀你侬我侬情投意合心心相印双宿双飞……如果王耀答应了他的话。
为了保持镇定,伊万用力地清了清嗓子,吸引到已经满脸发光的王耀的注意力。
“那我们说好了?”
王耀咧开了嘴,笑着回答:“当然,就这么说定了。”
此刻的他们谁都没有预料到,明日闭店后那一系列动静极大的风波究竟会给他们的生活带来多大的改变。​

PR

Comment

無題
  • t27
  • 2016-03-20 20:56
  • edit
怎么说呢,首先……因为没看过无敌破坏王原作所以还是有点晕,比如餐厅我还能理解,游戏厅里的酒吧到底怎么回事?以及本田武士是什么样的游戏?
T太太你写得越来越漂亮了哟,王耀都能调侃地撞伊万肩膀……用脸吗?(重点错)
于是:
做饭好做饭好一起吃饭更好!
但总觉得本章结尾微妙,之后会转折吧……
無題
  • tarot
  • 2016-03-21 00:00
  • edit
然后老王的机器被搬走了?(你看我多坏
無題
  • tarot
  • 2016-03-21 02:55
  • edit
还记得你上次说自己是甜文小天使,结果写了个biubiubiu的故事……

Comment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03 2018/04 05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03/04 一江春水]
[06/30 柒柒复七七]
[06/24 tarot]
[06/24 她27]
[06/06 柒柒复七七]

HN:
Teliny
性別:
非公開

free counters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