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挚爱于心

露中与我,小巢在此,欢迎光临。
  •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第一章 神秘的家伙

写在前面的话:
其实很久以前就已经写过的,在黑塔利亚吧发过,但是由于后来自己写着写着意识到有一个大BUG所以就停更了。本想等自己把漏洞补好就复更的,但是一懒就懒掉了四年……
第一章较原本的改动较大,因为最初没想好店长究竟是谁,所以只能不写。(那时候比姐还没有出现……)但是既然是重新安排了一遍剧情,比姐的戏份固然加大,所以拿原本的稍作改动是不行的,只能重写。
幸运的是,我不知道自己当时那么勤奋,已经把第一章的绝大部分都写好了,所以昨天只写了一小部分就完成了第一章。虽然今日自己眼睛不太舒适,看电脑时间长一点就难受,不过还是努力看了好几遍,修改了一些啰哩啰嗦的地方。
(我废话真的很多耶……)
第二章恐怕就只会是拿原有的稍作修改了,因为第二章没有比姐的事XD
这么想来我第二章可能也不会太慢咯?
总而言之,请来看的朋友们多多留言咯!


By 许久未更新的Teliny





第一章 神秘的家伙

避开身边来来往往的客人,劳拉一屁股坐回柜台,气冲冲地拍平衣服上的褶皱,金色的波浪发间闪烁着红缎带的碎光。
“天啊,今天的客人怎么会冒出这么多来!”她不满地大声抱怨着,就仿佛这家店的老板不是她一样,“平常人明明那么少!如果我知道今天会是这种状况,我绝对不接受那两份辞呈啊!”
“有任何区别吗?你也只是在一旁坐着,算算账而已嘛。”举着满是碗筷的托盘,彼得飞快地从餐厅另一头钻了过来,咧嘴笑了,还露出了前几日换牙时留下的豁口。
劳拉眨了眨眼睛,随即狡黠地笑了起来,神情酷似一只得意的猫。
“我也可以把同样的话送给你呀?我们都知道这个情况会要了谁的命啊,是不是?”劳拉一边故作好奇地问着,一边向一旁的厨房入口瞟去。
随着她的目光一起望向那处的同时,彼得忍不住长长地吐了口气。
“你居然还敢这么说,突然少了两个人,弗朗西斯那家伙又总是不待在自己该在的地方,就算今天没有这么多客人,只王耀一个人也是不行的吧。”调整了手中的托盘,彼得摇着头推开了那扇裹着皮革的木门,“就算你再怎么不想管这店里的事,招人这件事也不能再拖了,拜托了。”
稍微被对方的态度吓到,劳拉饶有趣味地看着彼得矮小的背影,小声感叹着。
“唉~小鬼头居然也懂得为别人考虑了。看样子,也要长大了啊。”
虽说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她暂时接下了管理这间餐厅的大任,但一直以来她都无所作为。或许一个对经营管理一无所知的人来说,不要轻举妄动才是最明智的行为,她也知道自己最多就是一个挂名老板而已。不过这间餐厅就像是一个没有舵手的船,能开到现如今还没有倒闭,除开最初的人为因素,显然是个奇迹。
没听到她的话,彼得松开了抓着门框的手,大步走了进去,而木门也迅速地回到了原位,再度将厨房与大厅隔开。
离门口最近的,是一张长桌,上面按点餐顺序摆放着各类餐食,方便店里本就不多的人手迅速将已完成的餐点拿给顾客。而与外面截然不同的热气迫使彼得不得不屏住呼吸,慢慢适应厨房里的气雾氤氲。
“有新的单子吗?”埋头于案板之间的一个黑发男人放下了手中的面团,抬起头来看着彼得。
彼得熟练地将脏碗放入已堆积了不少的洗碗池中,在抹布上擦了两下手,从兜里掏出两张点菜单念道:“17号桌追加一碗长寿面,大碗。4号桌又在催了,不过我看他们的桌子也没有地方放新菜嘛。啊,还有,20号客人又来了,还是老菜色。”
听到“20号客人”,王耀的眉头无意识地一挑,回过身去看在火上正炖着的砂锅,随口说道:“快好了,让他别着急。”
随手将做好的菜放进托盘里,彼得“嘿嘿”地笑出了声。
“怎么了?笑什么?”王耀不解地看着他,手下却半分都不休息,麻利地揉着面。
“我只是觉得很有趣啊。你想想嘛,你们一个厨师一个客人,从来没见过面,但他却那么很喜欢你做的番茄牛腩,每个星期都会来。而你,也每次到了这个时候就会开始炖,明明没见过面,却像是好朋友一样不是吗?不过我也奇怪,都来吃的这么频繁了,居然也不说向你致个谢啊什么的。”
王耀正要开口回答,背后的员工专用门却“喀拉”一声打开了。
“说不定那个人打算挑起他的好奇心,然后来泡我们可爱的王耀先生?”轻拂着自己的一头金发,弗朗西斯一脸悠然地接过了话题。
“那不可能!那个人又没有见过他,也从来没有提过要见厨师,不可能是因为看上王耀才来的。”彼得摇头,满脸不认同的神情。
“我想这个话题本身就不合理吧。”王耀三两下将面团抻成了面条,放进满是沸水的锅中,“需要我和你们强调多少次,我对男人没有兴趣。”
“哎呀,我们又不是在讨论你对那个人的想法,而是分析那个人为什么这么喜欢在同一天来同一个地方吃同一道菜而已。你可不要误解哥哥我的好意哦~”
“好意和八卦似乎不是同一个词吧?你要是真有好意,过来做点正事怎么样?”王耀指着另一头堆成了小山状的脏碗,又示意蒸笼上的小笼包,“装盘或是洗碗,自己挑。”
弗朗西斯瞧了王耀一眼,像是在猜测他此刻是不是在生气一样。
“今天的客人很多,我要忙不过来了。别让我废话,干活。”王耀干脆利落地取了漏勺,转过身去继续煮面。
“客人很多?”弗朗西斯不解地看着彼得。
彼得耸了耸肩,拿起托盘。
“谁知道是因为什么呢,从10点左右开始,客人突然多了不少。平时估计也就是四、五桌的人吧,今天半小时就有20桌左右的人,就更别说中午咱们这里还不休息了。”停了半刻,彼得做出“你保重吧”的口型,抢过刚盛好的面丢在托盘上,夺门而出了。
弗朗西斯擦了擦头上并不存在的汗,心下盘算了走到王耀身边的危险系数,继而乖乖走到洗碗池前开始挽袖子。
“对了,我想起来为什么今天人多的原因了。”抹了两个碗以后,弗朗西斯突然一拍额头,“上午9点的时候,广场中心有人放置了爆炸物,警方把几条路给封了,所以人都跑这边来了。”
听到了意想之外的内容,王耀手上的动作停滞了半秒。
“只是普通的爆炸案还是……”
听着王耀没有问完就再说不出来的话,弗朗西斯不着痕迹地叹了口气。
“目前我也还不清楚,距离事件发生时间才过去两个小时,亚瑟他们……恐怕也还没查出线索。”
低低地应了一声,王耀便不再说话。
一瞬间静默了不少的厨房里只听得见汤汁翻滚的声音,弗朗西斯回头看了看王耀,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又作罢。
没办法,现在他还能说些什么呢?安慰王耀吗?且不说这件事他做起来是否合适,就算他真的想要安慰那人,他又能说些什么呢?失去了愿意为之奋斗的职业,也认清了曾经深信的后辈无情的背叛,面对这样的一个人,任何企图抚平伤痕的话语都是无力的。
应该说,王耀能够走出最初的阴影,就非常值得庆幸了。
弗朗西斯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皱着眉头开始对付那些油腻腻的碗筷。
那一声叹息在王耀的耳中听来,分外清晰。
他知道自己本该振作,或许像以前一样,偶尔说些俏皮话,和大家吵闹一番,也是不错的选择。可是他做不到。心口的那一块大石就像阴影一样,时时刻刻缠着他不放,连叹一口气的余隙也被压榨于无形。
弗朗西斯来到这家餐厅的理由谁都不曾提起,但王耀十分清楚,是因为自己。
三年前的那件事让自己的人生坠入了深渊,和大家一起奋斗的日子也不复存在。当时对他的打击是难以言喻的,但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一次次的暗杀活动总是找上门来。自己虽然应付得了,日子一久也会力不从心。那之后不久,伊丽莎白就给自己安排了这家餐厅的工作,而弗朗西斯就在自己上班后不到三周跟着也跑了过来。
弗朗西斯虽然也算是以厨艺见长,但这里是中餐馆,他就算是五星大厨,在这里也是毫无用武之地的。
这么一看,答案再明显不过了。
捏了捏自己的鼻根,王耀拿过洗好的青菜,切段,摆在盘中,振作精神准备炒菜。
“吱嘎”一声,木门被推开一条缝。彼得偷偷把头探进来,蓝色的小眼珠在两个人身上转了一圈,确定没什么特别的事发生,放心地走了进来。
“刚刚劳拉答应说以后会实行午休制了。”彼得把托盘放在桌子上,像是邀功又像是担忧般望着王耀的背影,“以后你就不用担心没时间吃饭和休息了。”
“哎?!那个女人终于明白休息有多么重要了是么?”弗朗西斯一改往日对女士的绅士态度,字里行间满是愤懑与不满。
“难道午休制对弗朗西斯你能有什么影响吗?”彼得一扭头,毫不客气地回击,“反正平时你都不在厨房里,休不休息对你来说不是一样的吗?”
“呜!难道哥哥已经这么不受欢迎,连亚瑟的小表弟都这么讨厌我吗?!”故意做出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弗朗西斯夸张地喊着。
“喂你这胡渣男!不要总是叫我‘亚瑟的小表弟’!听上去就像是‘妈妈的小心肝’一样,恶心死了!”彼得张牙舞爪地挥着手,活像是要扑上去,狠咬对方一口。
默默听着两人进行着无营养吵嘴的王耀忍不住摇了摇头,心情不觉轻松了许多。
“好了好了,别吵了。”像往常一样进行口头调停的王耀走到炉子前面,取下砂锅,将番茄牛腩倒入白底蓝花的瓷盆中,“把这个端上去吧。还有那碗面。”
彼得一愣,转身看着正把多余的汤汁控出盆外的王耀,歪了歪头。
“难不成你今天又没吃午饭?我刚刚还以为你做了这么多,至少会给自己留一点,没想到还是没有留啊。”一脸可惜状看着那盆香气四溢的番茄牛腩,彼得磨蹭地走了过去,十分不情愿地举起托盘等着拿走。
“没事,有那些汤就够了。”起码够顶住这一个小时了,过了这个小时应该就有时间给自己做饭了。
“真的好吗?哥哥我不太赞成这种……饿肚子的行为……呢……”弗朗西斯说着说着,想起了自己也是王耀来不及吃午饭的原因之一,声音不免越来越小,到后来干脆吹起了口哨。
王耀也懒得再挑事端,故意忽略了他的行为。
“那我走了。”彼得颇有些蔫头耷脑地走出了厨房,但托盘的重量显然不是让他如此萎靡的原因。
“看样子,小家伙挺喜欢你的啊。”
王耀回头瞧着弗朗西斯,不咸不淡地回答:“大约因为在他面前就只有这一个男性可以作为榜样学习吧。”
沉默了几秒,弗朗西斯突然意识到王耀话中的潜在意义,将手中的碗随便一丢,挽起袖子就向着这边冲了过来,也不管身后的碗堆发出了危险的响声。
“喂!王耀!你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打破一个碗要罚十块钱哦。”王耀无视了弗朗西斯不停挥舞并沾有泡沫的拳头,只随便指了对方身后正不断倾斜的某个小堆。
随着王耀的指点转身的弗朗西斯见状慌忙冲回原位,将那堆碗推回池中,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再度拧起了眉头。
“王耀,你最近……”
与刚才不同的严肃语调让王耀意识到对方要说的是要紧事,就放下了手中的活儿静等着。
“在回家的路上或是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你有没有觉得有……”
“嘭”的一声打断两人对话,彼得冒冒失失地冲了进来,和刚才截然相反的神态中夹杂着一丝慌张与兴奋。
“喂!你们猜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随便把托盘往桌子上一扔,彼得冲着王耀和弗朗西斯手舞足蹈地比划着,“那个人!那个20号客人!刚才!就在刚才!”
“怎么了?”弗朗西斯无奈叹了口气,转向了彼得。
“20号客人……要、见、他!”彼得笔直地指向王耀,稚嫩的脸蛋上满是兴奋的笑容。
干脆地把那只不礼貌的手打掉,弗朗西斯和王耀对视一眼,又转过头去等着彼得继续说下去。
“我刚把菜端上去没多久,他就问我这道菜是谁做的,他要见厨师。我还问了原因,可惜他不肯说。不过你们不觉得神奇吗?我们刚才才说过他这么久都不见王耀,他这就来见了啊!”彼得揉了揉自己的手,不满地瞪了弗朗西斯一眼,但迅速恢复了好兴致,滔滔不绝地讲了起来。
如果不是现在这个状况,只看彼得的表情,弗朗西斯一定毫不迟疑地笑出来。可就在得知餐厅附近有可疑分子活动以后,他不能不多防范一些。特别是陌生人试图接近王耀的行为,都是值得警惕的。
看着弗朗西斯拧着眉头沉思的样子,王耀心下大致有了数。
“你觉得,不该见是吗?”
“如果可以,最好不见。”弗朗西斯耸了耸肩。
彼得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不满地嘟起了嘴。
“什么啊,还要犹豫吗?我看对方也没什么可疑之处,你们两个真是神经兮兮的。”
“没什么可疑之处啊……”王耀认同地点了点头,“那见一面也没什么关系。”
虽然彼得人还小,也没有接受过专业训练,但他与生俱来的直觉却是十分准确。亚瑟曾有一次出于好玩的心态拿出十张照片让他挑选,结果凡是彼得说可疑的人竟都是当时那几起案件的犯罪者。而之后再试了几次,竟也一一中的。王耀他们在惊叹之余也不得不感慨世间各种不可思议的力量的确存在。从此,彼得的辨识能力在局里便也成了少数人知晓的一件秘密武器。
“我说啊……”弗朗西斯叹息着捋头发,“就算那方面是安全的,你就不怕那人向你吐露爱意之类的?”
王耀毫不客气地送了他一记白眼,彼得却在他们背后捂着嘴偷乐。
“也只有你这样的才会整日想着情呀爱呀的话题吧。”
“可能性也不是零哦。”彼得睁大了眼睛,满脸不赞同。
被这二人的反应逼得无可奈何的王耀摇了摇头,忍不住伸手去推彼得。
“好了好了,快去吧。”
他知道外国人对这方面的事不那么死板,同性之间的恋情也算是容易接受的,可他自小以来耳濡目染的道理都是天地阴阳、男女互补,哪怕他后来一直处在一个男性居多的环境中,他也从未对同性起过任何绮念。
不如说,这条路在他心里根本就是行不通的。
“或许我可以离近一点?”弗朗西斯试探性地问道。
“然后方便你写成小道消息传遍整个警局吗?”王耀半开玩笑地说着,瞟了弗朗西斯一眼,摇了摇头,“算了,就算对方真的拿着刀冲过来,我想我也能够应付的。我的能力你还不清楚吗?”
“好吧,哥哥我又多管闲事了呢。”
弗朗西斯顿了几秒,笑着摊开手,一个华丽转身,又开始对付那堆脏碗。
王耀小声地叹了口气,双手撑在长桌上,一丝黑发从额前滑下。
弗朗西斯愿意帮忙他很高兴,但自己时不时也会想证明,他不是个必须由他人照料才能自立的废物。
就算自己曾经出过那样的差错。
眼角看到木门被缓慢地推开,王耀赶紧站直身子,整了整衣角。
一个浅金色的脑袋从门缝中钻了出来,像个好奇的小动物一样东张西望地到处乱看。
“呃……先生?”有点摸不到头脑的王耀犹豫地开了口,试图引起对方注意,却又不确定自己这样做是否合适。
明明身形大得像只皮糙肉厚的狗熊,脸上的表情却天真得与幼童无异,再加上一进门就左顾右盼的行为,分明就是一个好奇心旺盛到无法自控的小孩子的行为。
彼得显然也被这反差触动了笑穴,又碍于本人就在面前,只好拼命摁住嘴,双肩夸张地抖动着。
“啊~发现目标~”将整个厨房扫视了一遍,男人就像是在玩战争游戏的进攻方一样,嘴里喊着口号,笑意盈盈地冲着王耀走了过去。
背后,弗朗西斯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人,对着彼得小声地说:“他怎么知道是王耀做的,你告诉他了吗?”
 “不,我完全没说。但是……咱这里可是中餐厅耶?”彼得强忍住笑意,凑过去耳语道。
眼看着两人开始窃窃私语,王耀按下想要叹息的念头,赶快将注意力转到已走到面前的男人身上。
仔细看来,这个人穿着一身毫不起眼的大衣,脖颈间倒是围着一条十分出众的白围巾。虽然冬天尚未过去,这身衣着在室外会很舒适,但若是在温度偏高的厨房,就略显闷热了。
“嗯……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吗?”王耀试探性地问着。
“你好~”对方倒是回答得很快,“叫我伊万就可以了。”却完全没有理会他的问题。
“呃……”王耀觉得自己的血液流速顿时加快了许多,“那么,伊万先生,您……”
“今天的菜是您做的对吗?”抓住对方话语中的缝隙,伊万巧妙地将自己的话挤了进去,“感觉和前几次的味道不太一样呢,都是您一个人做的吗?”
王耀不禁怔住了。因为他一时心血来潮,今天这道菜确实和往常的做法不一样,但根据以往的经验,很少有哪个食客能尝出这种细微的差别。更不要提根本不会有为了这点差距特意到厨房里来找他的人了。
“是的……那个,如果您不喜欢这种,要不要给您……再换一份?”已经认定对方是来兴师问罪的王耀赶快提出补救措施。
“不,今天的味道虽然与以往不同,但很特别,我很喜欢呢~”说完,这个名为伊万的男人竟点了点头,开心地笑了。 
又一次被对方出乎意料的言行弄得不知所措,王耀只好安静地看着他,等待对方的后续。
“我来是想说,今天的味道让我想起了我的家乡~” 
伊万一边说着,一边笑嘻嘻地靠近,让王耀不自觉地产生了向后退去的想法。
抛开与一个陌生人之间该有的距离不说,这个人身上似乎带着一股危险的味道。不仅危险,还似曾相识。
在背后一直看热闹的弗朗西斯渐渐收敛了笑容,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严肃。
“您是……俄罗斯人?”为了不让对方看出自己的异样,王耀若无其事地继续交谈着。
“哎?听得出来吗?”伊万睁圆了眼睛,很是惊异的样子。
“不,您说这道菜让您想起了家乡,我就在想,可能是俄罗斯吧。因为我今天在做的时候借鉴了一下红菜汤的做法,所以就这么猜了。”王耀不露声色地悄悄向后退,无形间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啊~那太好了!我一直是拿这菜代替红菜汤的呢~”伊万开心地笑了起来,溢于言表的喜悦之情让人颇有些摸不到头脑。
既然这么喜欢,直接去俄式餐厅不就好了?
就像是为了解答王耀心里的问题,伊万又接着说道:“前面那条街上的餐厅虽然味道还可以,只可惜……呐~”
虽然脸上依然保持着笑容,但伊万周身的空气却像凝固了一般,压得王耀不自觉地屏住呼吸。
一直安静地站在一旁的弗朗西斯此时缓步走上前来,随意地将手臂搭在王耀肩上,状似轻松地说:“先生,您已经清楚地表达出您对我们工作的看法了,现在,如果您没有别的什么事要说的话,我们还要工作。当然您要是还有事的话,哥哥我欢迎您下次再来。” 
弗朗西斯话音刚落的同时,伊万的眼神就已经扫了过去,丝毫不掩饰自己的不满之情。王耀可以感觉到搭在自己肩上的那条臂膀上的肌肉也已绷紧,随时准备迎接对方的攻击。
看着两个人一触即发的态势,正巧站在门附近的彼得悄悄将门推开一条缝,悄无声息地跑了出去。
王耀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劝阻这个情况。万一说错了话,两个人打了起来,到最后可不是道个歉就能了结的。毕竟他们现在可是开餐厅的,顾客为大啊。
正当气氛越来越僵硬的时候,门口响起“嘭”的一声,吸引了三个人的注意。
“哎哟?这是怎么了?要在厨房里排练打戏吗?还是要参加哪里的慈善演出吗?上演的时候可要记得通知我一声哦?”劳拉眨着笑意十足的眼睛,慢慢走了进来,身后跟着的正是才出去的彼得。
本来已经冷下脸的伊万听着劳拉的打趣,笑容又浮现了出来。
“哈哈,您的话可真是有趣。真有那样的机会,我会通知您的,届时您可一定要赏光。”说着,伊万还向劳拉深深鞠了一躬,舞台味十足。
抛去前一刻对他的印象不谈,此时的伊万绝对称得上是一位绅士。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弗朗西斯忍不住盯着那两个人看了好一阵子,脸上写满说不清的疑惑。
“我怎么知道?”王耀耸了耸肩,顺便将肩上的手臂抖了下来。
“她还真擅长化解这种场面啊,难怪只当个半吊子的店长也能一直当到现在没被撤下来。”弗朗西斯若有所悟地说着,完全没有介意王耀的举动,“记得上次那个醉酒闹事的家伙也是她打发走的,而且对方还觉得她态度很好,真是难得。”
两个人就看着劳拉笑呵呵地和伊万说着话,然后对方一点头,似乎是达成了共识的样子。
“那我下次再来的时候,还会要点这道菜的哦~”伊万扭回头对着王耀说道。
“麻烦你了哦~”劳拉紧跟着也接了一句,语气俏皮可爱。
王耀点了点头,大声回答:“我知道,我会尽全力。”
对方的脸上流出满意的神色,挥挥手,走出了厨房大门。等悄悄跟在他身后的彼得又返了回来,向屋里大眼瞪小眼的三人竖了个拇指后,弗朗西斯紧绷的神经才真正松弛下来。
“好吧,你们两个大男人这下子总算可以放心了。”劳拉故作轻松地拍了拍手,引起那两人注意,“别忘了门外可是还有一大堆客人在等着你们呢,别给我偷懒啊!”
王耀笑了笑,做出了解的神情,转身又回去继续他的工作了。
但是弗朗西斯就没有那么轻松了,他与劳拉相互对视一眼,从彼此的脸上看到了无法掩饰的担忧。
彼得的预感没有错,这个人确实和最近发生的任何案件都没有关系,对王耀也没有加害之意,可这并不代表这个人是完全安全的。从他身上可以明显感觉到这人的背景并不单纯,而时不时透出来的危险感更是加剧了他们的猜测。
这个人,肯定和蜘蛛组织逃不开关系。
可这,恰恰是王耀的死穴所在。
劳拉拍了拍弗朗西斯,附在他耳边悄声说:“我会提醒伊莎的,不用担心。”
弗朗西斯点了点头,感激地看了她一眼。
现在亚瑟那拨人正是忙碌的时候,自己跟他联络非常不方便,这件事知道的人自然是越少越好。他又不能透过亚瑟以外的人传递信息,万一消息外泄,后果会如何没人说得准。本来亚瑟得到消息也是要汇报给伊丽莎白的,如果能直接告诉她,自然是最理想的。
“对了,顺便也和那家伙的弟弟说一声,有时间的话回趟家。”弗朗西斯在劳拉还没走出去时,忽然想了起来,“一个人的话很容易胡思乱想的。”
劳拉比了个OK的手势,赶紧出去应付外边的客人了。
蜘蛛……吗?王耀闭上眼睛,暗暗出了一口气。
虽然那个俄罗斯人瞧着确实只是来表达他对菜肴的喜爱,但王耀下意识的行为已经让他自己了解到,这绝不是一个普通的角色。如果说他一定和什么阴暗力量有所牵扯,想必也只有那一处了。
他知道劳拉和弗朗西斯一定也感觉到了相同的危机,他确定那两人在商量对策。虽然背着自己讲悄悄话颇有些把他排除在外的不快,可他们不来围堵自己就已经是体谅的表现,实在没必要苛责他们。只是……这下子又要给他们添麻烦了。
此后的时间,王耀几乎都是处于麻木的状态下度过的。他机械地重复着必要的动作,在胃饥饿地嘶吼时垫一两块小面包,偶尔训斥一下又开始磨洋工的弗朗西斯。当他终于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已是店铺的铁门缓缓落下,夜幕降临了。 
面对着弗朗西斯担忧的目光,王耀只得笑笑来让这个值得信任的伙伴安心。在与大家道过别后,走在夜晚的街道上,看着满目色彩斑斓的霓虹灯光,王耀长长地叹了口气,口中呼出的气全数变作了白雾。
他搓着微有些发红的手,努力想使它们暖和起来。 
果然,有些记忆无论怎样都不会忘记的。 
仰头望着被城市的灯光熏得通红的夜空,王耀无奈地笑了。
PR

Comment

無題
  • 悲年
  • 2015-04-21 12:39
  • edit
前后对比一下发现前后文风有变,难怪二月份看的时候觉得怎么有点不对劲……
那个妈妈的小心肝的类比笑死我了233333
这篇的目前为止露现在看来相当本家风是不是我的错觉。(表面上)好可爱啊……虽然肯定是扮猪吃老虎。另外好在意“只可惜”后面的是什么……【我觉得我是露控的本性暴露无遗了
露露和耀哥的过往交集焦急等待公开中……【不过说完就差不多到结局了我猜……

Comment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04 2018/05 06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03/04 一江春水]
[06/30 柒柒复七七]
[06/24 tarot]
[06/24 她27]
[06/06 柒柒复七七]

HN:
Teliny
性別:
非公開

free counters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