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挚爱于心

露中与我,小巢在此,欢迎光临。
  •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不给糖就捣蛋!(上篇,主露中,含法英普洪中立)

  • 本篇偏本家风,虽然不是很成功但已尽力。
  • 基本上我的APH的CP偏好在这一篇里已充分体现。
  • 脑洞来源于某渣浪露中群,不知怎么pocky game和万圣节就在我脑子里结合了,也就生成了这篇文。希望看的人能喜欢。

确认阅读的话就点开吧~

今夜是万圣夜,阿尔弗雷德确实也给自己发了节日派对的邀请函,那封使用了大量的鬼怪卡通图案和夸张的字体的邀请函在王耀打开信封的一瞬间就感受到这封邀请散发出和它的制作者一样强烈的存在感,让王耀忍不住顺手就把来函丢在桌上,再也没动第二次。

这显然无法从理论上解释王耀为什么此刻会站在阿尔弗雷德家大门前,身后还跟着个战战兢兢的亚瑟的原因。

“王耀,你去推门。”身着万圣节服装的亚瑟推了推站在原地许久的王耀,明显在动摇的同时还故意装出十分坚强的样子,“我、我可不是因为害怕才叫你去敲门的哦!”

王耀深沉地叹了一口气,用宽大的袖子遮住几乎要崩溃的表情。

得了吧,要不是因为听说阿尔这次也不出意外地邀请了伊万作为亚瑟的惊吓嘉宾,王耀是不可能在这个愚蠢的日子里陪他们这群人一起玩这种装扮游戏的。

“快点敲门呀。”等得有点焦虑的亚瑟又推了推王耀,脸上却还是一副惊慌,不敢靠近大门。

王耀叹了口气,扬手敲门。

“谁呀?!”声音高亢而清脆的美国青年几乎在敲门的第一声响起时,瞬间开了门,吓了两人一跳。

王耀眨了眨眼,偷偷往屋里瞄去。

明亮的房间里满是橙色的灯光,天花板和角落里布满了南瓜的装饰,电视旁边多了一个缠满白色绷带的人型,而打扮成万圣节装扮的众多的人三两成群,一派热闹的景象,看起来确实只是个普通的派对,没什么特别吓人的地方。

稍微松了口气,王耀向紧抓住他后襟的亚瑟示意,让他松开手。

“哎呀,原来是你们两个啊,我还说你们怎么还没有来,真是慢死了哟。”

还不等他们回答,阿尔弗雷德就抓住两个人,将他们硬扯进了屋。

近乎踉跄地跌进屋内,王耀扶了扶脑上顶着的贴有咒符的大帽子,打量起屋子里的状况来。

“阿尔弗雷德你是个白痴吗?!哪有人这么请人进屋的?!”

同样处于尴尬状况的亚瑟忍不住张口抱怨,之前瑟缩的架势几乎散去了五分之三,几乎要直接用他引以为傲的高档手杖猛戳过去。

“哎?可是你们真的来得太晚了啊,能玩的游戏都没剩下几个了,不叫你们快点进来怎么成。”阿尔弗雷德捡起丢在地上的电锯,抡起胳膊无比潇洒帅气地划个弧线,扛在了肩上。

“还真是慢呐,亚瑟你又不是真的吸血鬼,居然要等到天都黑了才出现吗?”

拎着一盏铁皮灯的弗朗西斯一脸不敢置信地出现在三人眼前。

“那也比头上顶着一团呕吐物的你好啊红酒混蛋!”

“等、等等!哥哥我今天可什么都没做哦,这么对待我不会太过分了些吗?”

“你们两个关系可真好呢哈哈哈哈哈哈……”

再也听不下去的王耀径直离开那三个人,找了个没人的椅子坐了下来。

客厅里的路德维希正和费里西安诺比谁的爪子大,或者说是费里西安诺单方面缠着路德维希要比谁的爪子比较大才对。而他旁边的基尔伯特则狼吞虎咽地吃着一串串看起来和糖葫芦很像却只有一个苹果的某种食物,捧着一盏吐着舌头的纸灯笼一个人坐在一旁的本田菊满脸担忧地盯着那堆糖看,却什么都没说。至于一直弹奏着钢琴为大家送上与万圣节的氛围截然不同的音乐的罗德里赫,与就坐在他旁边静静听着的伊丽莎白,和这个屋檐下的人几乎没有什么关联。

对了,说是会来的伊万呢?

王耀忍不住扭头确认,却没见到预想中的人影。

“王耀先生在找什么呢?”身着修女服的诺拉见他的样子,开口问道。

“也没什么,只是纳闷。”

王耀含糊着回答了这个问题,他实在也不知道自己对这件事这么上心干嘛。本来亚瑟会被伊万吓到这件事就非常不可思议,而自己居然还会为了给他壮胆一起来到这个地方,简直是自己都无法解释的行为。

“对了,你今天怎么会来参加那·家·伙·开的派对呢?”王耀指着门廊那里依旧吵吵闹闹的三人,满脸的不解。

诺拉顺着王耀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像是明白了他没说出口的话,微笑起来。

“那是因为今天有哥哥陪着我啊,虽然他现在不在我旁边,不过保护效果很好的哦。”

王耀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王耀先生要不要到这边来拿点什么零食?虽然大部分都已经发给今天来要糖果的小朋友们了,不过还剩下一些点心,味道还不错呢。”

诺拉边说边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包装得非常精巧的饼干,外表上十分可爱的造型吸引了王耀几乎全部的注意力。

“哎呀这个好可爱!!还有吗?!话说在哪里有卖的!!”眼睛里几乎要闪出星星来的王耀激动地看着诺拉,吓得小姑娘一时间没接上话。

“你冷静一点,别吓着了吾辈的妹妹。”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的瓦修严厉地说着,身上穿着的铠甲哗啦作响,“想要的话,那边的桌子上还有很多呢。”

不管怎么说,这幅行头站在诺拉旁边,确实具有相当的威慑力。

“那……那我就过去了。”

多少冷静了一点的王耀清着嗓子,赔着笑脸向诺拉道歉。诺拉也并不在意,这件事笑笑就过去了。

随着与客厅那群人距离的增加,喧闹的声音也渐渐微弱起来,像是另一个世界发生的故事。

走到厨房里,王耀寻找着刚才看到的饼干,却并未发现任何踪迹。

“奇怪,如果是瓦修说的应该不会有甚么差错啊?”

依旧没有放弃的王耀坚持不懈地翻着面前的零食堆,眉头越拧越紧。

“哎呀~这不是王耀嘛~好久不见了呐~”

犹如棉花糖一般绵软的声音在安静的厨房里响了起来,王耀自然知道来者是谁。

“原来是伊万,我说怎么一直都没看见你。”手里的动作依然没有停下来,王耀仔细寻找着饼干的蛛丝马迹。

他可以感到对方一直盯着他的动作,并且越来越近了。

“你在干什么?”

果不其然,对方睁着充满好奇的双眼凑了过来,低着头同样细致地盯着那堆零食。

“刚才在诺拉那里看到一块饼干,造型很可爱,所以我想尝一块。”

“啊呀~如果是那个星星图案的饼干的话,万尼亚已经全部都吃掉了哦~☆”

瞬间凝固了手上的动作,王耀几乎是僵硬地抬起头,瞧着那个笑得正开心的人,嗓子里发出了不知是悲鸣还是哀嚎的声音。

“你……你再说一遍?”

“如果是那个星星和南瓜图案的饼干的话,万尼亚已经全~部~都吃掉了哦~☆”

这一次对方的答话里加重强调了“全部”这个词,再一次在王耀出现了裂纹的玻璃心上重重敲了一锤。

“为了确保没有遗漏的,万尼亚刚才也像那样翻了好久呢。”

又是一锤。

“啊,不过万尼亚有记得留下包装纸,你要想要的话给你一张也行?”

又是一锤。

“嗯~味道真的好好吃的哦~”

哗啦……

王耀听见了心碎的声音。

等回过神来的时候,王耀发现自己手里居然真的多了一张包装纸。

“不用那么感谢地看着我啦,只是一张包装纸而已~”

始作俑者满脸微笑地挥了挥手,似乎王耀真的在感谢他一样。

怒气就像突然爆发的火山一样突如其来,王耀愤怒地想要拿什么东西去丢他,又发现自己这副装扮没有带武器,只好恼怒地用宽大的袖子拼死抽他。

“谁在感谢你了阿鲁!没人要感谢你啊阿鲁!你这头熊怎么自我感觉这么良好啊阿鲁!我找那么久就是想吃一块啊阿鲁!你这头熊全部吃掉还不说,居然还炫耀起来了阿鲁!是可忍孰不可忍啊阿鲁!”

每说一句王耀就气恼地捶一下,巨大的袖子带来的附加破坏力似乎也不小,让伊万只能闭着眼睛乖乖任打。

就在局势一边倒且没有任何变化的时候,厨房门口多了一个人出来。

“呃……抱歉,虽然可能打扰你们了,但是阿尔弗雷德那家伙叫大家集合。”

路德维希窘迫地看着他们,恨不得用巨大的狼爪把自己的脸捂起来。这当然不是因为看到了王耀暴打伊万的情景,而是因为路德维希的脸上画着诸如“○”和“×”之类的东西。

“你的脸上……”伊万相当不识趣地开了口,被王耀一记水袖攻击遮住了脸。

“是在客厅集合是吗?”狠狠瞪了伊万一眼,王耀整了整衣服,跟着路德维希一起向客厅走去。

伊万也没气恼,依旧那副笑嘻嘻的模样跟了上来。

三个人还没有走到大厅,阿尔急喳喳的声音就已经传到了他们耳中。

“……所以我现在剩下的游戏不多了!于是我们来玩POCKY GAME吧!”

“哈?你这番话的逻辑关系在哪里啊?”

“哥哥我必须要提醒你,现场的女孩子数量根本不够玩这个游戏的啊,阿尔弗雷德。”

“怎么听都像是只有笨蛋才能说出来的话呢,真是个大笨蛋先生。”

“喂!这话怎么听着像是冲着我说的啊你这个少不更事的小少爷!”

“你这家伙!把对着罗德里赫先生的叉子拿开!”

“你这个男人婆手里拿着的铲子杀伤力也很大啊!说起来为什么会拿了把铲子,你不是护士来的吗?!”

王耀几乎是目瞪口呆地瞧着客厅里两个吵得不可开交的男女,一时间忘记了自己还不知道什么是POCKY GAME。

“呗~路德你回来了,弗朗西斯哥哥他们说是要玩POCKY GAME呢,要不要参加呢?”

费里西安诺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向路德维希奔了过来。不过在看见伊万的一瞬间,他红润的脸上似乎苍白了那么一小会儿,然后偷偷地靠到了离伊万更远的那一侧。

“POCKY GAME?!那个家伙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路德几乎是咆哮了起来,却没有让费里西安诺退缩。

“因为他说,准备好的POCKY不知道被谁送给小孩子当糖果了,所以只剩下了两盒,如果直接就吃了感觉很浪费,所以要玩个游戏让POCKY可以充分发挥价值。”

费里西安诺颇有精神地左摇右摆着,连带着身后的尾巴也晃动起来。

不知是不是王耀的错觉,路德维希的气势一下子便消减了许多,甚至有消失的样子。

“对了,什么是POCKY GAME?”

“POCKY GAME就是用一根POCKY,两个人分别从两端开始咬,到中间为止,如果中途撇开了头就算输。”回答他的是跟在身后的伊万。

王耀低头思索了一段时间,接着逐渐发现了某个问题。

“等等,那两个人要是都没有放弃的话,不就会亲上了吗?!”

“所以是个冒险者的游戏呀~”

看对方完全没有退缩的意思,王耀感到一股无力向他袭来。这下他总算能明白路德维希的心情了,当然,也只是一小部分而已。

“怎么样!敢的话就来比试一下啊!”

“好啊!正合我意!”

客厅里的两人硝烟弥漫得越来越厉害,坐在一旁的本田菊慌张地看着,不知该不该去劝。罗德里赫却是一派悠闲,拿起桌上的茶,悠悠地吹了一口。

“罗德里赫先生,那个……那两个人……”

“没关系,让他们闹一闹就好了。”

说着,罗德里赫不慌不忙地喝下一口茶。

“既然女生不够的话,男的也来不就好了?”阿尔弗雷德一脸理所当然地说道。

“别开玩笑了!这算哪门子的好主意!”亚瑟整个人都咬牙切齿起来。

“嘛,虽然哥哥我不怎么介意,不过对方要是个女孩子我会更开心的呢。”

弗朗西斯无奈地说着,语调中有显而易见的失望。

“你也不要给我如此平静的就接受这个事实!!”

“等一下!!”怒气冲冲地赶了过来的瓦修手里多了一把矛,“吾辈及诺拉是不会参与这个游戏的!这种……寡廉鲜耻的游戏……”

弗朗西斯一把抓过亚瑟挡在身前。

“好啦好啦我们都知道了,麻烦你快把那个收起来,很危险的啊。”

“喂红酒混蛋你在干什么!!”

“看就知道了吧!远离危险啊!”

“这种时候就不应该拖别人下水!”

阿尔弗雷德困扰地看着瓦修,紧紧地抱住了装饰风格与外衣十分相符的电锯。

“可是……太少人了的话就不好玩了。”

“吾辈的妹妹绝对不能参与进这种毫无节操的游戏当中!”

“可这得由你妹妹来决定吧?”阿尔弗雷德不满地说,“就算你再照顾她,也不能这么独断啊?”

瓦修一扭头,对着诺拉便问:“你怎么觉得?”

突然被人盯着看,诺拉忍不住低下头,不好意思起来。

“那个……如果是和哥哥大人的话,我……没什么意见。”

小姑娘出乎意料的发言让在场的人都愣住了。

“哎?不是问我这个吗?”慌了手脚的诺拉着急地看着周围的人,想要寻求帮助。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弗朗西斯,他简直笑得站立不住,拍了拍瓦修的肩膀。

“哈哈,没想到妹妹的胆子倒是大得很,看来这当哥哥的也得小心点了。”

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的瓦修脸膛渐渐地红了起来,脸也撇向一侧,死死地盯着地面。

“怎么样?要不要参加?”伊万搭着王耀的肩,用询问天气般的轻松口吻问着他。

“为啥要我参加?”王耀拧着眉头,恨不能把他抖下来。

“嗯……因为有趣?”伊万歪着头作苦思状。

“可老子不想玩阿鲁。”王耀斩钉截铁地说。

“唔……如果不想玩的话,也是可以的。只不过我想你来参加呢,耀。”

“咯噔”一下,王耀的心跳没来由地加快了,脸似乎也热了起来。

等等,怎么可能是没来由的!这家伙刚刚直接叫他名字啊!这又是玩的哪门子的游戏?

“不过要是耀怕得不敢参加的话,我也是可以接受的。毕竟这是个冒险者的游戏嘛,不想冒险的心情我也是……”

还不等他把话说完,王耀猛地一回头,打住了他的话。

“谁会害怕这种鸡毛蒜皮一样的游戏!就凭你这一句话我也参加给你看看!”

“太好啦~这样万尼亚就有可以一起玩游戏的伴儿啦~”

见对方欢呼雀跃的样子,王耀默默觉得,自己中计了。


*         *         *


好吧,又一次试图把文章放进博客失败了……才发现现在博客限制还挺大,只许放64000Byte,按中文一个字两个字节2×8byte算的话,限制是4000字呢……还好,那说明下篇还是可以放进博客里的。
虽然我觉得这篇上下分开完全没有必要就是了(托腮)。

PR

Comment

Comment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04 2018/05 06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03/04 一江春水]
[06/30 柒柒复七七]
[06/24 tarot]
[06/24 她27]
[06/06 柒柒复七七]

HN:
Teliny
性別:
非公開

free counters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