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挚爱于心

露中与我,小巢在此,欢迎光临。
  •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遭遇K·F·C

  • 靈感來源於微博上的KFC帥哥點餐事件
  • 突發文,篇幅甚短
  • 吐槽風濃烈,傷眼慎入


打心眼儿里讲,如果当初家教中心还有可选择的工作,他王耀是决不会跑到K·F·C这种又麻烦又需要万年不变的笑脸作支撑的地方工作的。据经理所说,在服务业里,顾客就是上帝。所以他们的任务就是让上帝们开开心心地从兜里往外掏钱。在小半个月哄上帝的日子过去以后,王耀终于忍耐不住,毅然向经理提交了工作岗位变动的申请书。理由是实在受不了某些姑娘冲着他和另一个工作同事频繁绽露的诡异笑容,而这件事给他的心理压力过大,容易极早地摧毁将来可为祖/国/建/设添砖加瓦的青年的大好前程。
经理大手一挥,答应得很爽快。”好,那你去送外卖吧。”
送外卖不容易,这点王耀心里清楚。夏天出汗冬天挨冻春秋吹风,四季没有一个是适合的,眼下偏又是刚下过雪的天儿,路况就更糟糕了。但那也没办法,谁叫他一心想离开柜台呢?有舍有得,只能自己个儿想开点了。
“还有一份A套餐外加一个全家桶,是APH小区7栋14门213号阿尔弗雷德·F·琼斯先生的。”被部分女性顾客暗中看好的那位工作同事把塑料袋和打印单递给王耀。
“好,我知道了。”王耀接过东西,无视那些女生们满脸的惋惜,径直走出店门,放好东西,打开车锁,扬长而去。
找到目的地并不是件难事,问题是王耀突然意识到他能否和对方沟通。他刚刚才想起来,在同事回答点餐的电话时,用的是英语。如果没事,谁都不会没事吃饱了撑的用非母语去调理上帝。这只能说明,对方一定是讲英语的,从姓名上也可以确认这一点。王耀自认英语水平不差,起码价格和祝福的话自己还是会的,但是眼瞅着自己就要获得一次短暂的英语会话他心里还是打鼓。
李明啊李明[注一],看在我帮你写了那么多次英语作文的份儿上,别让我在国际友人面前丢脸啊!
心里默默地念了这么几句,王耀深吸一口气,勇敢地伸出手,敲响了机会的大门。
不多久门就开了。在看清机会女神、哦不,是上帝的一瞬间,王耀原本已作好充足准备的内心顿时从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角度被深深地伤害了。
该死,这些外国人是不是一个个吃了增高剂了,怎么这人活生生比自己高出半个头去!
从小就无比关注身高问题的王耀同志霎那间感到自己的胸腔里充满怒火,后来又想起了经理对他们的谆谆教诲,十分豪迈地将对阶/级/敌/人的满腔怒火转为温和一笑。
”请问这里是琼斯先生的家吗?”他慎重地选择着自己的用词[注二],为免说错姓名特意掏出打印条以便核实。一眼扫过条子上的地址,捎带着把之前没注意到的信息也装进了眼睛里,王耀觉得自己的大脑瞬间被这劲爆的消息轰炸成了豆腐脑。
谁来告诉他条子上那多余的一行写着”送餐人员必须要长相好看”是怎么回事?!刚才没有任何人和他提过这户人家有这么诡异的要求啊!之前也没有任何蛛丝马迹啊!
僵直在原地的王耀并未发现,堵在门口的高大家伙趁他神游天际的时候迅速扫视过王耀周身,此后,脸上自开门后就一直保持的微笑变深了几分。
“这里是那个白痴的家,但是我不是他。你可以叫我伊万哒~☆”奇异的娃娃音和近乎银白的浅金发色在唤回了王耀环游世界的注意力之后,又狠狠地刺激了他此刻脆弱的承受能力。
......不对,这人,不应该是说英文吗?
王耀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虽然自己说的是英文,但这人回答自己的时候,毫无疑问说的是普通话,字正腔圆,闭上眼听绝对不会以为是个老外。
”原来您会说中文。”王耀维持着表面的平静,之前被按捺下的火焰又开始往外蹦火星儿。
丫会说中文装什么洋蒜!合着我们不敢调理上帝,上帝就反过来调理我们了!简直是欺人太甚!
”嗯,不过屋子里的那个白痴不会。”向旁边让了让身子,伊万示意王耀进屋。
这一句话像一桶水,泼灭了所有的火种。王耀这才反应过来点单的人不是他,小小的愧疚取代了心里头一直被撩拨起的怒意。
”我还是在门口站着好了,我这鞋也挺脏的,上面还沾着雪呢,一进屋里说不定都化成黑汤儿了。”王耀抱歉地笑着,同时拒绝着对方过度热情多次向他过来的魔爪。
两个人在门口讲了有一阵,王耀的话题从店里食品的安全保证到反复承认他还会在店里工作一段时间以及他们店的信息就在袋子里的传单上有问题可以随时来找。直到一位金发眼镜男即真·琼斯先生从屋里出来,简单又直接地问这些东西一共多少钱,他才感到自己真正地得到了安宁。
找了钱,王耀客气地说了几句套话,三个人终于可以在一团和气中互道再见。还在下楼的时候,王耀就决定把今天这桩莫名其妙的遭遇丢到脑后永不重启。
当然,如果要是让他知道了今后的发展,恐怕现在就不会这么安心地离开了。

“我真没见过像你这样的人,几乎没有人会在去别人家拜访时自己叫外卖的。而且你居然点的是K·F·C!”说到最后一句,阿尔弗雷德的语气骤然飚高,不满之情溢于言表。
“上一次把谈话地点约在M记的人可不是我。而且,这些也不是给你点的,你吃什么自己打电话。”伊万毫不客气地拿出鸡块,就着面包开始大嚼特嚼。
“你可是来找我谈工作的,别这么一副欠揍样。”丝毫不知自己刚才被栽赃陷害了的阿尔弗雷德坐在沙发上,摘下眼镜来用布擦拭着,”不过,看起来你的要求倒是得到满足了?你和那个人聊了那么久,有什么想法吗?”
“他很有趣。”伊万丝毫没有把注意力放在眼前的事物上,眼神像是努力在回忆什么。
吹了长长的一声口哨,阿尔弗雷德重又将眼镜带上,镜片下的眼睛里是浓浓的玩味。
“这么快就把他当成猎物了?”
“......如果我是你,我不会这么说。”伊万微笑着眯起眼睛,手里拿着仍有肉丝挂在上面的鸡骨头架子,缓缓平移到放在一边的文件上。[注三]
见伊万很有可能把自己昨晚才最终敲定的文件拿去做包垃圾用,阿尔弗雷德着急地大喊:”你快住手!本Hero的心血不能就为这种事情白白牺牲!”
“那真是再好不过了。”伊万依旧笑咪咪的,但是手已经收了回来。
“真是的,真不知道你这疯子究竟是想做什么!”阿尔弗雷德不满地抱怨着,迅速将文件转移到安全地带。
伊万将手里的鸡骨头啃得仅剩下骨头棒子,时不时咬碎骨头去吃骨髓,然后吐出一口骨头渣子,最后满足地吮着手指。
“用中/国的一句话说,食髓知味。我想做什么,你以后就会知道了。”
像是想到了什么令人高兴的事情,伊万脸上绽开了甜蜜的笑容。
而此时,已经回到了店里的王耀猛地打了个寒颤。


[注一] 根据多年的教育经验,我们都知道Li Ming这个名字有多频繁地出现在写作题里。
[注二] 此处王耀说的是英语。
[注三] 此举乃是说中了的表现。


PR

Comment

Comment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09 2018/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03/04 一江春水]
[06/30 柒柒复七七]
[06/24 tarot]
[06/24 她27]
[06/06 柒柒复七七]

HN:
Teliny
性別:
非公開

free counters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