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挚爱于心

露中与我,小巢在此,欢迎光临。
  •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Baking Love

  • 砂糖文
  • 蛋糕店背景
  • 应该挺和谐的?


灰蒙蒙的空中弥漫着厚厚一层云朵,无数豆大的雨点从中迅速坠落,噼啪地打在房檐和街道上,溅起一层薄薄的水汽,奏出无节奏的鼓点。雨水沿着房顶顺流而下,汇聚成一条小溪,砸在路人的雨伞上。原本落满灰尘的柏油路此刻透出润泽,隐隐透露着世界的倒像。街道两侧的店铺多已关门,只有寥寥几家的玻璃窗内依然散发着微光。
一位身披大衣的男士踩着路上积存的雨水,企图用小小的公文包遮挡住铺天盖地而来的雨滴,匆匆冲入了一家灯光仍亮但门口却已挂出“CLOSED”牌子的糕点铺。
店里整齐排列的桌椅在明暗交界中展示着光影效果,前台依旧明亮的玻璃柜里已经空无一物,而本该打烊回家休息的店主却依旧在工作间忙碌着。
拍掉头上的水珠,男人把手中湿漉漉的公文包随手放在桌上,向着亮的地方走去。
衣着简单随性的店主身上同时还系着一条流线型格子围裙,挽起袖子,露出沾了少许面粉的小臂,身后的桌台上还放着一盆发好的鲜奶油。烤箱发出轻微的躁动,告知所有人它正处于工作状态。
“王耀先生,你有一份包裹,请查收。”入店的男士深吸了一口气,微笑着走到收银台前,双手做出拿着一个盒子的样子,等着对方回应。
背对着来者的王耀并没有转过身子,洗着水果的手仅是略微停顿了一下,便再度开始之前的工作,只是开口的时候脸上多了一丝宽慰的笑容。
“哦,是吗?那么,是谁给我发的?”
“我非常确信是伊万·布拉金斯基先生,他说过这个快件一定要亲手交给您本人。”人高马大的男人突然像达成了意外的目标一样,放松过后脸上泛开了无以言表的愉悦之情。
“那么……”将手上最后一个水果洗好放进盘子里,王耀拿起毛巾擦了擦手,“他这次给我寄什么过来了呢?或许你可以好心地帮我拆开看一下?”
“当然可以。”
话音落下,王耀终于转过了身子。看着那人依旧沉浸其中地做出拆包裹的动作,嘴角的勾起也越发扩大。
“哇~真是出乎意料的内容呐~”夸张地做出吃惊的表情,男人看着满脸笑意的王耀继续说道,“王耀先生,我相信这应该是一个吻。”
“那么,我是不是应该等着你过来吻我呢?伊万·布拉金斯基先生?”挑眉看着对方,王耀丢出一个明知故问的问题。
“那正是我要做的事情。”抬起活动板走到王耀面前,伊万捧起他的脸,不轻不重地印下一个吻,“居然被你猜中了。”
王耀配合着他的动作,睁眼后满脸好笑的表情。
“这个小把戏你已经玩了好几年了,又没有任何新意,背都能背下来了。”
“那或许下次我应该在万圣节的时候敲你家的门?”伊万脱下被雨淋湿了一部分的大衣,挂在墙边的钩子上。
“那些是你的事情,只要别玩得太过火,我才不管。”王耀拿起刚放在一旁的一盘水果,递给伊万,“既然你来了,那就帮我把这些水果切片吧。不过记得洗手,我可不想全家人今晚都去抢厕所。”
“你倒是不怕我切到手?”伊万接过那盘水果,神情稍微阴郁了一些。
王耀打开柜子,拿出一些瓶瓶罐罐,放在桌台上准备着。
“我说过,如果你不想给我弟弟过生日,你今天就不必来接我,我自己可以回家。但你既然来了,我想你也应该是想通了?”语气相较之前严厉了一些,让伊万不禁叹了口气。
“我知道了,我不会搞砸你弟弟的生日的。”认命地走到水池前洗了手,拿起刀子,伊万干脆利落地将苹果一分为二。
看着他的动作,王耀也叹了口气,走上前安抚般拍了拍他的背。
“我知道你对类似事情有很大抵触情绪,你妹妹娜塔莎对此显然贡献巨大……”提到娜塔莎的名字,伊万的身形非常明显地僵硬了,王耀见状,聪明地转移了话题“但是,你要知道,我想把你好好介绍给家里的人。不仅仅是让他们知道有你这么一个人,还要让他们了解你,让你成为家里的一部分。我希望如此,你明白吗?”
“我知道的。我知道。”伊万不满地撅起嘴,手起刀落间眼睛依然盯着手里死死捏住的苹果,“只是……还是会觉得很糟糕而已。”
见他如此,王耀舒了一口气,伸出手去摸他略潮湿的头发,微笑着说:“放心,不用想太多,今晚你会过得很愉快的。”
“至少我会很喜欢这个蛋糕的。”伊万把无法切到更小的苹果块丢进嘴里,语调又恢复了以往的轻快。
“那我就放心了。”王耀走到台子的另一头,去准备其他需要的物品。伊万看着他走动的背影,不久就开始无奈地继续切水果。
此时似乎恢复了之前的静谧时刻,原本微弱的机器轰鸣声变得清晰,刀刃与木板的敲击声规律而又有节奏,果肉被切开时溢出的汁水甜美诱人,烘焙中的糕点香气散发在空中,刺激着大脑最美味的想象。
“叮”的一声,烤箱的灯光灭了。王耀取出饼胚,小心翼翼地将它换到冷却架上,热气腾腾的蛋糕胚子散发出的香气升至顶灯,蒙上一层雾气。王耀凑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满意地点了点头。等冷却之后又把蛋糕换到旋转台上,尽可能均匀地将蛋糕平切成两份,上面那层先拿到一边放好,取过已经发好的鲜奶油,开始涂抹。
伊万看着盘子里最后的苹果,又看了看自己已经切好的水果片,再看了看另一边动作娴熟流畅的王耀,毫不犹豫地拿起苹果走到王耀身边。
经过反复涂抹的过程,表面的奶油已经变得平滑,王耀刚要开口,一抬头就看到自己身边有人正咬着苹果看他做蛋糕看得不亦乐乎。
“水果都切完了?”王耀向他身后看了看,“那就拿过来,我现在要用。”
伊万乖乖地把盘子递了过来,又站在他身边目不转睛地看着。
打量了他脸上的神色,王耀微笑着摇摇头,将水果片挑出,密实紧凑地放在奶油上。接着,又舀了一大匙奶油,倒在水果片上,抹平,取过另一片的蛋糕叠在上面,全部抹上奶油,不断调节着奶油的平整与美观。
伊万好奇地从盆里挑了一小块奶油,尝了尝,惊讶地睁大了眼。
“这个奶油吃起来不腻呢~”
“正是这样,所以我才选的它啊。”王耀耐心地解释着,“不过同样价格也不便宜就是了。”
一边说着,王耀一边缓缓地旋转着托台,抹刀放在蛋糕的侧方,手上的姿势丝毫未动,奶油被迅速地抹平了,将被刮下来的奶油刮在盆里,擦干净刀身,开始装饰蛋糕。
刀尖点在蛋糕的中心,随着转台的转动,刀子轻微的左右倾斜在蛋糕表面砌出小隔间似的间隔。拿过装在小盘里的装饰水果,王耀小心但精准地将水果放在空隙中,小小的果实落在雪白的奶油中分外可爱,又放上几片薄荷衬托出果实鲜明的色彩。
“做好了吗?”伊万几乎是秉着呼吸问道,手里拿着没有扔的苹果核。
“还差一点。”王耀放下抹刀,在蛋糕上撒上可可粉,“这样就可以了。”
“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啊~”
伊万直勾勾地盯着刚刚宣告完成的蛋糕,看起来一副想伸手又不敢伸的样子。
“不许偷吃。你把这些都刷一下,这个蛋糕装好了以后咱们就可以走了。”洞悉了他的想法的王耀向他示意着整个厨房里没来得及洗好的用具。
皱眉撅嘴地同意了,伊万丢了果核,挽起袖子,收拾着一切沾着蛋糕碎屑或是奶油的东西,用洗碗布用力地抹着。
王耀从柜子里掏出了装蛋糕用的盒子,组装到一起,把蛋糕搬到其中,在外包装上系了结,多余的线用指甲用力一刮,全部卷起来,形成漂亮的装饰。
做完这些的王耀拍了拍手,定定地看着眼前的蛋糕,在脑中过了一遍必要的流程,确认已经完成全部工作。
“伊万,你怎么样了?都刷完了吗?”王耀扭头,看见伊万正拿着装着奶油的盆子,犹豫着是把奶油洗掉还是留下来。
“这个……挺好吃的,可以留下来吗?”伊万意识到了王耀正看着他,转过身来问道。
王耀走了过去,看了看盆子里剩余的奶油量。
“你想要的话,可以留下来。”话说出口,王耀突然意识到某些客观因素,立刻补充了几句话,“但是要拿这些奶油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小心你的胃。”
伊万先是愣住了,后又明白了什么似的笑笑,像砂糖般软绵绵地回答道:“耀可以放心哟~我不会用这些做什么奇怪的事情的~”
仍带有一丝怀疑的王耀脸颊慢慢泛红,嘴唇微微颤动着,还想再说些什么,最后沉默着拿过保鲜膜愤愤地塞到伊万怀里。
“快点收拾,小澳他们还等着呢!”
笑得愈发甜蜜的伊万开心地撕下一片保鲜膜,勤快地把鲜奶油打包。
不知道该生谁气的王耀跑到一旁去,拿下两个人挂在墙上的大衣。看着伊万大衣上的湿渍,停顿几秒,开口问道:“你的车停在哪里了?怎么还冒雨跑过来呢?”
“……不是怕你还没有消气所以没敢开过来嘛,可是又不想就这么下去,所以……”伊万偷偷瞄了王耀一眼,发现他正看着自己,又飞快地把眼神转开。
“幸好我这里够暖,不然你感冒了怎么办。”王耀责怪地看着他,满眼的不赞成。
“不会的,只要有耀在我身边,我不会感冒的。”放下了奶油,伊万笑着却认真地回答。
王耀翻了个白眼,把大衣丢了过去。
“穿上你的外套,我可不认为我可以治百病。”
“不,我是说真的哦。”伊万接过大衣,却并没有穿上,反而向王耀走了过来,留出不远不近的一段距离,伸出双臂,“只要拥抱住你,耀的体温就会一点点地传递到我身上,那样,我感觉我什么都不怕。”
王耀审视着伊万认真的神情,叹了一口气,走过那段距离,伸手抱住他。
“真是混蛋,这么多年了居然还是走不过你这个把戏。”他小声地自嘲着,声音里却洋溢着无需置疑的幸福。
“为了我,你就不要走出去了嘛。”伊万也搂住王耀的腰身,贪婪地嗅着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香甜气息。
“不然你以为今天为什么那么轻易就原谅你了?”王耀似耳语般说道,口中喷出的湿热气息让伊万的自制力瞬间松动了一两秒。
“哎……时间不多了,我们快走吧。”伊万无奈地叹了口气,不情不愿地松开手,穿好大衣,等着王耀回答。
“不错嘛,懂得自制了。”王耀像是鼓励般拍拍他的头,同样穿上外套,拿起蛋糕。
“亲爱的,我不是大型犬,别总像拍狗一样拍我的头。”伊万不满地拿着奶油盆,抗议着他许久以来都不满的事情。
“我说过了,抗议无效。”王耀笑得眉眼弯弯,摇动的手指加强了这句话的戏剧性。
摁下开关,店里原本温暖宜人的灯光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占据了全部视野的黑暗。几秒过后,吸引住眼球的是窗外湿漉漉的路面反射出银白色的月光,虽不及橙光的温暖,却有着几分独到的柔和。原本肆虐的大雨早已消匿无踪,唯独留下痕迹的只有泛着水光的街道。
“走了,回家吧。”藏在黑暗中的脸透露出一丝笑意。
“好。”把之前放在桌上的公文包拿好,伊万点头应诺。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出店门。随着清脆的钥匙撞击声,店内又恢复了无比的静谧。桌椅脚边拖出了长长的影子,两个人的影子在地上一闪一闪,转眼消失在窗框边缘。


注解说明
本故事中两个人所做的无疑是水果海绵蛋糕,在出炉以后是要放凉的哦~
蛋糕切开和抹奶油的刀不是同一把,切蛋糕的是长切刀,抹奶油的是抹刀。
耀君用来做蛋糕的是鲜奶油,就我所恶补得到的知识而言,奶油和鲜奶油不是一类事物。而西点店一般会用人造鲜奶油取代价格较贵的鲜奶油。但伊万不知道这之间的区别(就像我原来一样)所以一直说成是奶油。至于腻或不腻……我不知道这里面究竟有什么区别……
小时候特别喜欢站在蛋糕店外面看里面的人做蛋糕,有一次站在那里看人家一口气做了三个,基本流程也是在那个时候留下的印象。
这篇文章本意是想做应援的,结果后来被自己的懒惰拖过期了……然后想,那就换成圣诞贺吧,结果后来被自己的懒惰拖过期了……然后想,算了,什么时候想些什么时候写吧……结果昨天上了网被各种刺激到了……然后一晚上打鸡血死命地赶了出来,作为给大家的春节贺。(尽管时节上好像不那么吻合,不过大家凑合一下吧,嘿嘿……)
原定内容是给小澳过生日,港仔和湾湾都会到,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敲电子稿的时候内容就微妙地变化了……焦点似乎就跑到露中两个人身上去了……
这个是发生在两个人确定恋爱关系有一段时间以后,所以也已经处于老夫老……夫的关系了,如果有任何奇怪的地方……请自动无视。


PR

Comment

Comment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05 2018/06 07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03/04 一江春水]
[06/30 柒柒复七七]
[06/24 tarot]
[06/24 她27]
[06/06 柒柒复七七]

HN:
Teliny
性別:
非公開

free counters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