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挚爱于心

露中与我,小巢在此,欢迎光临。
  •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四、汉堡与天然气

伊万检查了一下房间,在确认了没有东西遗漏之后,满意地点了点头。抬手看看腕上的手表,时间还早。
可以用这段时间给耀打个电话!想到这里,伊万愉快地拿出手机开始打越洋电话而直接忽略了那会花去多少纳税人辛苦挣来的钱。
听着电话那边传来的嘟声,原本笑眯眯的伊万不禁有些担忧。
会不会是出门了?伊万再次看表确认时间。不会啊,现在应该是晚上才对啊,更何况这个时间已经不适宜出门了。开心地想着的伊万再度忽略了现在这个时间也不适合打电话这个事实。
又听了一会儿,那边终于有人接电话了。
“你好,这里是王公馆,请问你有什么事?”毫无感情起伏的声音响起,让伊万不免愣了一下。
哦对,这是他那个一直都没有表情的弟弟。终于把人和声音对应上了,伊万礼貌却毫不客气地说道:“你好,我想找你大哥~”
对方明显是沉默了一下,随即说道:“请稍等。”

然后伊万就听到了电话被放到桌子上的声音,可能还有着微弱的说话声,不过声音太小他听不清楚。
过了一会儿,电话被拿起来了:“你好,大佬说他不在,叫你别打过来了。”
呃?这算是什么状况?有些意料外的对话让伊万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电话那边又是一阵嘈杂,然后好像是接电话的人换了,一边拿起还一边自言自语着“你这孩子一点都不知变通”。
“喂。”这个声音他是熟悉的,但此刻却好像不怎么高兴似的,一句话也不肯多说。
“耀,在生气吗?怎么了?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啊?”伊万倒是一点也没有被刚才的事所影响,依旧保持着最初打电话时的好心情。
“嗯,没有。你多心了。”声音明显是在闷闷不乐,可它的主人却还不肯承认。
“可是你这种声音,我会担心啊~”伊万故意做出一副天真烂漫的态势来,专挑王耀的软肋出击。
“……我没事,你放心好了。”似乎是看到对方沉默地拿着电话又略被打动的样子,伊万轻声地笑了。
“你笑什么?”对方一听见声音,毫不迟疑地追问了回来。
“没有,只是觉得你很可爱。”伊万想了想,决定还是说出自己的心底话。
“……傻瓜。”这次,是一记很小声的嘟囔。
想必已经脸红了吧。伊万如是想着,眼角也带上了几丝笑意。
“这次,你和阿尔弗雷德的关系总算有所缓和了。我还没来得及恭喜你呢。”安静了一会儿,对方又开始挑起话题。
或许是不想让通话快点结束吧,伊万这么想着。
“是啊,像我们两个这样彼此看不顺眼这么多年的,恐怕很少见了。明明就不是小孩子了,却现在才开始明白怎样才能发展。”伊万自嘲似的说道。
“听上去,你好像很后悔啊?”是自己多心了吗?似乎他的语气听上去有些微妙。
“我不会后悔的。俄/罗/斯从来不会后悔。”伊万语气坚定地说道。
“好吧,从来都不会后悔的伊万·布拉金斯基先生,你对于这次美/国之行有什么感想啊?”像是为了转移话题,对方以玩笑的语气开始问道。
“阿尔弗雷德还是那副德行,死命往我手里塞他的汉堡包。要不是因为什么‘汉堡外交’,我才懒得理他。”伊万以颇为不满的口气引用了他才刚看没多久的报纸上的词。
“怎么了?”似乎是听出了他的满腹牢骚,对方有些担忧地问道。
“本来,第一个汉堡是我自愿拿起来的没错。但也没必要一等我吃完了就往我手里塞一个吧?”伊万越说越有气,“偏偏上司还一个劲地看我,暗示我要以身作则。也不看看那座汉堡山是普通人能吃得完的吗?他倒好,吃得那么少。被强塞食物的又不是他,他当然一派轻松地说大话,最后吃撑到的人是我!”说完,几天以来的怨气终于得到了抒发,伊万轻松地舒了口气。
“好点了吗?”还是那么稳重的声音,在无形地安慰着他。
“好多了。果然还是和耀说话比较轻松。”伊万笑着说。
“……我说你啊。”电话那边传来的,是充满了不知所措与无奈的声音。
“和妹妹……怎么样了?①”迟疑了半天,伊万听见了那边传来的犹豫的问句。
“嗯,只是不懂事而已。警告她一下就没事了。”伊万的嘴角僵了一下,周身的气压低了下来。
“……”久久没有说话。是在想该怎么劝他吗?
“反正,耀你就不用担心了。这种小事我自己会处理好的。”伊万故意把声线调高不少,营造出一种充满自信的虚假氛围。
“你还是老样子。”
伊万微笑着的脸开始逐渐僵硬起来。
又在把他当小孩子一样看待吗?为什么过了这么久,王耀还是记不住自己早已不是当初那个软弱无力的小孩了?到底他要怎么做,耀才会改变他的看法?
像是知道了他在想什么,对方低低地唤了一声。
“伊万,别多想。”
握着手机的手略微放松了力道。伊万深吸了一口气,他给王耀打电话不是为了吵架的,他不能忘了他原本要说的事。而且,耀说的话似乎并不是自己所想的那个意思。
或许,真的是自己太多心了。
一丝近乎自嘲的笑从伊万脸上一掠而过。他不是多愁善感的人啊,这是怎么了?
“伊万?”再也掩饰不住自己的关怀,扩音器中传来的声音带有了明显的焦急。
“耀,我真的不知道……我不知道……”伊万不清楚自己想表达什么,他只是直白地叙述着自己脑中的想法,“娜塔是我的妹妹,虽然有时她让我很烦躁,但……啧!”
他是伊万,太过坦率的说法他说不出口。比如说,他其实是关心着娜塔的。比如说,娜塔的态度让他有些不知所措。比如说,他不愿意让娜塔伤心。
可再多的“比如说”也抵不过现在的一个“事实是”。他所有的真心话,都只能用一个象声词来掩盖。
但电话那头的人却听出了他的真意,声音里充满着安抚人心的温柔。
“伊万,只要你肯努力的话,我相信你们一定可以重归于好的。”
听了这话,伊万简直想对着那个过于理想主义的发言者干笑三声。可不知为什么,他却又笑不出来。
电话里也保持着沉默,像是在等着他恢复成以往的伊万。
他们两个谁都没有开口,就像是在享受一般沉浸于此刻的安宁。
最后,伊万吸了口气,笑着对难得没有提醒他电话费很贵所以不要浪费钱的王耀说道:“没想到耀你这么关心我们兄妹的关系呀。即使是娜塔整天都在想着与我合体,你也不介意?”
“……她是你妹妹,我才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就吃醋哇!”
伊万听着王耀少有的发言,眼前似乎看到了手里拿着话筒正不断把玩着电话线的王耀的窘态。
奇怪,这个口气……听上去很像是刚接起电话时的样子。
对了,当时耀还想假装不在家,不接他电话来着。
……嗯?这么一来,他所说的那番话……
原来如此。似乎,有点苗头了。
“我说,耀。刚刚你是不是不想接我电话的?”虽然知道电话那边的人看不见,伊万还是忍不住以笑容来反衬他听似危险的话题。
“……我、我、我那只是……”
“要说实话噢。”伊万毫不犹豫地打断了对方吞吞吐吐的话。
“……是有这么一回事。”如果仔细听的话,估计还能听到“你敢拿我怎样”这种无赖式的说词。
不过既然王耀特意把那句话作了消音处理,伊万也乐得装作没听见那句话。
“那我来猜一下好了,耀当时……在吃醋,对吧?”伊万故意重重地念出“吃醋”二字,脸上的笑容也越咧越大。
“我才没有!”骤然变化的音高和语气,让别人一听就知道这是在虚张声势。
“咦?没有吗?我还以为耀不想接我电话,是因为我和阿尔弗雷德那个白痴一起去吃了汉堡的缘故呢。”伊万依然不折不挠地说着,揭开了事情的谜底。
“我!我、我没、才没……”明明不爱说谎却偏偏不肯承认自己的真实想法的王耀,此时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耀就不要害羞了嘛!这个样子,会叫我想把你直接压倒在地上的。”
“……伊万·布拉金斯基你这只过了季节还发春的公熊!如果你不把你的脑子给我好好洗干净,你就别想再踏进我家一步!”
“咣”的一声,话筒里就只剩下了“嘟嘟”声。伊万拿着手机,出神地发了一会儿愣。
在耀挂电话之前,好像别的什么人说了一句“恼羞成怒”?
的确,耀已经不好意思到需要挂电话的地步了。没想到耀竟然也是可以做出如此冲动的事的人啊。看他一贯成熟稳重的处事风格,在自己面前居然全部消散了。
想到这里,伊万忍不住用手搔了搔自己白金色的头发。
真是,他还没有把话说完呢。
伊万无奈地叹了口气,不过转眼又恢复了之前的神采飞扬。
既然如此,那就给他一个惊喜好了。
又一次抬手看了看时间,伊万回身拉过旅行箱,大步向门外走去。
不知道当你看到我的时候,会是怎样一副表情呢?
如此想着的伊万,再度开心得如同小孩子一般笑了。
窗外,整所城市的上空正升起一轮新日,温暖了清晨冷冽的空气。



①俄白天然气危机 这时才刚发生没多久,兄妹俩还都在闹别扭。
PR

Comment

Comment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TrackbackBlo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08 2018/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03/04 一江春水]
[06/30 柒柒复七七]
[06/24 tarot]
[06/24 她27]
[06/06 柒柒复七七]

HN:
Teliny
性別:
非公開

free counters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