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挚爱于心

露中与我,小巢在此,欢迎光临。
  •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Chapter Seven

王耀站在入口前,一身笔挺的白色西装,衬出了他的尊贵与威严。
但仔细看去,此刻的他却不像平时一样游刃有余,反倒是略带焦急。
今天是开幕式,可为什么港、湾都没有来?澳竟然也不在。
正想着,王耀就看到又来了新的宾客,马上面色和气地向不断走近的人打着招呼。
“海德薇莉小姐,埃德尔斯坦先生,祝你们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王耀笑容可掬地对两个一前一后到达的人说道。
“嗯,王耀先生也是。”伊丽莎白温柔地笑着,同时看了她身旁正在犹豫说些什么好的罗德里赫一眼,说,“这里很漂亮,是不是?”
“嗯。”罗德里赫应了一声,又说,“王耀先生的确是优秀的组织者,相信不止是我们,很多人也会有相同的感受的。”
“谢谢。”王耀开心地笑着,“请入座吧。”

在送走伊丽莎白和罗德里赫后,王耀惊讶地看到气得脸颊鼓起的湾跟在港后面走了过来,开口问道:“发生什么事了?湾怎么气成这样?”
湾正要开口说话,却被港抢先了一步:“她没事。”全然不管身后的湾是怎么瞪他的。
王耀看着脸色愈发不妙的湾,很想开口提醒港别太嚣张了,把湾惹急了可不是好玩的。
“大哥!我赶过来了,抱歉。”澳大口喘着粗气,平复自己因奔跑而过快的心跳。
“没事,你来得正好。离开场还有十分钟,你们几个正好一起进去吧。”王耀不在意地说。
“那你呢?”湾奇怪地问。
王耀犹豫了一下,继而说道:“我再等一会儿吧,还有人没来呢。”
“谁呀?”湾向场内探了探头,发现里面已经乱成一团,根本看不出来还有谁没来,只好问道。
“是不是伊万•布拉金斯基?”澳想也不想地问。
“嗯,你怎么知道?”王耀有些意外,但还是干脆地承认了。
“我刚才进来的时候,他就在外面。一直绕着圈走,不知道他要干什么。”澳抓了抓头发,一脸不解。
“这样啊……”王耀想了想,作了决定,“那就不等他了。反正他早晚会进来的。”
“等等!”湾突然拦住了正打算进场的王耀,一脸慌张地说,“那可不行!怎么说他也还是客人,礼节不周到怎么行呢?大哥你不是常这么和我说的吗?”
王耀没想到湾会这么说,一时间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所以大哥还是在门外再待一会儿吧,等过5分钟再进来也不迟啊!你说对不对?”湾用眼神示意着港,争取着他的支持。
果然,港点了点头,同意了湾的话。
王耀看着如此坚持的两人,虽然觉得事有蹊跷,但也只好同意了。
“太好了!那大哥你待会儿再进来哦!”湾如此嘱咐着,暗暗松了口气。
虽说港平时是个沉默寡言又鲜有表情的人,可一旦他开始长篇大论的时候,那架势堪比盛怒中的大哥。不就是要求我支持大哥吗?虽然我是不喜欢那家伙啦,但也不至于用那种方式吧?简直快成洗脑了!
这种恐怖的经历有过一次就够了,她还没有自虐到想要听港再讲一次的地步。
这么想着的湾,开始着手准备进行下一步的计划。
一头雾水的王耀见他们都进场了,终于放心大胆地叹了一口气。
伊万呀,你究竟在想些什么?怎么到现在还不来呢?
在反复思考后,王耀看了看手表,发现5分钟很快就过去了,只得遗憾地走入场中。
一进门,王耀就看到了坐在罗德里赫旁边的伊丽莎白。上一秒还正常的人在看到王耀的一瞬间,脸上顿现一副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正想着她这是怎么了,王耀就听见伊丽莎白以别有深意的语调说道:“祝你今晚过得愉快。”
如果细看的话,可以发现罗德里赫的嘴角此时正在隐约抖动着。
“啊,那……谢谢。”在什么都不明白的情况下,王耀只好这么说了。
待王耀走到自己的位子旁,他总算明白了伊丽莎白的笑容里究竟藏着些什么内容了。
在坐下的同时,王耀无奈地笑了笑。
原来,湾让自己晚5分钟进来就是为了这个。看来他们也确实想给自己帮忙,只不过,这些孩子们做得也未免太明显了,实在有些欠妥当。
不过,也是一片好心。自己还有什么好抱怨的呢?
看来,今晚自己也必须踏出第一步了。

他们有别于其他来看开幕的人,大家都坐在一处,并且座椅数量也是刚刚好。
这么一来,就只剩下一个空位了。

伊万直到开场后才进入会场。在走过狭小的过道时,他听见身边响起一声诡异的笑声,回头一看,却发现是伊丽莎白在愉快地招着手。他有些不祥的预感,却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等看到自己的座位时,他总算明白那个女人在笑些什么了。
环顾全场,伊万再度确认这就是自己的座位,却开始犹豫起来。
“哼,爱坐不坐。”坐在与王耀隔了一个位子上的湾不屑地说。
虽说能和王耀坐邻座他是很高兴,但如果左侧是这个女孩的话自己就要好好考虑一下了。
伊万看了那个处于王耀与湾之间的空位一会儿,皱了皱眉,最终还是坐了下来。
坐下以后,伊万的身子先是僵硬了许久,怎么也不敢看向身旁的人。在笑过自己的怯懦之后,他终于将目光投注在身旁一直在沉默的人,继而惊讶地发现王耀轻闭着双眼,竟有着均匀的呼吸声。
难怪他刚才一直都没说话,原来是睡着了。
“大哥最近很累,你别打扰他。”湾不客气地提醒道。
“……你说话总是这种腔调吗?”伊万开始怀疑起来,这个女孩与王耀嘴中所提过的妹妹究竟是不是同一个人?怎么他看这人一点都没有王耀所说的那么可爱、乖巧呢?
“不,就只对你这样。”湾斩钉截铁地说道,同时转过了头去,不打算再和他说话。
伊万隐隐有些奇怪。如果她讨厌自己,自然不会想和自己坐在一起,可为什么她又会坐在这里?她完全可以坐在王耀身边的。可她却没有,这个位子也一直给自己留着。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熟睡中的王耀动了动身子,又换了个姿势躺着,继续睡。
伊万却被这个简单的举动吸引走了全部的注意力,仔细地观察起王耀的侧脸来。
如瓷器般光洁的脸颊,此刻经由室内明亮的灯光照射,竟微微地发着光。伊万微微有些怔忡,不由得想起了王耀的双颊是何等柔嫩,让他每次都有想要轻轻咬一口的冲动。以往,伊万都会毫不犹豫地伸手去掐捏王耀的两颊,也不管自己其实总是被挡开。可现在,他犹豫了。不止是因为身边和身后两个女人貌似不在意实则密切关注的局面,也是因为他不知道把王耀弄醒后该和他说些什么。
他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以往从来不曾这么犹豫过。今天之所以会来这么晚,也是故意想要避开与王耀的接触。他感觉得到,周围似乎有种东西在慢慢地改变,还是他已经期盼已久了的。这么多年了,他也已经等得够久的,不是吗?可为什么,自己却隐隐地有着担忧与害怕?
伊万想到这里,叹了一口气。或许就像王耀曾经说过的,越渴望的东西,越容易患得患失。

整场表演,两个半小时,王耀没有一刻是睁着眼睛的,睡得极沉。伊万有些担心,忍不住扭头问湾说:“耀他没事吧?怎么一直睡不醒呢?”
湾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说:“你以为举办一场世界性的博览会是这么容易的吗?况且,家里发生了这么多事,大哥也要一一处理的呀!你以为就你家忙吗?”
“湾!”一直坐在后面没说话的港低声警告道,“别这样,别人也不容易。”
湾不服气地嘟起了嘴,却也自知失言,没再说些什么。
伊万倒是没在意这些,又回过头去,仔细端详着王耀的睡颜。
湾看着这些,心里的气稍稍消了一点。
澳恋恋不舍地将目光从舞台上收回,问港说:“怎么办?马上就要到场外去了呀,大哥还没睡醒呢。”
港静静地想了会,而后说道:“咱们先走,把那个人拦住。虽然她似乎已经被说服了,但很有可能随时变卦。大哥,可以由他负责。”说着,手向前一指,正对着根本没有听他们说话的伊万。
澳有点担心地说:“可是……他能应对大哥起床时的……呃,那叫……哦,起床气吗?”
港面无表情地说道:“如果连这都应对不了,他就别再妄想其他的事了。”
一直听着对话的湾毫不犹豫地拍手叫好,与平日里流露出来的淑女气质全然不符,引来了周围异样的目光。
“行了,由你来负责告诉他,我们得快些行动了。”说完,两个人就迅速地走向出口,以身体为屏障,貌似无意地挡住了娜塔莉亚投往这边的视线。
值得庆幸的是,其一,娜塔莉亚似乎对此刻的情况并不是很在意;其二,娜塔莉亚正被人群簇拥着,不得不往外走着,即使想冲破阻力往回走,恐怕也是不可能的。
中/国人多的特点在此时竟发挥了意想不到的优势。
澳轻嘘了一口气,擦了擦头上的汗。
港看着他这副样子,劝解道:“没事的,不用这么担心。”
“可是,上次的事情实在是太吓人了。我现在想起来还害怕呢!”澳为自己辩解着。
“好了,去看烟花吧。”港轻轻拍着他的肩,语气轻柔了很多。
澳大大地点了点头,很高兴地笑了。
还坐在远处的湾看着那两个人,忍不住开始质疑起澳的年龄究竟有多大来。在心里一番吐槽过后,湾对伊万说:“喂,你来负责把大哥叫醒。”说着,就起身向外走去,走到一半,又转回头说,“如果他走不动或是耍赖不想走的话,你就是拖也得把他拖出来。”说完,颐指气使地大踏步走了。
话听到后半截,伊万觉得不太对劲。想再问个究竟,湾就像早有预料般走远了。
深吸一口气,伊万只得回过身来继续面对眼前这个睡得正熟的人。准备推醒他的手在伸出一半的时候僵住了,伊万突然想起来他很久以前就这么干过,在王耀睡得正香的时候把他叫了起来,结果当头就被王耀打了一拳,疼得直眼冒金星。
果然,我就知道这么反常一定没好事!伊万咬牙切齿地想到。
王耀一旦睡熟很不容易醒,万一是被他人叫醒,不是拳脚招呼便是当头痛骂。(很严重的起床气呀!——湾湾语。)所以家里的那几位都知道大哥在睡觉的时候千万不要去打扰,也非常一致地将这份棘手的任务交给了我们的伊万同志。
幸好我还记得当时的事,不然就该被那三个家伙看笑话了。伊万很是庆幸地想,接下来又开始考虑另一个难题:那么,我该怎么叫醒他呢?
沉默了几秒,王耀突然皱了皱眉,头像是想要甩掉什么东西一样甩了一下,一簇头发也因此而垂了下来。伊万想也没想地伸手将那簇头发别到了耳后。在做完这个动作后才惊觉这样可能会惊醒他,在凝气屏神一会发现没有反应后,才放心地吐了口气。
谁知,这一口气正喷到了王耀的脸上,弄得他痒痒的,伸手摸了摸,不知怎的突然就睁开了眼睛,吓了坐在对面的伊万一跳。
“糟了糟了现在几点了我怎么会睡着了呢怎么人都走得差不多了?”一睁眼王耀就毫不喘气地问道,顿了顿,看着离他鼻尖相距不过几厘米的伊万,瞬间睁大了双眼,迅速起身大声问道,“伊万!你在干嘛?”
伊万张口结舌地说不出话来,直看着王耀,满心都在想此刻该说什么好。
这状况确实暧昧,谁睁眼看到一个人离自己有这么近的话都会以为是要被偷吻了,更何况是他这个有着前科的人。可问题是,他这次真的是还没来得及往那方面想他就醒过来了呀!
“……你……你……走了!”王耀的脸也渐渐红了,干脆也不等着伊万的解释了,匆忙向门外走去。
伊万也赶紧跟上,着急地想解释:“耀,不是那样的。我真的什么都没想做!”
王耀往场外走得很急,像是想把伊万甩开一样,也不肯回话。
“耀,你相信我!”伊万有点着急了。要是让王耀以为他是趁着他睡着了而偷吻他的话,很有可能又会让王耀好几天都不和他说话。这几个月来他和王耀之间闹的别扭也够多了,多到他已经不能再承受了。
王耀还是保持着沉默,像是在想些什么,步子也有所放慢。
“耀?”伊万有些不明白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出口询问道。
王耀缓慢地抬起了头,张了张嘴,又摇摇头,自言自语道:“不行,这里不能说。”突然,王耀扭头向楼外看去,急切地想要寻找什么。
一头雾水的伊万看着不知为什么突然着急起来的王耀,还没等他的话问出口,王耀就一把抓过了他的手,拉着他万分焦急地向门外冲去。
一出门口,王耀就放松了许多,让伊万终于有机会问道:“怎么这么急?”
“没事,我听错了。我以为已经开始了。”王耀笑着说,“我只是……不想错过今晚的烟花。”
“不过是烟花而已,有什么特别的吗?”伊万有些好奇,“今晚的节目你倒是一个都没看。”
“嗯,节目还好,我看过彩排了。”王耀嘴角噙着笑,看着伊万说,“但是烟花,我却一定要和一个人一起看。”
看着王耀的笑容,伊万的心慢慢地被攥紧了。他下意识地想要抓住围巾的一角,手却被王耀抓住了。
“我很久以前就想告诉你了,别在紧张或者生气的时候就蹂躏你的围巾,再这么下去,它迟早有一天会变成抹布。”王耀调皮地笑了,“挺好的一条围巾,不是吗?”
“耀……”伊万为这出乎意料的举止吃惊到说不出话来。
王耀扬手看了看手表,像是确认着什么。
“到时间了呢。”王耀不徐不慢地说着,“伊万,在放烟花之前,我有话要对你说。”
这一瞬间,伊万的心跳骤然加快。

“港,你看,他们出来了。”湾指着离众人最远的两个人,对港和澳说。
“别拿手指人,那样不礼貌。”港随意说了一句,顺便看了一眼,就又转回身去了。
“切,比大哥还多事。我不指你看得到他们吗?”湾小声地抱怨着,不敢让港听到。
“行了,湾湾。马上就要倒计时了,还是专心看烟花吧。”澳陪着笑劝道。
湾听了这话,也不再多说,也跟着屏幕上出现的数字一起数了起来。
“10……”
“肯定王耀和伊万两个人就在什么地方,我去找找看。”
“算了吧,伊莎。就让他们独处吧。”
“9……”
“啊,路德,你猜第一个烟花会是什么颜色的呢?”
“……红色的吧。”
“本田你说呢?”
“啊?啊嗯……或、或许,的确是红色的呢。”
“7……”
“哥哥我家的菜可是天下无敌呦!”
“少得意了,死胡子!”
“不,还是本Hero家的菜最好吃了!”
“6……”
“还是罗维诺最可爱了!”
“呜……去死吧混蛋!”
“5……”
“哥哥,今晚过得很开心呐。”
“是吗?嗯,吾辈也过得很开心。”
“4……”
“哇哈哈,烟花的起源是俺呐思密达!”
“3……”
“哥哥~你在哪里呀?”
“娜塔莉亚小姐,别再找了。”
“不必担心伊万先生的。”
“……是、是呀。”
“万尼亚真的没事吗?我有一点担心。”
“肯定的!”×3
“1……”
“熊五郎,好期待呀。”
“……谁?”
“马修啦。”
“嘣”的一声,第一束烟花升上了空。所有人霎时安静了下来,以充满惊叹的眼神看着天上绚烂的烟花。
“好漂亮啊!”
“好美啊~”

此时,站在众人身后的两人却没有心思看烟花。一个调侃中略带紧张,一个平静下暗藏波澜。两个人面对着彼此,不发一言。
终于,伊万睁大了双眼,不可置信地问道:“耀,你……你说什么?”
王耀的脸不知是烟花映衬还是羞赧所致,红了半边。他状似高傲地抬起头来,像是较劲般说道:“我就是挑着这个时候说的,你没听到就算了。”说着,松开了自出门后就不曾松开过的手,以问询的眼神看着他。
“怎样?同意……还是不同意?”王耀故意拖长了自己的句尾,竟显出些许可爱的神色来。
伊万愣愣地看着,竟忘记了该说些什么。
见长时间得不到回答,王耀有些赌气。“什么啊?我话都已经说得这么明白了,你还想怎样?哼,不同意就算了。”在转身要走的一瞬间,终于有了反应的伊万毫不犹豫地将王耀拉入自己怀中,紧紧地抱住了他。
“伊万!你……放开手啦,别人会看见的。”王耀担心地向人群看去。
“耀,我答应。我……我答应了。”伊万的声音竟是在颤抖的,“别走,就让我抱一小会儿,好吗?”
王耀眨巴着眼睛,随即无奈地叹一口气,继而笑着说:“你都答应了,我还有什么理由拒绝你呢?”
一阵狂喜蹿过伊万的全身,他将双臂又收紧了些,对王耀说道:“耀,你终于……终于……我等了好久……”
“抱歉,让你等了那么久。”王耀拍了拍他的头,“只是,我也需要时间。”
“没关系的,只要耀现在是我的了,就没关系了。”
“……喂!谁是你的?我只是说……”王耀不满地反驳道,只不过在看到伊万那一双盛满了情感的紫水晶般的眼睛后,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两个人对视了许久,王耀认输般笑了。
漫天繁华的烟花不断地照耀着两人,映得两人的心也跟着斑斓起来。王耀也轻轻抬手,环住了伊万的后背。
“……耀!”伊万吃惊地看着王耀,样子极其可爱。
“嘘——别出声,就这样让我待会儿。”王耀往他的怀里倚了倚,眼睛也合上,就像是一艘经历过大风大浪的渔船终于安全停泊在了港湾处。
伊万的心里有股暖流在不断涌出,点点头,嗯了一声,便不再说话。
时间对于他们而言,就像是静止了一样。即使是烟花越来越密集的爆破声也不能惊动他们两个。因为这是他们等待了几百年来才到来的时刻,弥足珍贵。
是不是,以后两个人也会这样一直走下去呢?
王耀不知道,伊万也不知道。
但,他们的手已紧紧握在了一起。
—The End—



这是第一次完结后所写下的不算后记的后记

『作者的话:
首先,要为有耐性看到这里的观众表达一下我的感激之情。因为本人虽然虚荣心很强,凡事希望自己能做到最好,但还贵在有着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的文实际上可挑的地方还有很多,所以在此要为大家献上我无比诚挚的谢意。再加上之前也曾在别的地方发过,观众甚少,我也会做好鲜有人烟+被大人们拍的准备的。……不过,要是既鲜有人烟又被拍了,那我还真是不普通的衰啊……
其次,我想解释一下我这篇文。一开始人家是拿着一份严肃的态度在进行创作的,但后在发现自己实在是废柴一只,后期就有些懈怠了。如果有哪位大大发现了文章的变化,还请饶恕我如此不负责任的行为!
其实,我并不想让王耀、伊万走到一起的,毕竟从国家的角度而言,走得跟谁过近都不是好事。但人家后来写着写着就不淡定了,一不小心就出现了这种情况。哎~还是定力不够啊!
至于本田菊,我觉得他真是个棘手的存在。我怎么写都不对劲,最后只好让他当了路人。其实他原本的作用就是催化剂,但这个催化剂一旦使用不慎就会变成炸弹,弄得我是心力交瘁啊~我明明就是想说王耀与本田之间那种过去的家人、今日的外人的情况很微妙,可怎么写都像是本田吃醋了,还是那种情人般的!所以,本田同学你原谅我吧。
关于这篇文里的人物性格,我觉得大部分还是符合原作……的吧?不过伊万的情况可能有所不同。人家比较萌这样子的,而且也觉得伊万并不是网上的那么腹黑,所以就这么写了。而且,伊万实际上只会在王耀面前显露这一点,这正是这两人之间的萌点啊~尽管是我人为制造的吧……而娜塔莉亚,他们俩实际上处于“你正常我也正常,你一开始躲我就开始追”的状况,这稍微能解释一下他们的和平共处和娜塔后来的态度了吧?
湾湾嘛,我是把她当做一个很少有人管的即使管着也被惯坏了的有着大小姐脾气的女孩子来写的。所以即使知道自己错了也不会道歉,反而会反过来责怪对方,最多也就不再多说了而已。虽然不知道实际上人家当地是怎么想的,但我只要听说湾那边有人很喜欢王耀就够让我这么设定了,这么写也是可以得到原谅的……吧?
港和澳嘛,这两个还真是一对活宝。在写澳的时候,我其实心里充满了愧疚。第一,长年以来,我对于这个地方的印象为0。这也是我文章一开始那句话的原因。第二,因为毫无印象,所以澳这个形象是一边写一边想的,写到中途才发现原来我把他写成了一个小受气包……嗯,如果有澳当地的居民看到我这篇文章,请一定要原谅我的不负责任。而港,我觉得还算是符合面瘫的属性吧。这两个人之间应该是属于有着共同经历的、距离也很近的、语言也共同的(除去普通话),所以关系应该理所应当的较为接近吧?所以港总是能找到不知藏到什么地方去的澳啊!……不过据之前的反应,他俩居然被认定成港澳了!噢,虽然后来我自己也发现了确实挺像,但我明明初衷并非如此的!为什么会这样呢?
还有,人家喜欢法叔。因为对法/国有着特殊的感情,所以三番五次地让他出场。虽然总是出现在不适宜的时间……咳,没办法啊。这就是催化剂的命运啊!
不过,我是不是对于他们之间以往的故事交代得很不清楚?可是没办法啊,人家一开始写这篇的时候脑子里就会出现《Lust》,根本没有办法想他们之间的事,总觉得就是那样了,没有写的必要。如果写了,也说不定写着写着就变成疑似抄袭的产物了。要是那样的话,还不如一头撞死来的好呢。所以,抱歉了哈。不过,也还是有暗示的,就看大家看不看得懂了。
话说,意/大/利的一只公鸡在失去了他的后宫后,居然开始自己下蛋啦!下蛋公鸡,公鸡中的战斗机,哦也!(这究竟有什么用意?)
而结尾王耀究竟是说了些什么呢?45度望天~那是王耀说的啊~我怎么知道咧~(咣——)咳,人家真的不知道嘛!(咣——)泪,人家真的不知道!人家根本没想过这个问题!要不干吗镜头一转去写那长得不对劲的时间与对话?(咣——)你……你打死我算了……』
PR

Comment

無題
終於看完了QUQ
Re: 没有输入标题
  • Teliny
  • 2011-08-29 04:45
  • edit
> 終於看完了QUQ

所以是不是要有所表示呢?(和颜悦色笑)

Comment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TrackbackBlo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01 2018/02 03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03/04 一江春水]
[06/30 柒柒复七七]
[06/24 tarot]
[06/24 她27]
[06/06 柒柒复七七]

HN:
Teliny
性別:
非公開

free counters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