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挚爱于心

露中与我,小巢在此,欢迎光临。
  •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Chapter Four

天气晴朗,惠风和畅。王耀在正进行着工程建设的工地里来回穿梭着,以笑脸鼓舞着赶工中的人们。
“王耀,你看这些玫瑰怎么样?”从远处匆匆跑来的弗朗西斯怀里抱着一大捆玫瑰,兴高采烈地问。⑥
闻声回头的王耀端详了一下,扬起了眉毛,赞扬道:“很不错,非常漂亮。”话说到半截,狐疑地抬起头,质问道,“可我记得你是要把那片地种满的呀,就只有这些?”
弗朗西斯优雅地挥了挥手:“怎么可能,一共有3000支啊!其它的还在陆续送来,这些不过是先到的。”
“那么,这些花就由你负责种吧。我还有事要忙,回见。”说完,王耀面无表情地挥挥手,转身就要走向另一个工地去。

“啊,王耀你不能走!这些玫瑰哥哥我一个人怎么种得过来呢?你是主办方,好歹也要提供些帮助吧?”弗朗西斯瞬间抛弃了优雅的形象,惊慌失措地问道。
“可是,我想我们家的人所种出来的没有你自己动手种的那么容易令人感受到爱的存在。毕竟,像你这样热衷于传播爱的并不多见呐。”王耀颇为坏心地讽刺着,一副笃定不会帮忙的样子。
“可是,一共有3000支啊!”明明是和刚才一样的语句,语调却变得可怜兮兮的,让一直勉强绷住了脸的王耀终于笑了出来。他安慰地拍拍弗朗西斯的肩膀,说:“跟你开玩笑的,当然会借人给你的。”
弗朗西斯叹了口气,摇摇头,心里暗想,这么些年过去了,还真是受某人影响,王耀越来越坏心眼了。
身后传来了脚步声,两个人都朝声音的来源看去,发现竟是面色阴沉的伊万。
自从那天起,王耀就很少主动和伊万说过话了。基本上处于躲得过就躲,躲不过打个招呼就赶紧闪人的状态。虽然伊万的表情也是变得越来越差,但王耀却总是忽视,算是想要以此来发泄自己心中的不满吧。尽管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气些什么,这么做又有什么意义。
不过,王耀还从来没见过他这么难看的表情。正考虑着要不要开口问候一下,王耀就接收到了对方一抹凶狠的瞪视,吓得倒退一步,不知自己又怎么惹到他了。
“伊……”弗朗西斯还来不及挥手致意,伊万就已经大踏步地走开了。
“他怎么了?”王耀很是不解,早上还挺正常的人怎么这时就不正常了呢?
弗朗西斯看着伊万的背影,又看看自己手中抱着的一捆玫瑰,心里大致了然了。
“他可能是误会了吧。”
虽然这些玫瑰依然处于待培植状态,并不像是那些要送人的玫瑰一样被精美的包装纸扎了起来,但恐怕这几天一直在为王耀这些闹别扭的行为而烦恼的伊万只是看到了“玫瑰”和“与王耀说笑”这两点,根本看不到其他的细节,误会也是在所难免的吧。
“误会?哪儿来的误会?我说什么了吗?”一时还转不过来弯儿的王耀努力思考着,却还是不明白伊万刚才的行为究竟是为了什么。
弗朗西斯无奈地看着眼前这个紧蹙着眉头的东方人,感慨着伊万就这么掉入了一个如此不解风情的陷阱里。
“你啊……”弗朗西斯忍不住伸手想拍王耀的头,却被对方毫不掩饰地避开了。
弗朗西斯尴尬了几秒,随即自嘲道:“算了,是哥哥我不好。谁叫我忘了王耀你不许别人碰你的这件事。”
王耀也有些意外于自己的举止,可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混乱着解释说:“不,我不是……其实……”
“没关系,你不用解释了。我可以理解你的心情,毕竟你也曾被信任的人砍了一刀。”弗朗西斯安慰着,同时心里想着,还被我们轮番揍了一遍,不想和人碰触也是应该的。
王耀低着头,没有说话。
“只不过……算了,有些事就算是哥哥我也是不要管得好。你们自己的事,还得自己解决。”弗朗西斯本想潇洒地挥挥手,可惜手中的玫瑰太多,只得点个头,然后转身走开。
王耀无意识地盯着他的背影,仔细琢磨着他的话里最后的那一句。
对,自己的事,始终是要自己解决的。
王耀边走边想,完全不在意自己究竟是往哪儿走的,也就没有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一条平时鲜有人走的偏僻的走廊里。而后面渐渐跟上来的那个人,正是刚刚被气跑了的伊万。
此时的伊万面无表情,那即使看上去就不是真的、万年不变的笑容现在却像是被寒冬中冷冽的风吹走了一般,剩下的只有酝酿过后成倍增长的怒气,让人看了心寒。
终于反应过来自己走错了路的王耀刚刚转过身,打算原路返回,就看到了伊万以及他不同寻常的表情,不禁滞留了脚步。
“伊万,你怎么了?”
话音未落,伊万就欺身上前,死死将王耀扣在墙与他的臂弯之中。
“你说呢,耀?”因情感的激烈导致伊万此刻的声音格外压抑,却也表达了他内心里的暗涛汹涌。
两个人之间相隔不过半臂,同样熟悉的气息,却比以往浓烈了不少,让王耀的心不禁加速跳动。
“你别这样,稍微离远一点。”王耀用力地推着伊万,试图让他和自己隔开一段距离,也试图挣脱这暧昧的景象。
伊万却丝毫未动,并毫不客气地一把抓住王耀的手腕,干脆利落地举过他的头顶。奇怪的姿势让王耀难以挣脱,却又不得不加以反抗。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这家伙的力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了?
心慌意乱的王耀又怎会发现,并不是伊万的力量加强了,而是此刻的自己手脚发软,根本无力反抗。
又过了会儿,王耀终于放弃了毫无作用的挣扎。两个人无言地对视着,王耀的表情羞恼兼有,伊万却像是在欣赏什么上好的宝物,细细地打量着王耀。
挣扎时散开的几缕头发,微红的脸颊,张合的鼻翼,轻轻颤动着的睫毛,湿润又晶亮的眼睛,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美丽,那么吸引他。
可这些事物的主人却不接受他!
伊万危险地眯起双眼,仅用一只手制住王耀的双腕,另一只手缓缓地划过王耀的脸侧,轻轻地摩挲着。
两颊上突然像有大火燎原,热辣辣的,心跳也变得异常起来。王耀扭动着身躯,大声地说:“伊万,松手!”
“不叫布拉金斯基了吗?”伊万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钳制着王耀的手也丝毫没有松动。
王耀突然觉得自己想说的话通通堵在嗓子眼里,一句都说不出来。
“耀,你知道你的态度,有多么伤人吗?”
伊万的另一只手依旧轻柔地摸着他的脸颊,扰得王耀的心更加混乱。
“你……住手!”王耀也根本顾不上自己脑中爆炸般纷乱的思绪,只知道此时一定要阻止他,却又没有其它的办法,只能毫无力度地以言语抗争着。
“以前或许是我不对,但耀的做法真的太过分了。”伊万的眼神变得黯然,露出了一脸被伤害的神情,让王耀顿时感到心里有一个地方被揪紧了。
“伊万……”王耀不知道自己想要说些什么,只是单纯地唤着他的名字。
伊万低下头,紫水晶般的眼睛里有着不可错认的痛苦。
“……耀,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王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要怎么说?难道是说在想过那么多事以后,他不知该怎么面对他?还是要说其实在每一次面对他的时候,他就会想起当时的事,结果尴尬到不知说什么好?还是要说,究其根本是因为他的心在每一次看见他时都有着自己无法解释的奇异的骚动……
哪句话他都说不出口。
看王耀满脸为难地别开了头,伊万又怎能想到王耀究竟在犹豫些什么,只当他和平时一样,不打算理会自己,苦笑了几下,自嘲地说:“耀一定讨厌我了吧。”
王耀听见伊万的声音里的落寞,脑中一片空白,脱口而出道:“哪儿的话?我怎么会讨厌你呢?”说完,又后悔地直咬嘴唇。
伊万就像是处在黑暗中的人看到了一丝曙光般,迅速抬头,观察着他的表情。
“耀,你刚才……为什么?”伊万的话语中不可抑制地带有一丝期待。
王耀现在后悔地只想跺脚。
自己那么冲动干吗?现在该怎么解释?
可看伊万那么难过的样子,那些话就那么自然地说出口了。
到底该怎么解释才好呢?无论怎么解释都解释不清的吧?
……要不然,实话实说,看他到底是什么反应?
这什么烂主意!
可不这么做,自己又能怎么向伊万解释呢?
实话实说实话实说啦!
想是这么想,王耀到底还是缺乏足够的勇气。可面对着伊万的期待,他又不忍反悔食言。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才好?
在几次深呼吸后,他终于开口说道:“因为……”
很不幸的,此时的走廊拐角处清晰地传来脚步声,打断了王耀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要说的话。
“伊万,快把我放开!”王耀惊慌失措地低声喊着,眼睛不断瞟向声音来源处。
伊万不满地嘟起嘴,打定主意不放手。他倒要让那个打扰了他们谈话的人看看,他破坏了多好的气氛。
当一脸惊愕的弗朗西斯出现在两人面前时,伊万干脆与王耀挨得更近了一些,来发泄自己心中积压已久的郁闷。
“弗朗西斯,你傻看什么?”沉默半晌后,王耀终于忍受不了这种诡异的状况,大吼道。
“……啊!这么快呀。抱歉,哥哥我打扰你们了。我马上就走,你们继续。”弗朗西斯露出一脸猥琐的笑容,八成想的不是什么好事。
“站住!不许走!”看着他出乎意料的举止,王耀突然明白了他在想些什么,急忙叫住他。
他可不能让他就这么误会了,谁知道这八卦的家伙会不会拿这事儿到处宣扬去?
但伊万正巴不得这家伙快走,好和王耀继续刚才的话题。
“我说你还是快走得好哦。”和平常一样的声调,却让弗朗西斯背后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不准走听见没有?”王耀急了,生气地瞪了伊万一眼。
弗朗西斯为难地看着处于胶着状态的两人,清楚地知道自己今天必须要得罪其中一个人了。
“耀~干吗让他留下来啊?”伊万半撒娇半抱怨地说。
王耀没好气地说:“你没看见他误会了吗?要是他就这么走了,万一……出点什么事该怎么办哪?”他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不直接说出自己的担忧,免得再刺激伊万做出一些其他的举止。
弗朗西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神啊,这里都已经是这种气氛了,还解释什么啊?
“哦,这样啊。”伊万纯良地笑着,随即扭头对还在叹气中的男人说,“你可以走了。”
“可是我还没有和他解释清楚哪。”王耀强调着自己的话,满脸诧异与焦急。
“再不走的话,小心我诅•咒•你•噢。”伊万根本不理会王耀的话,笑容可掬地威胁着弗朗西斯。
弗朗西斯欲哭无泪了。他只不过是来拿种花的工具的,怎么最后就碰上了这种事呢?
“不、不用诅咒了,我这就走,你不用着急。”
“你就不怕我到时候闭了你的法/国馆?”王耀也不是轻易放弃的主儿,见伊万出言威胁,自己马上就跟着学了起来。
只不过,效果比起伊万的诅咒来还是差了很多。
“嘿嘿,王耀你家不是有句话说过吗?‘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哥哥我对于你的人品予以充分的肯定。那就这样吧,我走了啊~”弗朗西斯干笑了几声,话音未落就已经匆忙逃跑了。
王耀咬牙切齿地看着他的背影,顿时产生了骂人的冲动。
看他跑得那叫一个飞快,就像生怕后面有人会追上去赏他一水管一样。明明处于危险状况脱不开身的人是我,怎么他倒像是迫不及待地逃离虎口一样?
伊万用手指点了点王耀的额头,唤回了面前人的注意。
“伊万!快把我的手放开!”王耀又开始挣扎,别扭地说,“这个姿势太难受了。”
“耀,你刚才要说什么?”刚才的嬉皮笑脸已全然不见,现在的伊万就像是对话从未被打断一样,继续认真地问。
可王耀微妙的心情又岂是在经历了这些事情之后还能淡然说出口的?与其让他重温一遍刚才的心事,还不如否认来得轻松一点。“我刚才什么也没打算说!你快松手!”
只是伊万很不满意这个答案,微微眯起了眼,轻启薄唇,说:“耀,今天你要是不说的话,我就不松手喔。不管谁来都不会松手的,耀可是要好好想想清楚呢。”
王耀愕然地看着明显不是在开玩笑的斯拉夫青年,难以置信地摇了摇头。
“你……假的吧……你怎么能……”
“不是说笑哦,就算耀能找来八方支援,我也不会就这么让你离开的。”
温柔的语气,威胁的话语,让王耀的内心充满了不和谐的冲动。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是这个口号吗?是这个口号吧!这家伙这时提这个干吗?这条口号在此时此刻一点用都没有!他上哪儿找来八方支援去?八?难道说是G8吗?开玩笑,牵扯上G8的话他反而该有难了!尤其是眼前的这个G8之一的行为就是此刻自己灾难的源泉,而刚刚逃走的第二方根本是见死不救!要是第三方出现的话,情况大概也好不到哪儿去。
王耀的思路此时已完全陷入不可理解的混乱状态,只觉得事情已经不可能再糟了。
“王耀桑,布拉金斯基桑,你们在干什么?”一个清亮的声音不徐不缓地响起。
王耀浑身都僵硬了。
老天爷,这年头不用许愿就可以心想事成的吗?这是要告诉他“没有最糟、只有更糟”吗?弗朗西斯也就算了,谁来告诉他为什么本田会在此时此刻出现在这个一般大家都不会来的地方?
本田菊没有任何动作,也没有再多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王耀被举过头顶狠狠摁在墙上的双手,像是在等待他们之中谁能给他一个回答。
伊万不满地撇了撇嘴,显然是为又出现一个搅局的感到心烦。
本田菊依旧一言不发,说不清是因为不知说什么好还是因为什么都不想说。
气氛骤然冷了下来,三个人谁都不想先开口。
被本田菊看得心慌的王耀不知从哪里来了力气,也来不及想想后果,竟发了狠劲,抬腿就向伊万的膝盖踹去。
猛然吃痛,伊万倒抽一口冷气,再也无暇分力去抓住王耀,眼睁睁地看着他从自己的怀中挣脱了出来。
“耀……那样踢会骨折的。” 伊万眯起双眼,脚步踉跄,声音中充斥着会让王耀内疚的痛苦,“你就这么不想让他看见?”
“伊万•布拉金斯基!这里是公共场合,开、开玩笑也要有限度!”王耀耳根发红,却大声辩驳着。既不道歉,也不理会他之前的话。
“你认为我是在开玩笑吗?”听到王耀近乎自我辩白一般的话,伊万心里潜伏已久的一丝怒意终于浮了上来,回答的方式几近于吼。
“我无法对你的行为做出其他解释。”
王耀渐渐冷静下来,恢复了以往的神色。
那种冰冷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色。
千百个反驳的句子就在嘴边,但伊万一句也没说。他只是继续怒瞪着他,神色中混杂着许多王耀不敢去深究的东西。此刻的伊万让人看了心酸。
“……布、布拉金斯基先生,那、那个……娜塔莉亚正在到处找你,麻烦你……能不能、先回去一下?”已经在外面的走廊徘徊了半天的、好不容易听到了伊万的一声怒吼的、寻声找了过来的托里斯显然是没搞清楚现场的状况,开口说道。
这突然杀出的不速之客冲淡了之前两人间僵持的氛围,让王耀不由得暗暗松了口气。
伊万稍微动了一下,像是想把他赶走,却中途又变了主意。
“行,我这就过去。你先走吧。”
托里斯没想到他这么痛快就答应了,有些奇怪,却又不敢问些什么,只得唯唯诺诺地应着,搔着头走远了。
王耀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疑惑地看着他。
“耀啊,或许我不够了解你,或许你还搞不清状况,但这没关系,你会明白的。我允许你,我也不会生你气的,毕竟……”说到这里,伊万若有所指地看了眼本田菊,没再说下去,脸上又挂上了那副笑容。
突然,王耀觉得伊万此时的笑脸比本田刚刚的目光更让他害怕。
“耀,我走啦。我真的没有生你气呦!”伊万一边挥着手,一边用手紧了紧围脖,从刚才托里斯消失的地方走了。
才怪!明明就是生气了!伊万还是和以前一样,一生气就会露出那种令人胆寒的微笑。还反复强调自己没有生气,无论怎么说都是生气了的表现。
“那个……布拉金斯基桑他还好吗?”一直保持沉默的本田终于打破了寂静,平静的声音听不出其他的感情。
王耀定了定神,故作不在意的样子说:“嗨,他那个人你也知道,小孩子似的,过一段时间就会好了的。”
本田菊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对了,场馆怎么样了?”王耀不想让伊万的事继续盘桓在脑子里,赶紧问道。
“嗯,紫蚕今天也很好的成长了。”本田菊一本正经地说着,同时用余光偷偷看了看那个人的反应。
王耀原本想忍住,嘴角几度微弱地抖动着,最后还是毫无风度地狂笑一通。“……噗哈哈,本田你的说法好逗。”
看着他的笑颜,本田菊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神色也没有刚才那么严肃,倒像是被王耀的笑声感染了一般,缓和了许多。
抹去眼角溢出来的眼泪,王耀感到心情轻松了许多,轻轻拍了拍本田的肩,说:“谢啦。”
本田菊领会了他的意思,淡淡笑着回应说:“不用。”
“对了,本田你怎么跑到那儿去了?大家一般都很少走那条走廊才对呀?怎么今天……真是怪事。”王耀很奇怪地问。
本田菊愣了一愣,然后一板一眼地回答说:“啊,那是因为我好像听到了说话声,可周围又没有人。想要弄清楚是怎么回事,所以就走过去看了一眼。嗯,基本上就是这样。”
“听不清楚对话的对吧?”王耀有些着急地问。
看本田肯定地点头,王耀总算松了口气。
还好,虽然还是很丢人,但总算范围有限,不会发生什么太要命的事了。
看了看表,王耀惊讶地说:“糟糕,怎么到这个时候了?时间过得可真快。”扭头对本田说,“我先失陪了,你不会介意吧?”
本田菊忙不迭地否认:“不会的,怎么会呢?王耀桑有事要忙就请先去吧,不用顾及我。”
王耀感激地看了他一眼,立刻迅速地走出了那条走廊。
而身后的本田菊,注视着王耀的离去,表情虽没有变化,可眼神却渐渐变得复杂起来。



⑥世博网3月20日消息:在距离中国2010年上海世博会开幕还有44天之际,法国带来了一份特殊的礼物--玫瑰。预计到世博会开幕时,累计将有50种不同颜色、总计3000枝法国玫瑰“落户”700平米的玫瑰园。
◎启蒙运动时,伏尔泰曾经引用过孔子的这句话~
PR

Comment

Comment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TrackbackBlo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01 2018/02 03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03/04 一江春水]
[06/30 柒柒复七七]
[06/24 tarot]
[06/24 她27]
[06/06 柒柒复七七]

HN:
Teliny
性別:
非公開

free counters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