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挚爱于心

露中与我,小巢在此,欢迎光临。
  •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Chapter One

走廊上,王耀正来回踱着步子,眉眼间稍微带上了一丝焦急。
怎么港还不来?平时港可是很少迟到的,今天是怎么了?难道说,是没找到澳?这倒是有可能,澳这孩子总是待在自己想象不到的地方,说话又不太清楚,以至于自己总是忽略了他。幸好他性子还算温和,没像湾一样开始闹小性子,不然自己可就真招架不住了。
王耀回头看了看走廊的另一头,确认没有人后就又开始踱步。
不过湾的事也不能怪自己一个人,要不是阿尔弗雷德那个自以为在主持正义的笨蛋从中作梗,他和湾之间的关系也不会那么脆弱。明明就是个诞生没多长时间的毛头小子,装什么世界英雄?
王耀猛然站住,醒悟般甩甩头,用手蒙住自己的脸。
不行不行,这些想法赶紧打住,现在可不是想这些争议话题的时候了。

2010年,对于王耀来说是个既重要却又不是过于重要的日子,因为这一年,他家要主办一件前所未有的国际盛事,又因为之前已经举行过类似的国际活动而显得不那么慌乱不堪,也堪称游刃自如。现在,距离正式开幕还有近3个月,各个场馆都已经基本成形,应该不会出现直到开幕时大部分场馆还没有建完的尴尬一幕了。
想到这里,王耀不禁笑了起来。
“嗨,王耀。”迎面走来了亚瑟,还是和以前一样,即使到达工地现场都要穿得西服革履,一副绅士派头摆个十足。
“呦,怎么样了?”王耀也收起了自己的余思,以公事公办的口气问道。
“还不错,进展还算顺利。如果没有差错的话,大概3月末就可以建成了。”亚瑟微微点了点头,算是对工程队的赞赏。
“大佬,我这面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澳刚刚不知跑到哪里去了,让我找了一会儿,抱歉让你久等了。”从远处走来了迟迟未到的港,不知是没看到亚瑟还是故意忽视他,径直走到王耀面前,目不斜视地说道。
眼见着亚瑟的表情由平常的绅士样转成一副活像是谁逼着他吃了苍蝇的臭脸,王耀忍住了自己爆笑的冲动,硬是平静地问道:“澳也已经准备好了?”
港点了点头,瞟了站在对面的人一眼,像是这才发现他的存在般问候道:“啊!亚瑟先生,很久没有见过了,您的气色不错。”
王耀在一旁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面部肌肉以奇怪的方式微微抖动着。
在人家正黑着脸的时候夸对方气色不错,港你究竟……在想些什么?
不过,在面对着亚瑟的时候,王耀也只能勉强报以抱歉的微笑。
港倒是神色自若——或者说,是和平时一样面无表情。
“……算了,我……”亚瑟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远处传来的一个很高兴的声音打断了,“原来亚瑟你在这里,我就说本Hero是不可能找不到人的。”
王耀露出少许轻松的神情。太好了,有这个家伙在这儿,估计气氛再糟也糟不到哪儿去了。
“呃……你这么快就吃完饭了?”亚瑟皱了皱眉,感到些许的不可置信。
只见阿尔弗雷德得意地笑了:“本Hero家的食物可是便携式产品,即使随身携带也方便得很。”说着,就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个汉堡和一杯可乐,瞬间在众人面前开始大嚼特嚼。
“够了,你这个缺乏基本礼仪常识的笨蛋,边走边吃,难道你没有廉耻心的吗?”在一旁看傻了的亚瑟终于回过神来,劈头痛骂了一顿。
“……啊,则里和有泥的一份,要不要吃?”阿尔把嘴里的东西咽了下去,后半句话才变得清晰起来。
“滚!谁会吃那种垃圾食品!”亚瑟气愤地说。
阿尔一脸无辜地眨眨眼睛,貌似诚恳地开口道:“我只是怕你整天吃你家的那种食物,哪天说不定就进医院了。”
亚瑟的脸色骤变,看得王耀心里一惊。
看来他错了,这两个人在一起也并不是完全安全的。
“啊、那个,我和港还有事,你们慢聊,我们就不奉陪了。”王耀拉了拉港的袖子,港会意地点点头,两个人逃跑似的迅速走开。
看那两个人已经被远远抛在身后,王耀抹了把并不存在的冷汗,轻吁了一口气,行为动作完全像是一个历经大难却不死的人,脸上也出现了“劫后余生”四个大字。
“大佬,你好戏剧化。”港气不喘,脸不红,就像他是漫步到这里的一样。
“港你知道么,你毫无表情的脸有时真是……唉,让我无话可说。”王耀斟酌了一下,决定还是婉转些表达他原本的意思。
“如果大佬和那个人一起待上一百年的话,恐怕也会这样。”港依然不给任何表情,淡然地说着。
这句话触动了王耀心底的伤口,他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伤感,语气也变得充满了愧疚。
“我很抱歉,如果当时我要是再……”
港意识到刚才自己的话太欠考虑,毫不犹豫地打断,说:“大佬,我没有生过你的气。你不要总是责备自己,我们始终是一家人。”
王耀惨然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有些失落地说:“但那些始终都是事实,我没有尽好大哥的责任。或许这就是湾湾至今还不肯原谅我的原因。”
港不说话了。他知道,王耀就是这样的人。虽然有些事已经过去了,但它始终存在。对于王耀而言,那段历史是自他出生以来最不堪回首的岁月。不论是对他还是家里的其他人,王耀始终都有着难以言说的愧疚。他总是认为,他没有负起本属于他的责任,才导致了那些事的发生。自责并不可怕,毕竟也会从中吸取教训,避免再次犯错。可怕的是王耀会因此陷入一个思维怪圈,到最后不知他到底在胡言乱语些什么。港最头痛的,就是不可预料的行动。而那时的王耀就像是喝醉酒的亚瑟,极度的无法理喻。要他停止自责只有一种方法,幸好他把道具带过来了。
港抖了抖自己的袖子,从里面拿出一个蓝色的毛绒玩具。他走到王耀跟前,举起手里的东西,说:“大佬,这是刚刚做好的世博会的产品,你看一下。”
分散他的注意力,而用可爱的东西作诱饵总会引得王耀上钩。
见王耀完全没有理他,港又加了一句:“你总不能因为过去的事而耽误了现在的工作。”
工作?王耀听了这句话,终于抬起了头。
本来是打算勉强看一下的,可王耀没有想到,呈现在他面前的竟然是——
“海宝!哇,这个好可爱呀!真是太神奇了,做得好像啊!我本来以为做成实体就会失去它原本可爱的气质的,没想到竟然完全保留下来了呢!”
看王耀一副欢天喜地的样子,港终于放下了悬在心口的一块大石。
还好,成功转移了他的注意力。
还没放心多久的港就看见了远方走过来的三人,一直波澜不惊的脸上一瞬间竟出现了不耐烦的样子。
老天爷真是不照顾他,才把大佬哄好就又来了一个麻烦人物。
“本田本田,你的场馆听起来好了不起呀!感觉很不一般呢!”费里西安诺手舞足蹈地走着,傻乎乎的样子。
“哎?没有那么了不起,费里西安诺君真是过奖了。”一旁的本田菊有些慌张,似乎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本田就不用谦虚了,虽然这个家伙平时说的话都不怎么可靠,但这次他却是说了些正确的话。我也认为你的主题很有意义。”路德维希淡淡地微笑着,说出鼓励的话。
“啊?是这样的吗?那……那就谢谢你们的夸奖了。”本田菊看上去一副若不是因为大家都在走路似乎还想鞠一躬的样子。
正沉浸在兴奋的世界里的王耀听到了他们的对话,马上意识到有人来了,快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装,手里却还拿着那个娃娃不肯松手,以自欺欺人的心态把海宝藏到身后,告诉自己别人不会注意到的。
“各位,你们好。”王耀先发话了,出于东道主的礼仪,对那三个很有可能根本就没注意到他的人打个招呼。
“啊~是王耀呢!”费里西安诺用力地拽了拽路德维希的袖子,十分高兴地说。
“不用你拽我袖子我也一样看得见!”说是生气,倒不如用难为情来形容路德维希现在的表情更为贴切。
“王耀桑,好久不见。”本田菊微鞠了一躬,眉眼间尽是惊讶。
有什么好惊讶的?王耀有些不满他的反应,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只得压下自己的想法,装作很平常地问道:“三个人一起来的?”
“嗯,是的。王耀桑你手里拿着什么?”本田看见他身后露出的蓝色物体,却又碍于大部分都被王耀遮了个严实,认不出究竟,好奇地问道。
“啊,这个……”本以为可以蒙混过关的王耀被杀了个措手不及,脸上一派慌乱,不知该怎么解释才好。
港向前稍微踏了一步,沉着地说:“那个是这次世博会的纪念品,我拿过来给大佬看一下,算是最后把关。”
王耀满脸感激地看向港,不住点头,忙不迭地说:“就是这样没错。”
要是说出来自己这么大的人了还喜欢抱着娃娃不撒手,还在这么重要的场合,可真是丢死人了!
本田菊眯了一下眼,不过很快又恢复了平日的表情,点着头,嗯了一声。
“那么,各位先到屋子里坐着休息一下。待会儿再继续今天的工作吧。”王耀指着走廊另一头的一间屋子,对三人解释道。
费里西安诺有些困惑,问:“那王耀你呢?”
王耀挥了挥手,有些高兴地说:“啊~那个,我今天要和港回家准备一下,明天家里会有一次家庭聚餐,大家好久没聚在一起了,感觉很期待啊!”
“啊~我也想去,会不会有Pasta呐?”费里西安诺忽略掉“家庭”两个字,无视路德维希阻止的目光,欢快地嚷着要加入。
王耀一脸为难,却又不好意思直接拒绝,只好求救般看向港。
港叹了口气,领下了这个任务,拒绝说:“恐怕不行,明天是家族聚餐,非家族人员不得入内。”
只见费里西安诺遗憾地说:“这样啊,好可惜呢。尝不到王耀的手艺了。”令王耀大感惊讶的是,他的眼睛里竟然还出现了若隐若现的泪光!
“别哭别哭,改天请你上我家吃饭,还不行吗?”
费里西安诺瞬间再度欢乐无比,路德维希一脸无奈地看着,本田菊僵站在旁边不知该说些什么。
“那可是说定了呦!” 费里西安诺上前抓住了王耀的袖子,大有“你不答应我就不松手”的架势。
“说定了说定了你快放手好么?”王耀努力克制住自己想将他的手一把甩开的心理,好言哄着。
好在他并没有坚持,依言松开了手,让王耀大松一口气。
“我们先走了,希望你明天和家人一起度过一段美好时光。”路德维希故作潇洒地说着,再也顾不得许多,伸手硬是把费里西安诺拽走了,避免他继续在这里丢人现眼。
本田菊看了看他们的背影,对王耀匆匆说道:“我也是这样希望的。”
“谢啦。”王耀大大咧咧地挥了挥手,“快去吧。”
看着本田追上了那两人,王耀沉默了一会儿,扭头问港,“他刚才表情不大对劲,你觉得吗?”
“有吗?”港有些不以为然,“我没注意。”
“绝对有,他刚才的表情有一阵不太对劲,后来又没了。应该就是在……啊我知道了,他是为了家族聚餐的事。对了,这么说来本田原来也是参加的呢。难怪……”王耀沉吟了一会儿,有些自嘲地笑了,“不过,现在他的确是来不了了。”
想着想着,王耀又扭头看了看他们走去的方向,有些诧异地说:“不过费里西安诺今天是怎么了?虽然以往就很孩子气,可今天看起来格外奇怪。竟然就因为不能来就要哭,真是好奇怪啊。是因为被拒绝了的关系吗?”
看着冥思苦想中的王耀,港默默地想,大佬你就不能改改你那普渡众生的爱好,难道你就没看出来他是装的吗?那个家伙为了吃,什么干不出来?也真亏你活了这么些年,竟然连这都看不出来。
“大佬,我先去安排下午的工作,待会儿和澳一起在家里等你,你看怎么样?”港实在不想再在未知的某处和他一起碰上些什么人了。实在是太麻烦了,这种国际交际的事情还是交给大佬负责好了。
“好啊,估计我一时半会儿走不开,顺便把材料买好吧。”王耀想也没想就同意了。
“还真是会使唤人。”港算是小小地抱怨了一句,转身走了。
王耀笑着摇了摇头,继续向前走。

走了没一会儿,王耀就又看到了两个人。只不过让他诧异的是——这两个人的关系平时似乎没这么好啊。
“弗朗西斯……布拉金斯基,你们两个怎么会在一起?”王耀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疑惑,径直问弗朗西斯。
“哥哥我也不知道,只不过是在门口遇上了而已,又都是在找休息室,就一起走喽。”弗朗西斯耸了耸肩,又看看那个人的反应。
“耀,你叫得好生疏啊。都说了好多次让你直接叫我的名字了,你总是不听。难道你我没有熟到可以互称名字的程度吗?”伊万像以往一样笑着,但语气中却禁不住让人觉得他像是有些遗憾,同时用手紧了紧围脖,就像是穿西服的人想要整理一下领带一样自然。
“我觉得这样叫正合适。”王耀突然心里紧得发闷,不禁冷下了脸,不打算再继续探讨这个话题了。
可伊万明显还意犹未尽,继续说道:“可是伊万音节又短,叫起来又亲切,有什么不好的呢?况且,你都直接叫他的名字了。”说着,睁大了看似无辜的双眼,很没有礼貌地用手指着弗朗西斯。
“我认为你们两个根本不能比行不行?……啊,天哪,好烦!”王耀皱紧了眉头,话说到后来,烦躁的情绪不知怎的突然爆发。
看着面前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的两人,王耀在觉得丢脸的同时又觉得接下来的解释更烦人,干脆一扭身,直接落跑。
两个人看着王耀的背影,不知道刚才的对话究竟有哪里不对,竟然让王耀如此失态。根据以往的经验,王耀和伊万只要一碰面,两个人就会就称呼的问题纠缠上一段时间,谁都不肯松口。不过这就像弗朗西斯一见到亚瑟两个人就会开始吵架一样,是很平常的事,怎么今天王耀突然不耐烦了呢?
沉默了一会儿,弗朗西斯突然恍然大悟,同情地拍了拍伊万的肩膀,说:“老兄,这么多年的拉锯战还在进行呢?虽说他是很固执,但能把王耀逼成这样也真是不容易,难为你了。”听上去是挺惋惜的口气,脸上却是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说不清他到底是在高兴些什么。更不用提他语气中那种别有所指的意味,听上去让此刻的伊万格外不爽。
伊万沉默了一小会儿,继而脸上绽开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对弗朗西斯欢快地说道:“耀可以直接叫你的名字,而且刚刚还说咱们两个不能比呢。所以说……”
看着伊万一步步走近,弗朗西斯顿时感到一阵寒意袭来,脸色马上变了,大声辩白着:“你误会了!没有这回事!哥哥我和他是清白的!你不要乱扣帽子!”
不理会身后传来的阵阵惨叫声,王耀迅速跑出了会馆,站在正午的阳光下,心情也随着阳光的照射好了许多。
自己是怎么了?今天似乎一看到伊万就觉得不顺心,莫名其妙地就跑了出来。现在想想,似乎没有必要吧?不过是他和弗朗西斯一起走进来,怎么就看着那么不顺眼呢?王耀皱着脸,努力想给自己刚才奇怪的行为找出个理由。
阳光穿过树梢,斑驳地落了王耀满身,远远望去,更显出他的俊逸。或许王耀自己并没有发觉,但谁都不能否认,认真思考时的王耀是最令人动心的。
“……我干嘛把时间浪费在这种事上,真是……傻死了!”最后,王耀放弃了这种根本不可能有结论的行为,决定还是先回家做好明天家庭聚会的的准备,其余的事到时再说。

走廊里,终于放弃将怒气转嫁他人的伊万遇上了亚瑟。
“伊万?在这里碰到你真巧。”
“嗯,是呀。”伊万随口应着,“吃过饭了吗?”
像是被提到了什么讨厌的事,亚瑟突然就皱起了眉毛,粗粗地扭在一起,拧成了一团,让他人看了更加好奇。
“难道说,午饭不好吃吗?”奇怪,吃的又不是他家的司康饼,他这是怎么了?
“嗯,不是午饭的事。实际上……”亚瑟像是不知该用些什么话才能表达自己的想法,犹豫着,“其实……”
“其实什么?”看到亚瑟这副为难的表情,爱看他人出糗的伊万此时糟糕的心情迅速好了起来。
“呃,就……啊啊啊,你知道么,就是王耀他家啊,明天好像是有一个什么家庭聚会活动来着。”亚瑟好像想到了什么不好意思的事,突然就转变了话题。
伊万听到这句话,眯起了双眼。
“什么聚会?”
“好像是什么只许家庭成员参加的活动,可能还要一起吃饭。我刚才在休息室里听本田菊他们说的。”亚瑟回想了一下,确认自己知道的就这么多,便不再说话。
本田菊?伊万抓紧了自己的围巾,笑着问道:“你知道王耀他家……”说到半截,却又不再说下去,撇下不明所以的亚瑟,走了。
愣了半晌,亚瑟才满脸不爽地憋出来一句:“这人是怎么回事啊。”

PR

Comment

哎呀小耀他是吃醋了麼XD
作為一個露中本命的無節操當(啥)
在還沒有CP明確出現之前進行着各種腦補……
伊萬你對腐爛哥哥做了甚麼wwwwwwwwww
說實話俺不是太懂最後那段……再看一次吧=u=
Re: 哎呀小耀他是吃醋了麼XD
  • Teliny
  • 2011-08-18 08:55
  • edit
> 作為一個露中本命的無節操當(啥)
> 在還沒有CP明確出現之前進行着各種腦補……
> 伊萬你對腐爛哥哥做了甚麼wwwwwwwwww
> 說實話俺不是太懂最後那段……再看一次吧=u=

……说实话你第一句吓到我了。
不过脑补我不拦着你,只要别和我说就好了。(默默垂泪)【何?】
小耀他……算是吃醋了吧?(这种微妙的心绪……你懂的。)
不过阿领以前没看过吗?是2010年的老文了。

Comment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TrackbackBlo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03 2018/04 05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03/04 一江春水]
[06/30 柒柒复七七]
[06/24 tarot]
[06/24 她27]
[06/06 柒柒复七七]

HN:
Teliny
性別:
非公開

free counters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