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挚爱于心

露中与我,小巢在此,欢迎光临。
  •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Chapter Five

伊万•布拉金斯基是个大混蛋!
王耀在心里狠狠咒骂着,努力克制自己,在众人面前摆出一副平和的样子。
这是第几天了?自从来到这边以后他都没和他说过一句话!
站在另一旁的伊万没有看向他,脸上像平时一样,挂着一副虚假的微笑。
真是讨厌,就因为自己踹了他一脚,也不至于就小心眼到这个地步吧?一句话没说就从中/国跑回了俄/罗/斯。现在他都到俄/罗/斯参加“汉语年”活动⑦了,他也不尽一下东道主该尽的责任,仍是一句话不说。

看着两位上司相互友好地握了握手,王耀却产生了一股无法遏止地想叹气的冲动。
一当两位上司让他们自由活动的时候,他就不知道该和伊万说什么好了。又不能就因为他不理自己就指责他,说他失职,这样做简直就是无理取闹。也不能拿他之前的话说他现在根本没做到不生气,说了只怕是火上浇油,现在说什么似乎都不对。
或许,道歉比较好吧。毕竟自己做得不对,也算是欠着伊万一个说法。
想到这里,王耀下定了决心,叫住了伊万。
伊万一开始像是不想理会,犹豫过后却又转过了身,笑着说:“什么事?”
“对不起。”王耀干脆地说。
“对不起什么?”伊万依旧笑得波澜不惊,手却悄悄地攥紧了。
“我当时不该踹你的,那种行为确实太过分了。我很抱歉。”
标准的道歉语气,在伊万的耳中听上去分外刺耳。
“耀,你没有认识到问题的本质。”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伊万此时的语气十分微妙,既有着平时普通的样子,又似乎是在其中夹杂了一丝怨气。
本质?什么本质?王耀蹙起了眉,奇怪地看着伊万。
“耀,不要让我说出来。有些事情,你不该不知道。”伊万看着这东方人的反应,渐渐开始不耐烦起来,“你以为,你对本田菊那么明显的态度,我看不出来吗?”
态度?什么态度?王耀还是刚才那副表情,只不过又多了一些惊讶。
伊万终于忍受不住,伸手抓住了王耀的双肩,指尖深深陷入肩胛,痛得王耀一阵吸气。
“别,伊万,疼。”王耀想要架开他的手,却因为伊万的下一句话而停止了动作。
“你知道,当你踹下那一脚的时候,我的心有多寒吗?”
“你的行为真正伤害到的不是我的膝盖,是我的心。”伊万在说着这些话的同时,也在仔细地看着王耀的反应。
“伊万,我……真的很抱歉。”除了道歉,王耀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他低下了头,愧疚使他无法看向伊万。
“不,耀,你并没有听明白我在说什么。”伊万再次提醒道,“我所说的,是你对本田的态度。”
王耀还是不明白伊万到底在计较些什么,他对本田的态度很奇怪吗?他和本田的关系已经复杂到他完全懒得理清的状态了。正因如此,他和本田除了客套什么也没剩下不是吗?甚至已经可以说是太客套了,随便两个人都比他们之间的关系好。那么,伊万又在计较些什么?
“本田?我的态度没什么吧?”话刚说完,王耀就被伊万用力推开了。力度之大,差点让他跌个趔趄。
“伊万!你发什么脾气?”被莫名其妙地推开,王耀就是脾气再好,此时也忍不住发怒了。
“耀还是自己先好好想想,再来找我吧。在此之前,我们没什么好说的了。”伊万冰冷地吐出这句话,头也不回地走了,留下不明所以的王耀还呆站在原地。
这究竟是怎么了?伊万今天很不对劲,以往明明就没这么冷淡的。难道说,他真的生气了,就因为我对本田的态度?
可那也不至于气成这样啊?我的态度,有什么不对的?
在深叹了一口气后,王耀瞅着自己微微颤抖的手,努力想使它恢复平静,却发现再怎么努力都做不到,只得无奈地笑了笑。
果然,看到那个样子的伊万,自己还是会害怕的。
已经很久没有看过他那副冰冷的样子了,突然面对这样的伊万,王耀发现自己变得手足无措,浑身上下都不对劲。
两个人刚开始打交道的时候,他就是这种冷冰冰的样子,只不过生气的时候更可怕而已。而且,他都是叫自己“你”的吧?究竟是从什么时候起,他就开始叫自己“耀”,并且总是刻意接近自己的呢?自己似乎从来不曾在意过,即使是在自己不得不听从于伊万的时候也不曾关心过,但现在看起来,自己早已习惯了现在这个会对自己笑着叫“耀”的伊万,在遇到以前的那个伊万时却不知该怎么做了。
明明是自己比较大,可这么想来,自己倒像是被惯坏了的孩子呢。
王耀默默地笑了,用手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像是要止住自己的感慨。
罢了,这些事还是回家后再想,现在还是工作要紧。

“大哥,快过来看。”澳看着网上的一条新闻标题,招手叫着王耀。
“什么事啊?”王耀擦了擦满是灰尘的手,走了过来。
“你看。”澳指着屏幕上的一行字,满脸惊奇。
王耀依言弯下了腰,仔细地看着,越看眉头越是向一起凑。
伊万在搞什么?这个时候设什么胜利纪念日?⑧
“大哥,是不是很奇怪?”澳估计王耀应该是看完了,就开始发表自己的看法,“今年应该不是很关注这事,他的做法……嗯……好突然啊。”
“是很奇怪,不过,他的思维怪得很,谁知道他是怎么想的?”王耀转身继续整理文件。
“可是,我听说他曾经介意过本田和你的关系。”坐在旁边打着游戏的港淡淡地说。
王耀的面部肌肉顿时抽搐了两下。
“你听谁说的?”
港耸了耸肩膀:“想都想得出来。”
“港……究竟你是怎么……”王耀突然觉得有点心虚。
本来他还以为瞒得挺好的,原来港都知道了!
“大佬,别告诉我你没注意到那家伙是怎么看你的。”港理所当然地说。
“呃,‘那家伙’是指谁?伊万吗?”王耀紧皱着眉头,不确定地问。
“不,我是说本田。”港的目光丝毫不离开自己手中的PSP,平常地说,“他看你的目光和别人很不一样。”
“你是说最近吧。我也不知道他最近是怎么了,总是……”王耀的话还没说完,港就打断了他的话。
“大佬,他以前看你的时候就不对劲。当时你没发现而已。”港毫不犹豫地杀掉了一个猛冲过来的怪兽,又说,“后来的事你也知道。但现在,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又不正常了。”
“……喂,你不是说……”王耀有些哭笑不得地说道。
“不,和原来不太一样,但的确是不正常了。和平常不一样,像是在忍着些什么。”港操纵着自己的人物干掉了最后一个怪兽,成功地走入下一关。
“不知道,我唯一能确定的就是,我原本把他当作家人,后来才知道那是我的自作多情。”王耀说着,笑容逐渐变得有些苦涩。
港瞄了一眼王耀,说:“难怪他会介意。”
“……谁?”王耀又不明白了。
“伊万•布拉金斯基。”港看了看自己还剩下多少血,继续说道,“你以这副表情提到本田的话,他不多想也难。”
“啊?”王耀越来越不懂了。
港看着自己的人物在安然地走着,于是抬起头来说:“因为大佬你太在意家人了,所以根本不觉得你的态度有什么不对。再加上你又曾经把本田当成你的家人,所以你更不会觉得了。但在其他人看来,这样就很不一般了。”
“哪样啊?”王耀觉得自己越听越觉着冤。
“大佬你还真是没有自觉。”港碰到了一个挡路的,三下五除二地干掉了对方,“那天你不是还问我他的样子看上去很不对吗?要是不关心的话怎么可能发现的了?”
“啊……”这么说来,还真是耶。王耀后知后觉地拍了拍脑袋,惊叹于自己的毫无自知。
“天啊,大哥你可真是……意外的迟钝呢。”澳在一旁感慨地说。
“唔……好了吧。”王耀只觉得有些丢人,期望港快点说完。
“大佬,你对布拉金斯基有什么想法?”
“诶?”意料之外的问题,让王耀不知该怎么回答。
“和本田相比,你觉得他怎么样?”港把手里的剑换成了一把大刀,砍得更加起劲,“哪个更特殊一些?”
王耀皱了皱眉头,毫不犹豫地说:“这什么问题啊?这两个人怎么放到一块儿比呢?根本……他们根本不一样的嘛!”
“嗯,看来大佬很清楚嘛。”港看着背后袭上来的一只怪兽,又回过身去砍它,“那怎么还不明白呢?”
“……什么?”王耀觉得自己今天活像是个无知的孩童,港说什么他都听不懂。
“布拉金斯基对你的态度,别告诉我你没注意过。”港又陷入了另一轮战斗。
“呃……有什么特殊的吗?”王耀有些尴尬地说。
经过刚才的那些话,他不得不承认他有些时候反应异常的迟钝,比如说他从来没注意到伊万看他的神情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港的动作顿了一下,角色也被怪兽连砍了三刀。随即港迅速地摁了暂停键,抬起头问:“不是玩笑?”
“……别再确认了,不是玩笑。”王耀迎着港充满怀疑的目光,无奈地说。
港摇了摇头,以怜悯的口吻说:“真是难为他坚持了这么长时间。”
一旁的澳也帮腔道:“对啊,大哥你怎么会没发现呢?他可是表现得很明显了呢。”
王耀有些惊讶,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原来伊万表现得这么明显啊?怎么他竟然会一直没发现?
“什么表现啊?”王耀始终没忍住强烈的好奇,开口问道。
“他的眼神表现出一股很强的独占欲,难道大哥没感觉到吗?”澳一字一句咬着,很努力地说。
“什么独占欲啊?他一直以来都是那种眼神吧?”王耀不在意地说道,又开始收拾那堆文件。
可港和澳却交换了一个会意的眼神,澳甚至还表现出来些许惊讶。
“那就是说……”说到这里,澳猛然捂住了自己的嘴,克制着不要再说下去。
依王耀的性子,再说下去只怕会引起不必要的纷争。
好奇的王耀看着欲言又止的澳,正想问个究竟,就被再度开口的港打断了。
“To be or not to be,it’s a question.”
一头雾水的王耀见港一本正经的样子,很想问他到底是谁要做什么,却没有开口。
很明显,这里有什么这两个人都明白而他不明白的事情存在。虽然他已经不能更丢人了,但他却觉得,似乎问了会导致某种很奇妙的结果。某个似乎他一直隐约知道但却在尽力避免得出的结论。
可是港却不打算就这么轻易放过他,继续说道:“大佬这么聪明,不会不知道这些究竟是什么意思,只不过是一直不肯去想罢了。对不对?”
王耀却一低头,开始给文件分类,间接拒绝了回答这个问题。
“我知道大佬一遇到这些问题就会开始回避,但现在是在家里,没有必要瞒着我们。其实,即使大佬不说,我们也都知道。大佬对他,始终是和对别人不一样的。”
王耀继续整理着手头的东西,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微微颤抖的双手透露了他内心的想法。
“在正式场合下,大佬对他人始终是礼貌的,有时甚至令人感到疏远。但对他,虽然一直都是在叫他的姓,但实际上对两人间的关系并没有什么实质的影响,而且还像是对我们一样,有时严肃,有时又很放松,不会打官腔,态度始终一致。这就是证明。而且,大佬除了家人以外的人,不会让其他人靠近,但他……是个例外。”
王耀手中的纸顿时被捏得皱成一团,但王耀却没有制止港的叙述。
“其实,我无法理解为什么大佬能够做到视而不见这么长时间。既然关心,为什么不说出来?”港说出了一直以来没有说出口的话。
“港,我不认为你的说法完全正确。因为,我自己并不知道我和他之间究竟算是怎么一回事,更不用说你所提到的那些了。”王耀还在假装平静,掩饰着自己动摇的想法。
港却慢慢地摇了摇头:“不,大佬你一直是知道的,只是你一直都不肯承认而已。”
是这样的吗?王耀开始反问自己。的确,港刚才所说到的情况自己也曾想过。只不过都是在想到一半的时候就止住了,或许自己真的是在有意识地逃避也说不定。
逃避什么呢?
在不自觉地提出这个问题后,王耀睁大了自己的眼睛,似乎终于意识到了些以前从未想过的事情。
“不……不可能。”轻声地感慨着,王耀无法相信自己竟然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有可能的。”港耐心地等到王耀回过神以后才说。
“可……那也是不可能的。”王耀无奈地说着,但却另有所指。
和王耀待在一起的时间长了,港已经相当了解王耀了,回答说:“那也不称其为问题。”
澳莫名地看着那两个不知在说些什么的人,努力地猜测着。
“但……我不能。”王耀有些绝望地说,“无论是因为什么,我都不能这么做。”
“为什么?”港说的是问句,但实际上却已预料到了他的回答。
“因为责任,因为地位,因为我们是不可以在一起的。”
是的,想来正是因为这些,他才会一次又一次地阻止自己去深入思考有关伊万的事,他才会不断无视伊万每次在被他拒绝后的黯然神伤,他才会一直说服自己这么做是对的。不然,他要怎样才能支撑下去?
“但,你所说的,都是出自国家的考虑,而不是你自己的看法。你是怎么想的呢?”
王耀没有回答,取而代之的是一声长长的叹息。
“其实,公私分明也并不是什么难事,大哥你看那两个北/欧的家伙不就知道了吗?”一直静默着不敢说话的澳此时勇敢地开口了,“他们都行,没道理大哥不行的。”
“澳,你的意思是……”王耀有些诧异。
难道说,这两个人是在劝说他接受伊万吗?
澳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随即认真地说道:“毕竟,我们希望你幸福。”
“可是……湾……”沉默良久,王耀终于吐出了自己最担忧的事。
“她会答应的。”港毫不犹豫地说。
看看满脸笑容的澳,又看看态度明确的港,王耀先是摇了摇头,继而如释重负般地笑了。
“……你们两个看起来配合得很默契嘛!是不是商量了好多回了?”沉默了一会儿后,王耀半开玩笑的态度说明他已经从情绪的低谷中走了出来。
“呃,大、大哥,我们没、没经过商量的。”澳心虚地连连摇手,紧张得都结巴了。
王耀开怀地笑着,心情已轻松了许多。
“好吧,既然你们这么说,我会考虑一下的。”说罢,王耀又开始收拾那乱成一堆的文件。
考虑?澳迷茫地看向港,像是等着他解释一下,现在到底算是什么情况,却只换来了港一个示意他安心的眼神,只好满脸不解地回头继续玩电脑,心里不断纠结着刚才的疑惑。



⑦莫斯科3月17日电 中国驻俄罗斯大使李辉17日向俄记者透露,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将于3月20日至24日访问莫斯科,在此期间启动俄罗斯“汉语年”活动与第二次中俄政党间对话。
⑧2010年03月29日 新京报 新华社今日专电 俄罗斯《独立报》26日刊登文章称俄罗斯克里姆林宫消息人士说,一份关于设立“对日战争胜利纪念日”的提案已递交俄罗斯国家杜马(议会下院)审议。(当看到这则新闻时,正为剧情进展苦恼的我邪恶地笑了。)
PR

Comment

Comment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TrackbackBlo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06 2018/07 08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03/04 一江春水]
[06/30 柒柒复七七]
[06/24 tarot]
[06/24 她27]
[06/06 柒柒复七七]

HN:
Teliny
性別:
非公開

free counters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