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挚爱于心

露中与我,小巢在此,欢迎光临。
  •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一、65周年纪念

“耀,你在想什么?”伊万一脸好奇地看向神色略有不快的王耀。
“看在这是你自己家举行的庆典的份上,专心一些行不行?”王耀的眼角抽搐了几下,随即不耐烦地说。
今天是5月9日,自己和伊万以及一群家伙们都还在卫国战争胜利65周年庆典的现场上。但这并不是让王耀此刻的心绪如此不稳的原因,他抬眼望了一下,看见白金发色的男人还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看着自己,不禁无奈地叹了口气。
看来他是真的不明白啊,我前几天的话全都白说了呢。王耀自嘲地摇了摇头,把目光又投向场上昂首阔步的士兵们,心思却还在想着今早的事。

在刚刚到达时,正碰上众人在挑各自的位子。他们和其他人不同,即使有位子,名单却不会固定下来。以至于在参与各种大大小小的国际会议或是国际盛事时,总会有小部分人为了抢位子大打出手,其中还不乏某个一脸狂妄笑容的世界Hero。本想低调一点的王耀挑了个较为偏远的地方坐了下来,可谁知伊万这个家伙不知从哪出现,一把将自己从座位上拽了起来,在自己搞清状况前就把自己摁在了一个位子上,随后在旁边的那个座位上坐了下来。这时王耀才弄明白,原来伊万是让自己坐在了他的位置旁。虽然无论上从视野上还是其它方面都比刚才的位置要好很多,但背后各种各样的视线盯得王耀不寒而栗,尤其是其中的那一个。
想都不用想那是谁,娜塔莉亚从不会掩饰自己的行为。伊万这么明目张胆的举动,她当然看得一清二楚。
你就害我吧。王耀垂下了眼,嘴角露出一丝苦涩。
“耀?”伊万小声地询问着,却没有得到回应。
又来了。伊万有些烦躁地皱起了眉。从今天一看见他开始,他一直都是这副不知在想些什么的奇怪模样。究竟该怎么做才好?
明明几天前他还不是这个样子的,怎么今天他的态度会有这么大的变化呢?难道是因为自己做了什么的缘故?可是,我究竟做了什么才会使他露出那种神情啊?
伊万越想越不耐,一只手托住下巴,另一只手以食指的指尖快速而有节奏地敲击着座椅的手柄。
他并不想引起任何人的注意,所以使的力气并不大,只有一直观察着伊万的人,才能注意到这种小动作。
果然那家伙是个笨蛋!王耀看着眼前的一排排走过的士兵,心里忍不住骂道。究竟要和他说多少回他才能记住这种在公众场合下是不适合做出那么亲近的举动的?
瞄了一眼伊万不停敲着椅柄的手,王耀心不在焉地想,真稀奇,他也会烦躁啊?竟然烦成这样,还真少见。莫非……是因为我?转念想了一想,忍不住嘲笑起自己的念头来。
应该是最近有太多事要忙,所以把我的话扔到脑后去了吧?也是,他最近……王耀想着想着,刚刚才舒展开的眉头又拧到了一起。
伊万兀自胡思乱想着,无意中又看了看王耀,意外地发现他的神情很是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究竟是什么时候呢?他反问着自己。
正想着,身边人突然的反应,让走神中的伊万终于把注意力放回本应被注意的庆典上。
顺着王耀的眼神看过去,伊万看到了自家那些穿着卫国战争时的军装的士兵。王耀的神色格外凝重,明显是回想起了当时的情况。
的确,当时自己可是损失惨重,要说是快丢了半条命也不为过。或许是因为自己重生了一回的经历,伊万现在再想,已经没有了当时的痛苦感觉。历历在目的场景虽然清晰,却冷漠到像是他人的记忆。
但这个人就不同了,他还是他,那些事对他究竟会有多大的影响呢?伊万禁不住将视线全部投注在身边这个人的身上。
“呼——”王耀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用手揉了揉太阳穴。
真是糟糕,只不过是阅兵式而已,又不是模拟战争场面,自己竟回想起当时战场上断壁残垣、血肉模糊的场景来。果真是人老了,爱回忆过去了啊。想到后来,王耀忍不住又自嘲了一番。
“没事吧?”一声微弱的征询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扭头一看,见伊万一脸担心的神情,心头一暖,倒也顾不得他人的刺人眼光,笑着摇了摇头,好向伊万传达“我没事”的讯息。
伊万见状,松了口气。
接下来的时间里,两人的注意力再也没有离开过广场上不断行进的队伍。

中午,伊万在宴会厅里不断找寻着自己期盼看到的那个娇小身影,可却迟迟不见他来。
“哎呀,这么心焦的样子,是在找谁呀?”弗朗西斯一脸奸笑地走来,明知故问道。
伊万回过身来,没有马上作答,反倒先迷惑了一下,继而一脸吃惊地指着弗朗西斯身后,惊诧地说:“咦?那不是阿尔弗雷德和亚瑟吗?他们在干嘛呢~”句尾带上了伊万一贯的欢快语气,根本听不出来有什么异样,倒像是在期待某件事发生一样。
“什么?”弗朗西斯听闻此句,急不可待地回头去找。在搜索半天未果的情况下,他又问道:“喂,他们究竟在哪?”半天,没有人回答。再回头一看,伊万原本站的地方空无一人,弗朗西斯这才反映过来自己被耍了。

在一条僻静的走廊里,王耀靠着一面墙壁,将头微微仰起,闭上了双眼。
他今天的状态很不对,这样下去,他今天就不能扮演好他的角色。在这种场合,一丝的懈怠都是不该有的,更何况他现在正处于心思完全涣散的状况。
幸好以前来过这里,知道还有这么个安静的地方能让他躲一会儿。不然的话,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那些家伙们。
后背隐隐作痛,这从他意识到这个庆典究竟是在纪念些什么时起就开始了。那个伤口并不是真的在痛,只是心理作用的关系。他虽然知道,却无力使这种折磨人的感觉消失。
究竟什么时候,自己才能放下这段事,往前走呢?
眼角瞥见一个向他走来的熟悉身影,王耀放下了戒备,对来人露出笑脸。
“伊万,你怎么来了?”不过,王耀很快就从高兴转为了疑惑。
“想知道你在什么地方。”伊万走到连彼此的呼吸声都听得一清二楚的距离内才停下了脚步,他凝视着王耀比平常略显苍白的脸,担忧地说,“你今天看上去很不对。”
没有告诉伊万自己现在身体不适,就是怕伊万担心。不过,他还是看出来不对劲了。
当下决定不再隐瞒,王耀闭了闭眼,吐出一口气,开口说道:“嗯,我想起了一些事。”
说完,转头看着伊万,缓缓地说着,像是要斟酌自己所说的话。
“那时候,你受了很多伤。我记得……有一次你来的时候,你浑身上下都裹着纱布。第一眼看上去的时候,简直不像是你。”
“后来,你虽然受的伤少了,可但凡有个伤口便是严重的伤。我记得,有一次的伤口是在额头上,深得见骨,看得人难受。”说着,王耀伸手拨开了伊万额前的发,轻轻地抚摸着发际线处一条淡淡的伤痕。
伊万不自觉地握住王耀的手,有些心疼地说:“已经过去了。”
“不,伤痕依旧在,只是你的已经好了。”王耀摇了摇头,眼中难掩伤痛之情。
听到这里,伊万已经明白了王耀今天异常的原因。
“是……那条伤痕?”
王耀点点头,不再解释。
伊万叹了口气。这种时候,他往往不知该说些什么好。想要把他拥入怀中来安慰他,但在此时此刻,这种行为只怕一点也起不到安慰效果。
沉默了许久,王耀抽回了伊万握着的手,重又把背靠回墙上,企图用冰凉的墙壁来给那条正在肆虐的伤痕降温。
“怎样,你才能好起来呢?”伊万没有在意他的动作,只是一心在想着伤痕的事。
“……如果——我也只是在猜测——道歉的话……说不定……这条伤痕就会死了。”王耀以充满着不肯定的口吻说着,“现在它虽然不流血了……但它还是活的……还是会疼。说不定,只需要原谅他就可以了……但是,他从来没有认过错,从来没有。我只是希望,他能够真心道歉。只是这样而已……”说着说着,王耀的语气越来越确认,也越来越悲伤。
伊万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猛地将王耀搂到怀里,双臂用力地拥住怀中的人。
“……伊万?你、你干什么?”王耀果然有了与平时一样的反应,却没有挣脱伊万的怀抱。
“你要是那么想的话,恐怕很难让伤痕死掉呢。”伊万没有理会他之前的话,径自说道。
王耀愣了一下,随即笑了。
“是呀,他的脾气我好歹也算是了解的,让他低头,很难的。”开玩笑般说出这番话,王耀却在观察着伊万的反应。
“你知道就好。”伊万把头埋在王耀的肩头,闷闷地说。
这次换王耀来担心伊万了。
“喂,伊万。你怎么了?”
纵使王耀再三问讯,伊万却执拗地不肯开口回答,只是不断摇着头。
“伊万!你再这样我要生气了!”王耀看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只好装作一副生气的样子,发出最后通牒。
终于,伊万抬起了头,脸上尽是不高兴的神情。
“耀你今天都一直在想本田菊那矮子的事情对不对?那我呢?你就没有想过我吗?”虽然这么说很丢脸,伊万还是说出了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意的事情。
明明自己是在担心耀,希望他能好起来。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偏又是那个本田菊!弄得耀总在不断地想起他,害得自己的心情都变差了!这么无理取闹,根本不像我嘛!伊万又气又恼地想。
王耀愣愣地看着闹别扭的伊万,安静了半晌,突然不可自已地大笑起来,一边笑还一边说:“啊——伊万你还真是……太、太可爱了!怎么会……啊……太好玩了!”似乎还嫌这样不能充分表达出他的愉悦,王耀笑得浑身都在颤动,眼泪也不断流下。
伊万不好意思地看着怀中笑得前仰后合的人,小声地嘟囔说:“有这么好笑吗?”
“你啊,知道我有多久没有见过你这副样子了吗?”王耀擦着眼泪,解释着,“自从你长大了以后就没有了呢!”
“长大?我是长大以后才和耀打交道的呦~”伊万像是想要纠正王耀的说法般笑着。
王耀毫不犹豫地反驳:“你那时候根本不叫长大,性格和小孩子基本无异!说你是小孩子根本没错!”
伊万无奈地笑了。反正在王耀面前,他永远只是个小孩子。
“不过,我还真的是……拿你没辙啊!”王耀捏着伊万的脸颊,丝毫看不出他接下来想做什么,“我前几天刚和你说过,公私要分明,怎么你今天全忘了?”
话音刚落,王耀的手劲就加重了几分。虽然不疼,但伊万却不喜欢这个动作。这让他感觉自己是被当成了一个孩子,而不是他的恋人来对待。
“耀,放手啦!”伊万不满地抱怨,却不愿松开搂住王耀的手。
王耀挑起了一侧的眉毛,用略带聊侃的语气说:“我说是你放手才对,这个姿势……怎么说都不是这种场合下适宜出现的吧?”
伊万避而不谈,转而开始解释之前的话:“不是你家上司说的要加强‘睦邻友好合作’吗?而且我家上司也说咱们之间有许多共同利益,让我好好招待你的。不是私事啊!”
王耀听着这番听上去毫无破绽的话,隐隐觉得有哪里不对,可又说不上来。
“但也不是这种方式吧?明明就有很多其他方式,你为什么非得……”话说到一半,王耀见伊万的表情越来越奇怪,终于恍然大悟,“你故意的!你借着这个机会,好让大家都……我都说过了……你怎么就是不听呢?”
一股怒气渐渐从心底升起,王耀狠狠地揪着伊万的脸颊,不发一言。
“疼,耀把手松开好吗?”伊万小心翼翼地问道。
王耀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干脆地松了手。
“现在,把手松开。”冷冷地吐出这句,王耀静静地等着。
糟了,耀真的生气了!伊万慌张地想。
“别生气好吗?”伊万垂下头,近乎哀求地说。
“我不想和不懂事的人说话。”看他没有放开自己的意思,王耀干脆一用力,推开了伊万,转身走开。
多日来积压酝酿的情绪在王耀转身的一瞬间骤然喷发了出来,伊万失控地质问道:“难道你以为你的做法就是正确,就是对的吗?”
意外的语气,让王耀停下了脚步。
“耀似乎总认为自己做的是正确的呢~但是你却从来没有考虑过我能不能接受啊~”神经质地笑着,伊万原本带有童稚的声音此刻听上去格外恐怖,“我不否认耀你是想顾全大局,但要想这么做的话,首先应该有所表示不是吗?我根本感觉不到,你确实把我当成……你的恋人。”
因为感觉不到,所以没有安全感。因为没有安全感,才会想在众人面前彰显两个人的关系。只是这么想的而已,并没有其他意思。
尽管背后窜过一阵寒气,王耀还是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因气愤和失望而脸部微微扭曲的男人,认真地问:“那么,你希望我怎么做?”
伊万听了这个问题,一时语塞,不知该不该说。
“我一个人惯了,弟弟妹妹他们独立性也很强,所以,你说得对。”王耀沉默了一会,坦率地承认了,“但我不是有意的,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做。我……还不适应啊。”说到后来,王耀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血色,“要是像……情侣一样,我会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啊!那些被粉红气氛影响的人,看上去都傻死了。我才不想变的那么丢人。”
脸上大片大片浮起的红晕充分地说明了王耀此刻的心事,估计是因为不好意思,王耀的眼睛随处乱瞟,就是不肯看向伊万。
伊万愣了一下,一种异样的感觉油然而生。他有些不敢置信却又夹杂着欣喜地问:“耀,难道你……是在害羞?”
王耀听了,飞快地瞟了他一眼,撒娇般嘟囔地说:“知道了就别说出来呀。”
胸口的那股情绪越发地壮大起来,冲击着伊万那个压抑已久的念头。他终于忍不住,向前迈进了几步,比刚才更用力地将王耀拥入怀中,像是要把他揉进自己的骨血般不肯撒手。王耀感受着他的激情,不禁抬头,想要看清他脸上的表情。
“耀,咱们……交往以来,都还没……都还没……”伊万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都还没……”
王耀看着他变得如此吞吞吐吐,心下大概明白了他在考虑些什么,于是忍不住笑着对他说:“傻瓜,有些事是不需要问的,直接一点没什么不好。”
伊万瞪大了眼睛。这种说法,无疑是张邀请函。
“那就……我……嗯……那、那就这样。”伊万在结巴半天后,终于放弃了自己想要说些什么的想法。
伊万的鼻息喷在脸上,痒痒的,同时还带着一股王耀意想不到的酒香味,让王耀不禁有些醉了。
半张的唇,在伊万看来,格外具有诱惑力。同时,王耀身上不断传来的体香也让伊万渐渐有些不能自己,恨不得狠狠压上那张唇,趁机肆虐一番。
在经过漫长的等待后,两唇终于轻轻地贴合。柔软的触感,让两人的心同时为之一跳。
正当伊万想要更进一步的时候,王耀退开了。伊万不满地看着他,满是不高兴地问:“耀,你干嘛不让我亲下去啊?”
王耀调整着自己紊乱的呼吸,像长者对待不懂事的孩子般劝说道:“别忘了,待会儿你还要主持宴会呢。现在还不去的话,会迟到的呦。”
“那么,干脆不开宴会好了。”伊万像是自言自语一样低声说着。
“别胡说,这可是你的职责所在!”王耀严词厉色地说道。
只要一谈到工作、职责什么的,王耀就会变得特别严厉、认真。这点,伊万很早就领教过了。但他却不吱一声,只是紧紧抱着王耀,不肯松手,像是想要拖延与王耀分离的时间一样。
“哥哥,原来你在这里啊。”
熟悉的嗓音,让伊万浑身的寒毛都倒竖了起来,也让王耀顿时周身一颤。
伊万僵硬地转过身去,脸上勉强扯出一个极不自然的微笑,声音颤抖地问道:“娜、娜塔,你什么时候来的呀?”
娜塔莉亚穿着一身淡紫色的丝绸长裙,头发随意地散在肩上。如果不总是一脸厌恶的神情的话,这姑娘实际上也算得上是美人了。王耀看着娜塔莉亚这个自己不太习惯的造型,心里默默地想着。
“没想到哥哥竟然来这条走廊,害得我在别的地方找了半天。”娜塔莉亚没有回答伊万的问题,而是继续着她自己之前的话,“哥哥怎么会来这种地方呢?”
“嗨,娜塔莉亚小姐。”王耀犹豫了半天究竟要不要在娜塔莉亚还没发现自己的情况下暴露自己的所在,不过在伊万转过身之后,这个问题就不由得他了。
娜塔莉亚的脸色顿时一沉,看得两个人都心里发虚。在娜塔莉亚开口之前,伊万赶紧说道:“啊啊,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咱们得快点去啊!”
“是啊是啊。”王耀随声附和着,生怕娜塔莉亚开始发飙。
两个人说着就开始准备走人,动作僵硬,像是扯线木偶一般。
“站住。”一句冰冷的命令式让两个人的动作顿时凝固,伊万扭过头去,满头冷汗地问:“娜塔还有什么事吗?”
“你应该往那边走。”娜塔莉亚毫无表情地指着自己的来路,让人看不懂她在想些什么。
“啊啊,对。谢谢哈。”伊万尴尬地笑着,只好向着娜塔莉亚走过去。
王耀硬着头皮,也跟着伊万走了过去。在经过娜塔莉亚的时候,他偷偷地抬眼看了看娜塔莉亚。而娜塔莉亚就像感受到了一般,狠狠地回瞪了他一眼,眼神凌厉狠辣,似是要将他千刀万剐一样,让王耀浑身都充斥着毛骨悚然的感觉。
“还有一件事,哥哥。”
伊万听到这句话,再度停下了脚步,充满不安地问道:“什么啊?”
“我们合体吧!”一句熟到不能再熟的话出现了。
“不要啊啊啊啊啊!!!!”伊万惨叫着跑远了,惨叫声依然还像是在耳边一样清晰。
“合体吧合体吧合体吧合体吧合体吧合体吧合体吧合体吧,哥哥!”娜塔莉亚也紧随其后,丝毫不肯放松。想不到穿着高跟鞋的娜塔莉亚竟也能跑得那么快,与平时相比慢不了多少。
王耀看着跑走的两人,长叹了一口气,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安静了半晌,忍不住开口感叹:“这是什么状况啊?”明明都是大人了,却还玩着你追我跑的游戏,也不看看场合。
走廊一头的喧闹声越来越大,王耀克制自己不去想那边究竟会变成什么境地,一边走一边暗自发笑。笑着笑着,突然觉得噪音似乎又有变近的趋势。抬头看了看,在确定了自己走得没有那么快的事实后,突然发现刚刚才跑远的两个人竟又跑了回来!前方的伊万满脸的狼狈,后方的娜塔莉亚倒是依然面不改色,怎么看怎么好笑。
想到这里,王耀忍不住又开始闷着头乐。
“耀,快走。”一句话把王耀拉回了现实,他抬头看看近在咫尺的伊万,又看看自己被伊万抓住的手腕,在反应过来究竟是怎么回事之前,就加入了奔跑的行列。
“伊万!别把我拖下水!”王耀慌张地说着,“你们自己的事别把我扯进来!”
伊万看着王耀,突然笑容焕发,十分高兴地说道:“不,从今往后是我们两个人的事了~”
“我不干!”王耀高声说道,极力想撇清关系,“凭什么我要参与你们俩的胡闹行为?”
“哎呀~耀怎么忘得这么快呢?之前还说不适应两个人一起的吗?那我身为耀的男朋友,当然要帮助你度过这个难关了!”伊万开心地说着,像是忘记了自己还在逃命中。
“伊万!”听到了“男朋友”三个字,王耀突然不好意思起来,忍不住用力地捏伊万的手。
“哈哈,耀你害羞了哦~”伊万依然不知悔改地调笑道。
“闭嘴吧你!”王耀又羞又恼,却又不敢再说些什么,以免伊万又乱说话。
“哥哥,那个男人有那么好吗?把他舍弃掉,和我合体吧!”幽灵一样的声音从两人的背后传来,使正处于二人世界的两人终于回想起来他们究竟是在干什么。
“行了,在开始之前赶到吧。”王耀无奈地说。
“这点没问题的。”伊万又有点恢复了之前那副哭笑不得的样子。
“合体合体合体……”
“真的跑得到吗?”我穿的可是西服啊!王耀在心底哀号着。
“应该可以。”
“结婚结婚结婚……”
于是,三个人就这样,抵达了宴会的会室。不过值得庆幸的是,会室里那三个家伙正因食物问题闹得不可开交,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以至于没有人发现门口这三个人的异样。王耀松了口气,整了整衣服,与伊万一起走入了喧闹的中心。

一天后……
“伊万你看,弗朗西斯说我是你家的贵宾呢!”王耀手里拿着一份报纸,有些安慰又有些自满地说。
“耶?真的呢~”伊万只瞄了一眼,满不在意地说道。
“你别敷衍我,那种态度你以为我看不出来?”王耀有些生气地把手里的报纸折了起来。
“那是因为,这种事即使不用他说你也是我家的贵宾。”伊万拿过他手里的报纸,放在了沙发旁的茶几上。
“还不是因为你昨天表现得那么明显,才让他写了这篇报道出来?”王耀不满地嘟囔着,又往沙发里面靠了靠。
“有那么多讲昨天的事的报纸,为什么你只看了这一篇?”伊万看着王耀脚边成沓的报纸,好奇地问。
“……谁说我只看了这一篇?其他的我不过是没有问你罢了。”王耀慌张地回答,又拿了一份报纸起来。
伊万看着他的举动,伸手拿走了报纸,一副纯良的样子问道:“耀,别看报纸了,你不觉得一大早起来就看报纸很无聊吗?”
王耀不解地看着他,傻傻地问:“那、那干什么啊?”
伊万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随即笑了起来。但就在下一瞬间,伊万扣住了王耀的头,将自己的嘴唇压在他的上面,舌尖也趁王耀不注意时成功潜入了他的口腔内,不断纠缠着对方的舌。
窗外的阳光晒入屋内,唤起一室明亮。
“唔……伊万……你干什么啊!”王耀在伊万结束了这个绵长的吻之后,双颊通红地问道。
“耀,这是恋人之间独有的交流方式,不是吗?”伊万笑得像是偷到了蜜的熊,让王耀想生气都不忍心。
“什么独有的交流方式啊?真是胡来。”王耀喃喃说着,却也不打算再追究下去了。
“耀不生气啊?那我再来一次吧!”伊万说着,就又凑了上来。
“喂!伊万你可给我适可而止啊!你听到没有?喂!”王耀惊慌地向后退着,却不幸地碰到了沙发的扶手。
“耀为什么会这么可爱呢?让人好想吃掉啊!”伊万很是开心地抱住了王耀,蹭了蹭王耀的脸颊。
“好了啦,别闹了,今天还有工作要做呢。”王耀不死心地说道。
“就一个吻而已,不会耽误耀太多时间啦~”伊万以诱哄的语气说道。
王耀狐疑地看着他,虽然不相信他说的“不会耽误太多时间”,但依着伊万的性子,不答应他……恐怕是不行的。
“算了,随你吧。”
“真的?那耀待会儿可不许反悔~”
“好了,我不反悔就是了。”
“太好了~”
窗外,两只小鸟在绿茵繁茂的枝头上欢快地叫着。

PR

Comment

Comment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TrackbackBlo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07 2018/08 09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03/04 一江春水]
[06/30 柒柒复七七]
[06/24 tarot]
[06/24 她27]
[06/06 柒柒复七七]

HN:
Teliny
性別:
非公開

free counters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