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挚爱于心

露中与我,小巢在此,欢迎光临。
  •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二、汉语年(1)

王耀仔细地收拾着面前的桌子,先在整洁的桌面上放上一块毛毡垫,然后铺上一层宣纸,仔细地用镇纸压好,接着,又抽出一支笔来,在砚台上微蘸了点墨。看一切都已准备好了,王耀勉强按捺着自己不满的情绪,拿着手中的那只笔,对桌边那个迟迟不肯靠近的斯拉夫青年说道:“伊万,你还想让我替你做到什么地步?”
伊万嗫嚅着,似乎是想要躲闪开王耀咄咄逼人的视线,却又硬着头皮走近了几步,满脸勉强维持的笑容只换来了已经耐心耗尽的王耀一记凌厉的白眼。
“伊万,说要进行文化交流的也是你,现在不肯合作的也是你。你究竟想干什么?”王耀把手上的毛笔架在笔架上,颇为气恼地说。
“……呵呵,耀不要生气嘛。我、我这就写了。”伊万赶紧走上前,慌张地拿起笔,可却迟迟不肯下笔。

王耀看着他这副窘相,不禁怀疑地眯起眼睛,以极缓的语气问道:“伊万,上次我让你摹的十遍……你没写吧?”
看着对方双肩猛然一抖,王耀知道自己说对了。他无奈地叹了口气,双手撑着桌子,直视着伊万说:“伊万,我说过的吧。书法这种东西练得不是别的,就是毅力。你要是不练的话,根本不可能记住的。”
伊万摸了摸自己的鼻尖,委屈地说:“可是,我本来就不会写中国字嘛。”
“我知道,要你练是难为你了一些……但当初是谁提出来的?”王耀说着说着,心里忍了许久的愤懑统统浮上了水面,“早就说了让你先从简单的辨识开始,你偏不听。整天软磨硬泡说要练书法,还说什么一定会坚持下来让我大吃一惊。现在好啦,才开始三天不到就写不下去了。我猜你根本一遍都没写,干脆把我的话当成天边的一缕浮云了吧?”
伊万垂下了眼帘,手中的笔也不自觉地坠了下来,洇湿了一大片纸,也弄污了原本洁白无暇的一张纸。
啊,又说中了。为什么耀总是毫不留情地指出自己的错误呢?
“耀,抱歉。”伊万低下了头,幽幽地说道。
王耀愣住了。
奇怪,怎么今天伊万的反应这么异常?平时不都是死活不肯承认错误,明知道是自己错了也绝不道歉的吗?今天是怎么了?
“你没事吧?不舒服吗?”王耀担心地凑上前去,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没事吧?虽然不会发烧,但你也要好好注意自己的身体嘛!就算我们不会有什么事,你也不能这样不懂得照顾自己啊!”说话中充满了对伊万的关心与担忧。
伊万的脸庞上掠过一丝笑容,随即消失无踪。
“没有,我不是不舒服,只是……”伊万故意有气无力地说着,不时偷偷看那人一眼。
“只是什么?”王耀疑惑地问着,拿过伊万手中毫无用武之地的笔,放回笔架上。
伊万静静地看着他的动作,轻启双唇:“只是……我想要了。”
王耀疑惑的表情越发鲜明起来:“想要什么啊?”
“你。”干脆利落的回答,却让王耀更加不解他的意图。
沉默了一会儿,王耀才开口说道:“这话文法虽然通了,但语义不通啊。伊万你可得好好练习汉语了。”说完,看不出有丝毫异样地走到了书架前,抽出一本谜语书集,认真地看了起来。
“……别岔开话题,耀你是怎么想的?”伊万有料到王耀不会直接回答他的问题,但没有想到竟会是以这种方式躲开了他的攻势。
王耀一脸不解地抬头,思考了半晌,说:“别说蠢话好不好?”
伊万皱起了眉头,有些生气地说:“谁说蠢话了?我可是很认真的在问你!”
“那好,那我问你。你要我干吗?给你洗衣做饭擦地板?”王耀看似冷静地问道,但微微颤动着的手泄露了他的感情,“我以为,你的想法已经有所改变了,谁知道竟又这样故态复萌。你说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人了?你这么做,到底有没有顾及我的感受?”
听得一头雾水的伊万此时终于明白过来有哪里不对,赶紧开口解释:“等等!耀,这其中……误会!你误会了!”
王耀狐疑地挑眉,不相信地问:“什么误会?”
“我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我是说……”伊万结巴着,不知该怎么措词。
要是跟耀直说的话他一定会不高兴,可是不解释清楚的话情况也一样好不到哪去!
“那个,就是说、我是想说,我该怎么解释啊?”伊万苦恼地自言自语着。
“不用解释了,反正我现在不想听你说话。”说完,王耀就扭身向里屋走去,看上去似乎是真的生气了。
伊万一看,慌张地追了上来,紧紧地抱住他,干脆抛却一切顾虑,不管不顾地喊道:“我的意思是我想和你洞房啦!”
王耀呆住了。
身后的伊万还在说着:“这几天以来,我一直都在看。你……你真的让我没有办法啊!看到你那么专心的样子就会让我忍不住嘛!根本不可能专心听你在讲什么!”
“你说的是真的?洞房?”不知什么缘故,王耀的声音听上去怪怪的,尤其是最后两个字,发音古怪到了极点。
“真的!所以耀你不要误会,我没有其他意思!”伊万拼命地承认,无暇注意到这些细节。
王耀的身子开始不断地抖,让一直紧抱着王耀的伊万不免担心地问道:“耀,你怎么了?”
王耀抖得更加剧烈,头也用力地低下去,像是想要隐藏些什么。
“耀,抬头和我说话。”伊万觉得越来越不对劲,将他翻过身来直面着自己,好看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
“……哇哈哈哈哈哈!你刚才说什么?洞房?你从哪儿听来的?这么……这么……呵,太、太好笑了!怎么会这样?啊、哎呀我不行了,笑死我了。”一仰起头来,王耀就爆发出了一连串的笑声,连眼泪都溢了出来,“这是什么时候用的词汇啊?你竟然……噗哈哈……”
伊万看着笑得前仰后合的人,无奈地想,没办法啊,如果说其他的话,只怕你早就甩门回房了。
原本是打算让王耀好好笑一笑就过去的,但伊万看着似乎不打算就此放过他的王耀,终于忍不住开口了:“好了,别笑了!这件事有那么好笑吗?”
王耀胡乱地抹着眼泪,乐不可支地说:“不是……只是……太意外了!你知道这话由你嘴里说出来有多奇怪吗?”
伊万这时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才能解决眼前这幅尴尬景象,于是干脆认命地站着,期盼着王耀能够快些回复平常的样子。
又过了一会儿,王耀的呼吸渐渐稳定下来,情绪也平稳了许多。伊万看着他的举动,小心翼翼地开口问:“耀,现在可以继续说了吗?”
“说什么?”王耀仰起头,脸上还残留着刚才狂笑过后的红晕。
“你同意吗?”伊万不折不挠地问,显然是还不死心。
“什么?哦,你是说那事啊?”前一瞬间还有着温和笑脸的人转眼就杏目圆瞪,毫不犹豫地说,“没戏!”说完,就从伊万怀中脱了身,又回到书架前,拿起之前的书继续看了起来。
“为什么不可以呀?”伊万不满地说,“我们明明开始交往了不是吗?你都不许我晚上到你家来!”
“伊万你可别忘了,你来这里可是来参加汉语年的交流活动的!这可是公事!别忘了你自己的职责!”王耀合上书,义正严词地说道。
“什么事都拿公事来压我。这都第几回了?”伊万低声说着,悄悄发泄自己的不满。
“你说什么?”王耀见他自言自语,忍不住问道。
“我是说,如果你平时肯让我来的话,我就不会利用公务时间来做这种事了。”伊万不着痕迹地将自己刚才的牢骚遮掩了过去。
“所以你高举着‘文化交流’的旗帜大踏步走到我家门口,甚至还要求清空场地就是为了这个?”王耀说到后来,声音愈发高昂起来,脸上也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嗯,耀你猜对了!”伊万欢快地点着头,丝毫不见有羞愧之色。
“你……你的脑子里究竟都装了什么东西?”王耀不禁为之气结,想指责他,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耀~你就答应了吧~”绵长的声音,听得王耀不禁为之一抖。
“伊万你快打住,现在怎么说也是学习时间,讲这个……做什么啊?”讲着讲着,王耀觉得自己的脸渐渐开始发热,不自觉地伸手去摸自己的脸颊确认。
伊万看着他的动作,知道他已经害羞了,心里一时高兴,又说:“好不容易才得到这么好的机会,耀你可别浪费呀!”
王耀神情恍惚地听着,似乎完全没有听进去,又似乎是想着别的事情,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迷离的眼神在伊万眼中显得格外可爱,他忍不住趁王耀出神的时候,偷偷在王耀圆润的脸庞上亲了一口。
温软的触感让王耀瞬间回过神来,他马上用手捂住脸,慌张地向后退着,结巴地说:“呀呀呀呀呀呀呀~你你你你干什么?”
好可爱的反应!伊万第一时间闪过脑海的便是这么句话。
“好痛!”由于后退过快,王耀看也没看地撞上了身后的墙,后脑与墙壁接触的瞬间,伊万确信自己听见了“咚”的一声巨响。
“还好吗?要不要我给你揉揉?”伊万有些心疼地问道。
“不、不用了。我好的很,你不用担心,站在原地别动就好了!”王耀咬着牙,从牙缝中费力地挤出了这句话。
伊万苦着脸站在原地看着王耀龇牙咧嘴地揉着自己的头,几次张嘴想说些什么,最后决定什么都不说,只嘟着张嘴,等着王耀重新把目光放回自己身上。
王耀看着伊万突然由刚才一脸笑容变成一脸沮丧,奇怪地问:“伊万你怎么了?”
伊万瞟了他一眼,赌气地转了个身,继续沉默着,不肯回答。
王耀莫名其妙地走上前去,试探地问:“怎么了?怎么突然生气了?”
伊万又瞟了他一眼,终于不再别过身去,只是还在沉默,嘴巴紧闭着,像个蚌壳一样。
“不会是因为我拒绝的缘故吧?”王耀故作惊讶地问,“你不会那么小心眼儿吧?”
伊万按捺不住了,终于开口指责说:“王耀你把我当贼一样防!不过就是肌肤之亲而已,我还不至于饥渴到饿狼扑食的地步!”
听着伊万难得富有文采的语句,王耀眯着双眼,悠悠地说:“伊万你对于那方面的词汇知道的不少啊?”言语之中透露着某种微妙的情绪,近似于火山爆发的态势。
但伊万却不管这些,继续争取着自己的福利:“面对自己的爱人会想做是再正常不过的,亲都亲过了,为什么不可以?这是很合理的要求!”
“但你就不会觉得这样的话进行得未免太快了一些吗?”王耀丝毫不肯退让,“咱们交往才几个月,你就……反正,我说不行就不行!”
“谁说就只有几个月了?你和我相识的时间要说是四百年都不止!要不是你那么别扭,我早就成功了!”伊万脱口而出,看来想这些事已经不止一两次了。
“……我才不会让你带着侵略我的想法来占领我家!”王耀气得满脸通红,音量也是前所未有的大。
两个人大眼瞪着小眼,谁都不肯先移开视线,仿佛谁这么做谁就输了一样。
“现在我又不是要侵略你,干嘛那么反对?”伊万终于扛不住了,小小地抱怨着。
王耀的脸红了一下,随即吞吞吐吐地说:“所以我就说太突然了,我没有心理准备嘛~”
伊万一听王耀的话里有了软化的成分,马上又变得精神百倍,积极游说道:“那现在呢?考虑看看好了?耀的心肠那么好,不可能忍心这么折磨我吧?”
“说什么折磨,未免太夸张了些。”王耀嘴上虽这么说着,心里却认真地考虑起了这件事的可行性。
耳朵里灌满了伊万对他说的话,王耀的眼睛也随着思绪到处乱飞,眼角有一件物品一闪而过,忽然让王耀看到了事情的解决方法。
“好,就这么决定了!”王耀振奋地一合手,吓了还在不停说着的伊万一跳。
“耀你怎么决定的?”伊万迫切地问道。
王耀却没有理会,径直走到桌前,拿起之前蘸好了墨的那只笔,正想写些什么,看见那张脏乱不堪的纸,眉头一皱,只好单手换了张纸,一气写到“一轮明月隐云脚,两瓣残花落马蹄”。字体苍劲有力,似是在其间隐藏了什么情感。
伊万不明就里地看着王耀的这些举动,等到他满意地放下笔时,才疑惑不解地问道:“那么,耀你所说的决定是什么?”
王耀拿起那张纸,笑容可掬地说道:“就是这个。”一副志得意满的神气,顺便还给伊万递了过来。
伊万更加困惑地接过这张纸,看了看上面的字,继续问道:“这是什么?”
王耀的笑容从自满转为了调皮,他欢快地说道:“这是一个谜语。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猜出这个谜语的谜底。第二,学会背并写出这两句话。你选哪个?”
伊万的眉头紧紧地皱在了一起:“为什么我一定要从这两个里面选一个?”
王耀理所当然地说道:“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答应你的要求。”像是为了说服他一般,王耀继续说道,“你想啊,这样你才算是完成了此行的任务,回去的时候也好有个说法,我也会比较安心。怎样,你同意还是不同意?不过我可先说明啊,你不同意的话,我是一定不会同意的。但要是你同意了,我说不定会同意的呦~”越说越高兴的王耀说到后来还眨了眨眼睛,显出一副天真可爱的架势来。
如果可以的话真想狠狠地掐住他的脖子,等他窒息昏迷了以后再把他给强上了。伊万在心里如此说道。
不知道伊万的想法的王耀还在静静地等待着他的答复,如果他要是知道了,恐怕就不会提出如此宽松的条件了。
“……好,我答应。”伊万无可奈何地说道,“但耀你最好给个提示吧?”
王耀想了想,说:“那你选了第一方案喽?也对,要是这样的话给个提示也好。那么听清楚了~”说着,清了清嗓子,“伊万你啊,就是只又蠢又胖的大北极熊~”
这也算是提示?怎么听上去更像是抱怨?伊万瞪着自己的眼睛,不知道这句话从哪里开始反驳比较好。可看他的表情又不太像。那么自己该怎么理解这句话呢?
“……其实,比起北极熊来,我是棕熊来的。”伊万犹豫再三,决定还是说一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来试探一下。
“哎呀?是这样子的吗?我还一直以为你是北极熊呢!”王耀很是惊叹地说,一点没有表露出伊万想见到的反应。
“但是,这句话哪里是提示呢?”伊万小心翼翼地问道,生怕王耀反悔。
王耀惊讶地挑了下眉毛,叹息着说:“我还正想夸你挺聪明的,一下子就缩小了范围,没想到是误打误撞啊!”
缩小了范围?原来那句真的是提示!伊万有些意外,他本以为那句是王耀说出来调侃他的,没想到竟也是动了心思的。可这么一来,提示究竟在哪儿呢?
“我缩小了范围?”伊万求证地问,满是认真的样子。
“对呀,这个问题可是跟你很有关系的呢。”王耀还沉浸在刚才的遗憾中不能自拔,“谜底几乎……”说到一半,王耀惊恐地捂住自己的嘴,“糟了糟了,差点就泄密了。还真是,对你不能掉以轻心!”
见王耀又恢复了之前打定主意不放松的状态,伊万也放弃了继续刺探情报的念头,又开始死盯着那张纸不放,好像能从那上面看出什么端倪一样。
王耀不解地看他那么认真的样子,忍不住问:“你看得懂吗?”
伊万沉吟了一下,毫不犹豫地说:“看不懂。”
“看不懂你逞什么能啊?”王耀先是干笑了两下,紧接着严肃地说道,“不懂就和我说!我出这个题是为了让你了解中国文化,而不是故意在刁难你!听懂了吗?”
“现在懂了。”嘴上是这么说,可伊万不禁暗想,其实就是在刁难我吧?
“那现在我给你解说一下,你可要仔细听好。”王耀拿起那本谜语书,开始认真地讲解,“谜语呀,是有不同的猜谜方式的。就难的而言,有离合格、粉底格、徐妃格、白头格、探骊格、秋千格、卷帘格等等。不过要是让你来的话,只怕给你一年的时间你都猜不出来!所以,这个给你的算是简单的啦!只是普通的拆、合字法而已。”像是炫耀的王耀看了看伊万渐渐发黑的脸色,赶紧问道,“所以说,这个谜语只要找对了正确的字,拆得正确,就可以得出谜底了。”
“那么,应该怎么拆?”伊万深吸了一口气,强迫着自己以平和的语气问道。
“那个就容易了,你看,我给你示范一个。”说着,王耀指着纸上的句子,“你看,这里的‘隐’字就是在告诉你该拆开某个字了。‘云脚’又是什么呢?你想啊,‘脚’是指下面的部分。”王耀用手比划着,试图让伊万理解他的话,“‘隐云脚’,就是让你挡桩云’字的下半部分。换言之,就是要下面那个部分来组成一个新的字。”见伊万的脸色缓和了许多,王耀松了口气,接着说道,“怎么样?是不是很简单?”
“然后呢?”伊万专心地看着谜语,恍若不觉自己在要求更多的提示。
王耀提高了嗓门,不客气地说:“然后?然后就靠你自己了!都被我说出来了,你还猜什么啊?”
伊万大梦方醒般看着王耀,然后成竹在胸地笑了,让王耀不自觉地产生了“是不是我在自掘坟墓”的感想。
不过,伊万如此用功的模样倒是很少见。王耀感到胸口暖洋洋的,似乎有什么新的感受在这次与伊万的相见中出现了,让他产生了止不住的笑意。
午后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渗入屋内,照亮了房中阴暗的角落,也映得伊万白金色的发格外耀眼。王耀低下了身子,倚在桌子边,嘴角的笑容愈发明显。
繁密浓厚的睫毛微微颤动着,紫罗兰的眼睛在阳光的照耀下如水晶般通透,高挺的鼻子更是突出了伊万的与众不同,而那嘴唇,虽然柔软,但在接吻的时候,却会变得有力又强硬……
“耀?你怎么了?”
王耀盯着眼前的人,过了好久才意识到有人在叫他。
“啊?啊!没事,不用担心。”王耀尴尬地笑笑,希望伊万别再追问下去了。
可惜天不遂人愿。
“刚刚在想什么想得那么入神?”伊万不弃不舍地问。
王耀听着这句话,想起刚刚自己在想些什么,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才好。脸上也烫了起来,知道自己瞒不了多久的王耀急忙起身,飞快地说:“我去给你倒杯茶,这么长时间以来你还没喝过水呢,正好我也渴了。我去去就回。”
伊万看脸红得像苹果一样的王耀,心里明白了八九分。他微笑着,抓住了急欲脱身的王耀的手,别有深意地说:“耀在想什么,我知道了呦~”
王耀连身子都不肯转过来,只是拼命地甩着手,小声地说:“放手,让我去倒水。”
伊万无视他的意愿,硬是让王耀转过身来。当伊万一接触到王耀那近乎哀求的目光时,心脏剧烈地颤动了一下,声音也沙哑了许多:“耀这是怎么了?”
王耀的眼里涌出了泪,他不断地摇着头,一句话也不肯说。
“和我在一起,会这么难受吗?”伊万明知他的眼泪不是为了这个,却忍不住这样问道。
王耀的头摇得更快了。
“……不,只是……太丢人了……”王耀带着微弱的鼻音说道,“这么多年,还从来没这么丢人过。”
“丢人到想哭的地步吗?”放心的伊万笑着将他搂入怀中,并轻轻地抚着王耀的后背。
不管自己是在伊万怀里,王耀还是摇头,蹭得伊万的脖子痒痒的。
“不想……可不知为什么……它自己就掉下来了。”王耀以陈述的口吻说着,睫毛不断地扑闪着,防止更多的眼泪流下来。
“别哭,耀。别哭。”伊万像说着咒语般轻声喃喃,同时吻上了还带着泪花的眼睛。
“啊……伊万……”王耀感慨般说着,心也随着伊万细密的吻不断地柔和了起来。
伊万不停地亲吻着,由额头吻到鼻尖,又轻啄了双颊,最后,贴上了王耀略有僵硬的嘴唇。
像是劝导一般,伊万的唇只是轻轻摩擦着,并没有其他的动作。直到王耀的情绪终于有所缓和,嘴唇也略微放松了以后,伊万才不客气地长驱直入,纠缠着王耀的舌,让他不断发出喘息,眼神也因逐渐缺氧而朦胧起来。
在伊万终于释放了他的嘴唇之后,王耀大口喘着气,嗔怪地说:“你还没猜出谜底呢。”
伊万见王耀几乎把浑身的重量都倚在了他身上,知道他已经脚软得支撑不住自己了,得意地说:“所以只是一个吻而已。”
王耀看他说得合情合理,也不好再说些什么,只是闭上了眼睛,彻底地把自己交到了伊万怀中。
“累了吗?”伊万有些诧异。
“晕。”王耀一个字也不想多说,只想在自己恢复行走能力之前好好地站住。
“……要我抱你去休息吗?”伊万想了想,隐藏住自己过于诡异的笑脸,很是关心地说。
“不,这样就好。”王耀微喘了口气,坚持着自己的想法。
糟了,我好像陷得更深了。休息了一会儿,王耀如此想到,嘴上也浮现出一丝笑容。
“又想到什么了?”伊万见他愉快的面容,好奇地问道。
王耀抬起头来,眼睛里的笑意更显魅惑。在伊万呆住的一瞬间,王耀毫不犹豫地伸手推开了他,潇洒地一转身,对他做了个鬼脸。
“才不告诉你呢!”
伊万看他大摇大摆地走进厨房,心知再问也不会有结果,便又回头去研究那张纸了。
看着纸上陌生的字,一直显得很正常的伊万突然笑得阴寒。
“耀,迟早会让你哭着求我的。Korukoru~”

PR

Comment

Comment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TrackbackBlo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10 2018/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03/04 一江春水]
[06/30 柒柒复七七]
[06/24 tarot]
[06/24 她27]
[06/06 柒柒复七七]

HN:
Teliny
性別:
非公開

free counters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