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挚爱于心

露中与我,小巢在此,欢迎光临。
  •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Chapter Three

看着毫无动作的两人,湾很是不耐烦地前去应门。
门刚一打开,门外的人就风一般地进了屋,甚至都来不及看清她的相貌。湾皱皱眉,打算关门,却在门外又出现一个女声伴随着某种奇怪的声音高声叫着“别关门”。礼貌迫使湾不得不等着。那人跑到门前喘着粗气,不好意思地抬头说:“抱歉,打扰大家了。我是万尼亚的姐姐”。
“姐姐,你怎么也来了?④”伊万故意忽视已经挂在他手臂上的某人,惊诧地问道。
“想来和我抢哥哥是行不通的!”娜塔莉亚没让她来得及回答,更紧地搂住了伊万的胳膊,险些让那只可怜的胳膊因缺血而坏死。
王耀哭笑不得地看着伊万自家的闹剧在他家上演,心里不住想着,这可真是有些滑稽,今天的家族聚餐可算是被另一家族的人给搅和了。

这么说,这里除了自家的人,就是他们家的人。
合着这成了两家的见面仪式?
听上去活像……
呸!想什么呢?一点都不像!
王耀突然开始咬牙切齿,右手蠢蠢欲动,想把自己脑子里蹦出的诡异思想敲个干净。
而这副尊容到了港的眼里却都解释为另一个意思,也是更有可能发生的一种情况。
“大佬,你的表情狰狞了。”港在一旁忍不住提醒道,希望王耀能够保持清醒。
王耀总算没有辜负港的良苦用心,急忙清了清嗓子,马上换上了最常见的外交笑脸,以往的客套礼节迅速启动,以友好的态度问道:“那么,两位女士也留下来一起吃饭吧。”
估计是没有想到王耀会这么说,伊万有些惊讶地眨了眨眼,表情带着些错愕与欣喜。
娜塔莉亚别扭地把头拧向一边,就是不肯看向王耀。
而姐姐的反应却很是有趣:“哎?真的可以吗?我真的可以一起吃吗?”
王耀继续宽容地笑,劝说着:“没事,反正我们几个也吃不完,要是就这么扔了又太可惜了不是吗?”
“那当然是不能浪费的,有的吃就很不错了。”听了这番话,姐姐终于下定了决心,不再犹豫了。
“那么,娜塔莉亚小姐,你也请入座吧。”王耀礼貌地指着湾的位子,对娜塔莉亚说道。
湾正要反对,看见王耀对她微弱地摇头示意,咬咬下唇,又忍了下来。
大哥真是太讨厌了,一有外人的时候就苛求自家人,什么事嘛!
这厢,王耀为了国际友人得罪了自家妹子。谁知,娜塔莉亚却根本不领他的情,反倒是狠狠瞪了他一眼,看得王耀莫名其妙。
“哥哥我是不会让给你的,你就死心吧。”
天啊!又来了!王耀的眼角抽搐了一下,笑容稍微变得有点僵硬。
“娜、娜塔莉亚小姐,我觉得这并不是个适宜在吃饭的时候讨论的话题,当然如果你一定要和我探讨一下这个话题的话我是不会反对的,但似乎你哥哥已经想吃饭了。是不是,伊万•布拉金斯基?”越说到后来,语气就越有些威胁的味道,大有逼迫伊万点头承认的意思。
伊万觉得有些好笑,一开始王耀的态度是坚决反对他留下来,现在反而倒是在逼他坐下吃饭,前后变化竟然会这么大。可最不可思议的还是因为这一切都是由自家人引起的,难不成今天是他的幸运日?
澳不知什么时候搬出了很久没有用过的折叠椅,擦掉上面落的灰尘,一一放在桌子旁边,热情地说:“大哥,我已经把椅子都放好了,可以请他们坐下了。”
见留下他们吃饭的大势已定,湾只好认命地叹口气,和王耀一齐坐在折叠椅上。
有什么办法呢?谁叫大哥总是那么热情好客,只好让自家人受苦了。
伊万挣不开娜塔莉亚,只好和她挨着坐在一起,苦着个脸,像谁欺负他了一样。
“那么,请不要客气。”说完这句话,王耀突然意识到这些家伙是不能用筷子的,正想起身去拿,却被澳看出了他的意思,抢在他前面去了。
“不好意思,一时间疏忽了,忘了你们不能用筷子。”心里暗自感慨着澳的体贴,王耀抱歉对那三人笑着,“请稍等片刻。”
澳的动作很快,并没有让他们等上很长时间。
“呐,只能让你们用叉子和勺,不要太在意呀。”递给他们餐具的时候,澳这样说着。
“不会的,我还得感谢你们的招待呢。”姐姐说完,感激地笑了一下。
娜塔莉亚的反应就差多了,只轻轻地哼了一声,正眼都没有看澳一眼。
伊万接过餐具,拿着叉子转了几下,脑子里不知又在想些什么,无声地笑了,继而有些调侃地问着王耀:“耀,我们可以开始吃了吗?”
王耀看着坐在对面的伊万,满脑子全是关于“你爱吃不吃关我什么事老子巴不得你现在不吃了赶紧回家走人呢”之类的话,但最终还是只说了“当然,布拉金斯基先生”。语调抑扬顿挫,突出强调了“布拉金斯基”可以多么富有音律美。
伊万刚才心里的那一小撮火苗被王耀这句话无情地浇灭了。他不满地看着王耀,见对方丝毫没有悔改的意思,娜塔莉亚又坐在自己旁边,也不方便继续追问下去,只好克制一下,将目标转移到桌上琳琅满目的菜上。
桌子上的菜都是色香味俱全的佳肴,虽然就档次上而言,给他们在施工期间提供的菜更胜一筹,但这满桌的菜却是王耀为自家人精心制作的家常菜,看上去更为温馨。加上菜又刚做好没多久,依然保持着它们最佳的味道。仅仅只是吸一口气也会让人垂涎起来,更不用说正打算吃的这几个人了。
嗯,那盘红色的菜看上去很好看呢,不知道吃起来会是什么味道?
这么想着的伊万将叉子伸向了日后他一想起来就会满脸黑线的菜。
“等等那道菜不能吃啊!”王耀眼见着伊万将那口虽然不多但要是折磨人也该够了的菜放入口中,极其迅速流利地说完了这句话。
只可惜,就像当初的湾一样,王耀的努力也白费功夫了。
伊万迅速地把嘴里的东西吐了出来,捂住自己的嘴,眼睛在桌面上迅速扫视了一周,看到有半杯水,也顾不得究竟是谁的,夺过来一饮而尽。
虽说有些失礼,但做得还不赖嘛,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了。这么想着的王耀却说不清楚为什么,心里却依然有着隐隐的担忧。
果然,当伊万的脸色骤然变化时,王耀终于想了起来,那杯就是自己刚才喝过的那杯味道诡异至极的茶!
“天啊伊万,你怎么就……”王耀也无奈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只好亲自动手再倒出一杯清水来,递给伊万,“你吃什么不好偏吃它?你又喝什么不好偏喝这个?真是……无话可说了。”
“……耀,你为什么不早点说?”伊万的嗓子就像是刚才的王耀,沙哑无力,却又带了些别样的感觉。
比如说,令人心悸。
王耀惊骇于自己竟然产生了这样的念头,脸不自觉地泛红,干脆当起了鸵鸟。反身坐回座位上,只闷头吃饭,根本不回答伊万的问题。
“你是故意的对不对?我要让你为这样对待哥哥付出代价。”娜塔莉亚阴森森地说着,站起身来就要将自己的说法付诸实践。
“娜塔,坐下。别胡闹。”伊万立即伸手制止了她,满脸严肃地说道,“这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不要乱冤枉人。”
湾不高兴地看着脸不知为什么红了的王耀,也开口说:“就是嘛,你哥吃什么东西辣着自己了,和我大哥有什么关系啊?”
娜塔莉亚看了看伊万坚决的神情,不甘心地坐下,狠狠瞪了王耀一眼。
王耀却浑然不觉,自顾自地吃着。或许是吃得太不专心了,连自己嘴边粘到了米粒都不知道。
伊万盯着那随着王耀咀嚼的动作而不断动着的米粒,突然好奇如果自己伸手将那个拿下来的话,不知王耀会是什么表情。
当他正想将这个想法付诸实践时,湾轻轻地清了嗓子,引起了王耀的注意。她指了指嘴角,王耀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马上反应过来,将那个引起伊万诸多遐想的米粒拿下去了。
伊万有些遗憾,可当他看到湾的表情时,着实吃了一惊,随即感慨似的笑了。
看来耀的妹妹很是不欢迎他呢。
“对了,耀今年也该教教我你们家的语言了吧?去年我可是教了你的呦。”沉默许久后,伊万笑着开口,找了一个还算有的可聊的内容开始对话。
“嗯,是呀。”王耀明显处于心不在焉的状态,不知在想些什么,敷衍地说道。
伊万逐渐不满于他的态度,可又不得不忍住想要强行抬起他的头来让他直视着自己说话的冲动,继续说:“那打算什么时候上我家去呢?”
王耀茫然地看了他一会儿,说:“过几天吧,这几天太忙了。”说完,低着头继续发呆。
现在,就算对场面状况不是很了解的澳也开始觉得大哥今天很不对劲了。
王耀在他人面前一向善于交际,虽说不是精于此道,但至少不会像现在一样心不在焉。
究竟是什么事能让王耀走神到这个地步?在场的人不禁都有着这样的疑惑。
“……耀,你老年痴呆了?”伊万考虑再三,还是这么问了。
这句话果然让神游中的王耀瞬间散发出惊人魄力:“谁老年痴呆了?我好着呐!告诉你,年纪大代表见识广,活得到我这么大岁数的全世界都没有几个!我骄傲,我自豪!你小时候的事你还不一定都记得呢,我可都记得。还管起我来了,真是……”在娜塔莉亚的瞪视下,王耀把后面的“多管闲事”四个字默默地吞回了肚子里。
伊万并不在意他说些什么,反正王耀从来不会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只要他的情绪好起来,他就安心了。
“精神好多了嘛,刚才在想什么呢?”伊万睁大了眼睛,显出一派天真的架势。
王耀的眼神开始闪烁起来,不敢看向伊万。就像是一旦看了以后会不小心泄露出什么不该表达的事一样,成功地勾起了伊万及在座各人的好奇心。
“对呀,刚才大哥在想些什么?”澳忍不住了,开口问道。
王耀回想了一下刚才自己的所思所想,略微摇了摇头,淡淡地笑着说:“没什么,一些蠢事而已。”
王耀的笑透露出一种忧伤和怅然,却也有着愉悦,就像黑与白的混合永远是最经典的配色,两种矛盾却单纯的情绪交融在一起,总会产生别样的效果,让其他人不禁恍神了片刻。
看来,大哥想起那时的事了呢。
湾更加不高兴了,本来一个好好的家庭聚会,就这么被这个伊万•布拉金斯基给破坏了。
港和伊万的姐姐自始至终一直在安静地吃饭,没有参与话题。伊万的姐姐是因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所以干脆一句话都不说,安静地吃饭。而港却是不敢开口。
这时候的王耀是最执拗、也是最脆弱的时候,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触到不该触碰的东西。
“……耀?”伊万缓缓开口,有些担心地凑上前去,想要看清楚他的表情。
“我没事,不用担心。”王耀深吸了一口气,笑着想让伊万放心。
伊万愣住了,这个笑容不是王耀平日里客套的微笑,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个笑容了。
自从当初他们大吵一架后,王耀用来招待他的就只有场面话而已。直到最近,也只不过是开始从刻意的疏远转变为稍显正常的对话。想说是恢复到以往的关系,就亲密程度而言也远远不够。
可这个笑容,却是在王耀还信任他时才展露过的。
再加上之前王耀改口叫他伊万,尽管只有一次,但也证明事情似乎有所改变了。
一直以来,王耀都试图想要以称呼的疏远拉开两人间的距离,所以才始终不肯叫他伊万。对他们来说,“伊万”和“布拉金斯基”之间,不仅仅是名与姓的区别。
在过去那么长时间里,他一直在努力让王耀再次相信他。所以,虽然王耀一直坚持把他推得远远的,现在也已经没有像原来那么坚持了。
这一切的迹象是不是说,王耀已经愿意再次接受他了呢?
娜塔莉亚整个晚上都处于警戒状态,此时就像是接收到了危险讯号,猛地跳了起来,拉着伊万的胳膊,拼命向门的方向拉着。一边拽一边说:“哥哥,我们该走了。”
而伊万完全没有要动身的意思,死死坐在原处,纵使娜塔莉亚再有力气也拽不动。
“哥哥,走啦。走啦,起来呀……”可娜塔莉亚仍旧不肯放弃,继续拿言语催促着。
湾用力地捏着手里的筷子,泛白的骨节体现出她忍无可忍的情绪。
今晚她已经忍了太长时间,只要再给她一点点刺激,她就会爆发的。
“快走啦,赶紧回去吧。”丝毫不顾及他人感受的娜塔莉亚继续说着,“赶紧走吧……”
湾再也忍不住了,将手里的筷子“啪”地摔到桌子上,发出了好大的声响,引得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王耀皱了皱眉,说:“湾,这么做不礼貌。向客人们道歉。”
摔筷子是很不礼貌,当家里还有外人的时候就更是如此。可是王耀忘了,今晚的湾已经很难得地听话了很长时间,而且每次都是把不满硬生生地吞了回去,可以说是做得很好了。但早习惯于周全礼节的王耀没有体谅到这一点,反而还在责备她,无疑是在火上浇油。
“……当初不知道是谁哭着跑回家说以后再也不理他了,现在却又有说有笑,这就是大哥所说的‘言出必行’?出尔反尔,算什么男子汉大丈夫?”湾觉得委屈极了,忍了一晚上的怨气以最伤人的语言直击王耀的痛处。
王耀的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就像是有人在他存在已久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一样。
港冷着声音开口:“湾,向大佬道歉。”
一旁的澳不知说什么好,神色尴尬,双手不知摆在哪里好。
“耀,你的家教做得不够好哦。你妹妹真是相当不尊重你呢。”伊万说到中途,微微顿了一下,又接着说,“这种家人看起来好碍眼,真想不到即使是柔弱的女子也会这么不讲理呢。”看着王耀的神色从刚才的表情又恢复成平时的戒备,由希望转变为失望的伊万忍不住将气撒在了始作俑者头上。
湾狠狠瞪着伊万,毫不客气地说:“谁不讲理?你才不讲理!你们全家都不讲理!你是什么人?在对我们家的事说三道四之前,你倒是先管好自家的事啊!一个奇怪的姐姐,一个神经质的妹妹,你家的家教就很好?”因为生气,湾完全失去了平日里的淑女气质。
伊万眯起了眼睛,盯着眼前的这个看似温柔贤淑的女孩子,总算明白了为什么王耀和她之间的关系能僵持那么久。⑤
王耀难过地看着湾,反复地张开嘴想说些什么,又总是颓然地放弃,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湾看着王耀这副样子,慢慢冷静了下来,终于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不禁有些后悔。想要道歉,偏偏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哥哥是大笨蛋!”不知为何,湾最后竟说了这么一句话。说完,头也不回地跑出门去。
“湾!”王耀想也没想,也跟着冲了出去。
留在屋子里的人莫名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不知道究竟算是怎么回事。
澳没怎么经历过这种场面,不知道这时候该怎么办才好。从身后伸来一只手,轻拍着他的肩头。回头一看,港还像平时一样没什么表情,却让澳渐渐地安了心。
“没事,交给我吧。你去收拾一下桌子。”
这么说着,港走到还因为刚刚的一幕而呆站着的三人面前,波澜不惊地说道:“抱歉让你们看笑话了,他们两个总是这样,不过估计过一段时间就会好起来的,请各位不用担心。”
伊万的姐姐满脸担忧地问:“那,真的没事吗?”
“请放心好了。”
“那么,我们似乎也该走了,对不对?”她转过身,似乎想寻求那两人的认同。
这句话正中娜塔莉亚的下怀,她也跟着叫道:“哥哥,我们真的该走了!”
可伊万显然不这么想,他没有理会娜塔莉亚,追问着港:“但是耀……”
话还没说完,就被港打断了。
“伊万•布拉金斯基先生,湾难得回来。这次大佬本来是很高兴全家人可以聚在一起的,但是……”港隐去了后半句话,面部肌肉抽搐了一下,明显是在克制自己不要说出不该说的话。
“所以,在大佬回来前,你们还是赶紧离开比较好。”
伊万犹犹豫豫地站起身,还想说些什么。娜塔莉亚却不管这些,只一味地拉着伊万的手,急切地想走出这里。伊万的姐姐赶紧跟了上去,到了门口,拘谨地笑了笑,道了别。
港看着那扇“咔嗒”一声关上的门,终于长吁了一口气。
澳环视着顿时冷清许多的客厅,默默地收拾着碗筷,不无可惜地说:“大哥做的菜还都有剩,就这么扔了太可惜了。”
“……所以不会扔的。”港在一旁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淡定地补充,“大佬还说过要让你把所有菜都吃完的,不是吗?”
澳震惊地看向港,惶恐地问:“大哥说的是真的?!我以为他是在开玩笑!”
“大佬,是认真的。”港认真地说,“你的东西还在他手里呢。”
“我不要了不行吗?”澳几乎是带着哭腔这样问了。
“可以。”还没等他高兴起来,港又一字一句地说,“但,一样还是要吃完的。”
澳低下了头,满脸惶然。
“我开玩笑的。”
这句话让澳猛然抬头,不敢置信地问:“什么?”
“字面意思。”港毫无愧疚之感,又坐了下来,开始看电视。
“……港你又欺负我。”澳不服气地嘟囔着,仍继续收拾着剩羹残酌。
一声巨响破坏了澳还在酝酿中的沮丧,而此时进门来的,却是怒气冲天的王耀。
“该死的伊万•布拉金斯基!”吼完了才发现屋子里只剩两个睁大了眼睛看他的人,又问,“他人呢?”
“走了。”港平静地答道。
“走了?哼,他倒会。跑来别人家把事情搞得一团糟之后就拍拍屁股走人了!”王耀像是泄愤般抓起了放在桌柜上的一只海宝。
“大佬,海宝已经被你捏变形了。”港看着王耀手中的海宝正代替某人承受着不可想象的怒气,不禁开始替他手中的海宝担心起来。
“我恨不得手里现在捏的是他的脑袋!”王耀气汹汹地说,“湾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就这么被他给破坏了。我……我明明期待了这么长时间,最后却落得这么个结局。我不生他的气生谁的气?”
港看着一劲儿指责着别人的王耀,很想提醒他其实是他把湾逼到爆发的境地的,会是这个结局有一部分也是他的错。但港什么都没有说,他知道,大哥只要一遇上伊万•布拉金斯基就会变得非常不理智,明知是自己的错也不肯承认,就像是小孩子一样,完全失去了平日的果敢决断。
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弱点。很明显,伊万•布拉金斯基就是大哥的软肋,即使他自己不肯承认这一点。
“行了,别生气了。大哥不是还有别的事要做吗?气坏了可就麻烦了。”澳在一旁小心翼翼地劝着。
王耀从鼻子里喷了一口气出来,让澳瞬间联想到了斗牛士面前的公牛。
“……呃,那个、大哥。嗯,别……别生气了。”心虚的澳想到自己的那件悬而未决的事,呵呵地笑着,顺手擦擦自己的满头大汗。
“笑不出来就算了,看你那样倒像是谁欺负你了一样。”港淡淡地说,同时拉着澳向门口走去。
“哎?怎么……”澳有些奇怪地问,努力回头,想看清王耀的表情。
“惯例。”港说话依旧简明扼要,“大佬,我和澳先去休息了。你再平静一下,好好想想。”
背对着他们的王耀挥了挥手,表明他听见了。
澳小声地对港说:“这样会不会不好啊?”
港把他推进了屋里,关上门,说:“大佬是聪明人,他不是转不过来,只是不想转而已。”
澳听得一头雾水,大声感慨道:“什么啊,为什么大家说话都好难理解呢?我都不明白。”
“其实我也并不是很清楚,毕竟我只比你早回来两年,当时我并不在,湾对于这些事应该了解得比我多。”港说到后来,又若有所思地说,“难怪今天她又闹脾气了。”
“港,能说明一下吗?”澳可怜兮兮地看着港。
“嗯,事情是这样的……”

客厅里,王耀坐在沙发上,双手深深地插入发中,狠命地揪住,拼命想理清思路。
究竟是怎么回事?今晚,为什么会发生那么多事?先是伊万来了,后来又跟来了他的家人,最后被气走的是湾——事情的概况大概也就是这样了。那么,究竟是在哪一过程中,自己开始变得不对劲的?
是在自己开门看到他的时候吗?不是,那时还只是诧异而已,脑子也还算正常,没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想法。那就是在他吃辣椒的时候了。没错,一定是那个时候!就是那时的表情,让他想起了很久以前伊万难得一次喝醉了酒的时候脸上所浮现的红晕与天真,突然就有些恍惚了。然后就想起了很多不该想的事,结果惹湾湾生气了啊!
都怪他!要是他今天不来的话,就不会出现这种局面了!早知道这样,当初就应该轰他出去!
可是,你忍心吗?想到这里,王耀忍不住反诘自己。
电视里嘈杂的声音还在响着,却一句也听不清。
此时,王耀心中的怒气渐渐地平息下来,取而代之的是满心的无奈。
自己怎么就是……放不开呢?
对于本田,他就是有着再多的情绪,最终还不是放开了手?为什么他就不能对伊万也作出同样的决定呢?
记得与伊万第一次正式接触的时候,是在签《尼/布/楚/条/约》的时候。当时的伊万依然年少轻狂,看到自己后,竟在自己耳旁轻声地说“你是我的”,而当时的自己也毫不犹豫地一拳挥了上去,打得伊万一个趔趄。事后也从没向伊万道过歉,因为他觉得当时的伊万活该。
为什么现在自己做不到了呢?
而当自己终于忍受不了伊万无论是工作上的还是生活上的诸多干涉,从他家跑出来发誓绝对要走出一条自家的路来的时候,虽然伤心,但也有着决绝。
为什么现在自己做不到了呢?
就算做不到,也不必见到他就心情转好,偶尔碰上他特别的一面就开始心跳加速吧!
啊,天哪!王耀用手捂住脸,满是挫败地想,关于伊万的事在自己的脑子里就像是一团乱麻,越理越乱了。
干脆,还是别想了。自己都想过这个问题多少回了,还不是每次都得不出结论吗?
王耀用手理了理头发,又发了会呆,最后拍了拍脑袋,催促着自己赶紧把这个问题抛到脑后。
对,还是别想了。



④亚努科维奇自2月25日就任乌克兰总统职务以来,已两次访问俄罗斯。(换言之,他亲俄。)
⑤自20世纪中叶开始的两岸对峙时期止于1992年11月,历时60年。
PR

Comment

Comment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TrackbackBlo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01 2018/02 03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03/04 一江春水]
[06/30 柒柒复七七]
[06/24 tarot]
[06/24 她27]
[06/06 柒柒复七七]

HN:
Teliny
性別:
非公開

free counters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