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挚爱于心

露中与我,小巢在此,欢迎光临。
  •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Chapter Two

“嚓嚓嚓嚓……”厨房里传来规律的切菜声,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的澳有些局促,刚站起身,就被港叫住了。
“你别管了,让大佬自己来吧。”港放下了手中的饮料,挥挥手叫他回来。
“可是,让大哥一个人……总觉得不太好。”澳慢慢地说着话,口齿仍有些不清。
港干脆站了起来,拉着他硬坐回原来的位子。
“我比你早回来两年,更了解大佬一些。他不希望我们和他之间太客气。和外人打交道要守礼节,可自家人要是太客气就该生疏了。”港的表情依然没有太大变化,可话语中却不知为何带上了些许叹息,“更何况,他这么做心里会好过些。”
澳觉得自己明白了,又觉得自己好像没有听懂,迷迷糊糊地点了个头。

“那就好了。”
一瞬间,澳好像看到港笑了,可眨眼间,港又恢复了他那万年不变的扑克脸,似乎那笑脸不过是澳的错觉。
围着围裙的王耀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整个下午都呆在厨房里的王耀手上沾满了面粉,头发贴在汗湿的额头旁,脸也有些微红,忙碌不堪的样子。看上去和平日里精明干练的王耀完全不是一个人。
澳还是坐不住了,站起来问道:“大哥,我来帮忙吧。”
王耀忙不迭地摆手,迅速地说:“别介,我的小祖宗。厨房里已经够热了,再来一个人我可怎么受得了?”
还没等澳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意思,港就插话了:“不会是大佬把什么东西做糊了,正在销毁证据吧?”
王耀瞪了他一眼,翻个白眼,颇有些自傲地说:“我像是那么不专业的人吗?”
港转过头去看电视,淡淡地说:“上次好像有人把刚做好的饭菜都扣到地上去了?”
王耀的脸瞬间红透。他上前张牙舞爪道:“那是纯粹的意外!如果当时湾湾不吓唬我,我怎么可能会做出那么浪费粮食的事来!”
港没再说话,专注地看着电视,只挥挥手,示意“你可以走了”。
澳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悠悠地冒出来一句:“真……没想到。”
没想到,平时看上去一副稳重可靠的大哥在家里是竟然是这么孩子气的。而且,没有了在外面时那些繁缛的礼节,让大哥看上去更容易亲近了。
或许这就是大哥为什么把自己叫过来一起吃饭的原因吧。
王耀不甘心地撇了撇嘴,又放不下脸再回去与港辩驳,只好往厨房走去。
刚到门口,王耀想起些什么,扭过头问港说:“湾湾今天来吗?”
“我跟她说过了,她说她有空就来。”港盯着屏幕,没有看向那个人。
“这样啊,希望她能来呢。”王耀喃喃自语着,挽起了袖子,打算开始下一轮的厨房之战。
澳看着王耀进了厨房,好奇地问港:“湾湾姐和大哥的关系很不好吗?”
“这不好说,可以算是时好时坏吧。”港又拿起饮料喝了一大口,像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喝的是什么一样皱了皱眉。
“那什么时候好,什么时候坏呢?”
“这又有谁能说准呢?按理说应该会转好的,可是……还是希望以后没有这么多的麻烦事啊。”难得的,港竟然长叹了一口气。
“是啊,希望能这样。”澳也跟着叹气,拿起桌子上的饮料喝了一口,忍不住扭紧了眉头,“这是什么?”
“大概是苦丁茶吧。”港猜测着,不敢下定论。毕竟大佬家的东西太多,谁又敢说自己完全了解?更何况,这个东西的味道与苦丁茶似乎不完全一样。
“……好怪,如果是普洱茶就好了。”小小地感慨了一下,澳决定还是吃从自家带过来的蛋卷仔。
“让你们久等了,大部分菜都已经……”王耀高兴地从厨房走出来,却惊诧地大叫一声,吓得正开心吃着的澳叼着嘴里的那半个蛋卷仔,动也不敢动。
“你你你你……你竟然在吃饭前吃零食!你这样待会儿还怎么吃得下饭呐!你这样怎么对得起我这些菜啊!你怎么好意思这么做啊!”王耀浑身颤抖,一副受了极大的侮辱的样子,双手抱头,演戏般惨号道。
一连串的控诉让澳有些不知所措,他偷偷地看向港,却发现后者正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看着电视,任由他自生自灭。
“这个,没收!想要的话,吃完饭再来找我,最好是在你把我今天所有做出来的菜都吃完了之后再来!”王耀毫不客气地拽走了他嘴上的蛋卷仔,与此同时,也伸手拿走了他膝上那一盒拆封还没多久的,狠狠说着。
“我……”澳嗫嚅着,双手不断地揉着衣角。
王耀没理他,拿着那盒蛋卷仔走入了厨房。
澳坐在沙发上,犹豫着要不要跟进去。可想起之前王耀的话,怕又惹他生气,只好乖乖坐着等他出来。
当王耀从厨房走出来时,看到的就是澳一副受惊的小动物惶惶然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样子。
他长叹一口气,蹲下来直视着澳,无奈地说:“你怎么了?”
“大哥,我……我不是故意的。”
或许澳自己根本没意识到,他现在听上去极委屈的声音,怎么都不像是他原本想表达的意思,反倒是像极了受人欺负的小可怜。
王耀揉了揉他的头发,说:“是啊,知道这里有人是故意的,但不是你就是了。”
港继续专注地看着电视,顺便拿起桌上的饮料又喝了一口。
“不过,下一次不可以这么做了。这次念你是初犯,原谅你了。”
澳听了这句话,瞬间笑了开来。
“多谢大哥。”
王耀耸了耸肩,调侃着说:“不过,要真想让我原谅你的话,帮我把厨房里的菜都拿出来是个不错的选择。”
澳从沙发上一跃而起,欢快地说:“我就去拿。”转眼就跑向厨房,活像是得了特赦的罪人。
港用怜悯的眼光看着他的背影,暗叹这个孩子还是逃离不了被人压迫的命运。
“港,你刚才是故意不告诉他的吧?”虽是问句,王耀的语气里却有着确凿。
“我只是想让他早点适应,并无其他意思。”港毫不心虚地说着。
王耀看了他半晌,只若有所思地笑着,不打算戳破他藏在辞令下的另一番心思。
“哇——大哥你好厉害!这些全部都是你一个人做的吗?真的好厉害!”澳在厨房里大声叫着,语气之诧异让王耀不禁抿嘴微笑。
“真是个废话的小鬼,不是我做的,难道是你吗?”王耀笑着斥骂道,走进厨房去帮澳一起端菜。的确,那些菜若都是让他一个人端出来,实在是太欺负他了。
而以往都是港在做。
厨房里依旧传来抽油烟机运作的声音,轰轰声不绝于耳。电视里也传出电视剧主人公的哭喊,一时间屋子里热闹了许多。
“叮咚”一声,门铃响了。港拿起身边的遥控器,摁下静音键,这才去开门。
“我来了。”门外的湾笑了笑,冲港摆了摆手,款款走入屋内。
港点点头,似乎是有些放心了。
“大哥,你在吗?我可是好不容易才过来的,再不出来看我可似乎有些说不过去啦!”湾放下手里拿的大包小裹,冲着里面喊道。
“呀,湾湾你来了!太好了,什么时候来的?路上没遇上什么麻烦吧?近些天来过得怎么样?没什么事吧?要是有什么事一定要和我说,千万不要闷在肚子里。”王耀匆忙把手里的菜放到桌子上,欣喜地不断问这问那,说个没完。
“哎呀!大哥你话好多!果然是人老了,话也多起来了吗?”
“什么话?我可还是富有青春活力、朝气蓬勃的年轻人啊!”
澳把自己手中的那盆汤小心翼翼地放在桌子上,松了一口气,接着两个人的话说:“湾湾姐不要这样,大哥是关心你才这么说的。”
湾十分不淑女地翻了个白眼:“小孩子不要在大人说话时插嘴。”
澳早就知道她会这么说,也不计较,只是笑着。
“那么,准备开饭了。湾湾,你也过来帮忙吧。”王耀丢下这句话,回身又去端菜了。
“哼,什么啊?人家为什么也要去?”口中虽是这么抱怨着,湾却跟着一起去了。
港看三个人一起进了厨房,却转身坐回了沙发上,继续看着电视。

“好吃!”澳迫不及待地动起了筷子,吃了一口,满足地大喊。
王耀没有说话,脸上却流露出被赞扬后的开心笑容。
“那么,我要开动了。”湾说完这句话,也开始安静地吃饭。
港指着一盘充斥着辣椒灯笼椒朝天椒的菜,缓缓开口问道:“大佬,你是不是把那些囤积辣椒的人都拉出去毙了?”①
王耀盯着那盘红意盈盈的菜,想起了自己刚才因为不小心想到了某个人再加上手不小心一抖,半瓶辣椒就这么出来了,尴尬地挥挥手,避而不谈道:“不喜欢就吃别的嘛。这个……总会有人吃的吧。”
饭桌上顿时显出一阵静谧到诡异的气氛,没有人想试试这盘菜究竟能不能吃。
王耀为了打破僵局,硬着头皮说:“有什么的?大不了我自己吃。”竟有些赌气般,撅着嘴,把自己的筷子伸向那盘无论怎么看都辣到不行的菜。
“大……哥。”湾担心地想要阻止,可已经晚了。
瞬间,口腔里充满了辛辣刺鼻的味道。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王耀还是被突如其来的辣味刺激得泪水盈眶。舌上似乎有着一团不会熄灭的火焰,烧得他不得不张大嘴,拼命吸入微冷的空气来缓解疼痛。
偏偏老天像是在与他作对,嘴里还来不及咽下的食物如此凑巧地堵住了气管,以至于大口的呼吸马上变成了止不住的咳嗽,眼泪也不断流下,模糊了他的视线。
港和湾面面相觑,对着失态的王耀,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澳赶紧伸手轻拍他的后背,慌张地在桌子上找着水。
还是港较为镇定,倒了杯茶,递到王耀手边,说:“喝口水。”
只可惜王耀一时半会停不下来,这时喝水无异于是在默许让水从鼻子里喷出来,只能不断挥手表示不要。
“哥,当时不要吃不就好了?逞强做什么嘛。”湾在一旁不知道干什么好,最后只好冲着那个让她陷入尴尬境地的人抱怨。
“……呵,活过来了。”王耀终于停止了咳嗽,接过港手中的杯子,痛饮了一口。继而脸色变得更加扭曲,瞪着手中的杯子,活像是要看清杯子里究竟都有些什么物质。
“怎么了?”湾很是不解地问道。
“天哪!这水和这菜真是绝配,味道简直就是……前所未有。”喝完这口茶,王耀原本圆润亮洁的音色竟变得像被砂纸摩擦过的大理石地板,略带了一丝磁性。
“大哥,你其实可以不用说得这么委婉。”港面无表情地说,“很糟糕不是吗?”
“到底是怎么回事?”湾不解地问。
“湾湾,这是你上次教我的泡茶法,怎么是这个味儿啊?”王耀很是奇怪。
自己泡出来以后还一直没喝过,没想到竟然这么难喝!
湾的脸上一瞬间闪过多种情绪,最后定格在半好笑半难为情的表情上。
“那个……大哥……其实我那次……是故意整你的。”湾偷偷抬眼看了看王耀的反应,暗自祈祷他不要生气。
王耀顿了一顿,问道:“为什么?”
“我只是……想开个玩笑。没想到大哥你当真了。”湾小心翼翼地解释。
“你知道你这一个玩笑已经坑害了多少人吗?”脸色隐约有些发青的港在一旁缓缓说着,语气听上去有些吓人。
“没有!喝还是没问题的!只是味道怪了点而已。”湾被吓了一跳,急忙解释道。
“算了,既然可以喝,那就没事了。只不过湾湾你下次……不!还是不要有下次比较好!”王耀把杯子推得离自己远远的,仔细考虑着要不要待会儿就把这整壶茶都倒掉。
澳好不容易才从茶的打击中恢复过来,又想起了一件事,奇怪地问:“大哥你既然吃不了,当初是怎么做出来的?”
王耀一边抹去脸上刚才因咳嗽而流出的泪珠,一边解释道:“我做的时候还好啊,虽然有些辣眼,但应该没这么辣的阿鲁。我本来以为能吃的。”说完,自己还一副疑惑不解的样子,看得众人无奈不已。
“……以后还是少做这么辣的东西吧。”最后,即使是港也只能说出这句话了。
王耀点点头。同时,门铃响了。
四个人同时看向门口,奇怪着究竟是谁会在这时候来。
“湾,你叫了人?”王耀奇怪地问,起身去开门。
湾马上摇头,还解释说:“怎么可能!这可是家庭聚会不是吗?”
好不容易和大家聚在一起,她才不会带别的人来呢!
那这又会是谁?王耀纳闷地想,总不会是本田吧?他好像还不至于那么……
难道说,是……
门一打开,刚刚王耀还说不出来的词马上就顺产了。
天哪!果然……果然是这个厚脸皮的人,这个天杀的伊万•布拉金斯基!他怎么会在这儿?什么时候来不好,偏在这个时候来?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究竟想干什么?
自己昨天那种奇怪的态度,依他对伊万长期以来的了解,他一定会让自己解释个没完的。王耀本以为他今天会来找他闹个不停,但白天见他没有动作,还以为是自己对他的了解出现了偏差,诧异了好一阵子。
结果还是如他所料地找上来了,而且是在最不方便的时候。
伊万看着王耀一脸意外的样子,有些得意地笑了。
“嗨,耀。”这句极其简单的问候语却让王耀觉得下面藏着许多自己不知道的事。
王耀沙哑着嗓子,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困惑了半天才开口问道:“……伊万?你怎么在这儿?”
伊万,叫的是伊万。
他不禁有些得意于自己的这个小小发现,脸上露出了难得的暖意。
“正巧路过,进来打个招呼。”伊万面不改色地说着谎,从容地应对着王耀的疑问。
王耀却根本不相信他的话,眉头愈发深锁起来,像是变相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耀,你们正在吃饭对吗?正好我也没吃,不如留我下来一起吃吧。”伊万像以往一样笑着,手沿着围巾的边缘轻轻摩挲着,等着王耀的回答。
“没有你的份儿,我是按人数做的。”王耀毫不客气地说。
“那让我留下来坐一会儿再走吧。”伊万还是不放弃,又说道。
“没有椅子,所有的座位上都有人了。”说着这话的王耀故意不去想自家的那张沙发。
“那我进去待一会儿总可以吧。”伊万的表情没有变化,丝毫看不出被多次拒绝后应有的失落。
“没地儿,你进不去。”这次王耀干脆连借口都懒得找了,直接回绝。
再小的屋子也会有人的容身之处,更何况王耀家他又不是没去过,有多大他清楚得很。尽管是不知道现在里面有没有发生什么布局的变化,但面积总是不会变的。王耀这么说,拒绝的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了。
伊万沉默了一会儿,继而轻声地笑了,歪了歪头,说:“什么都没有,我是不是该说‘斯大林万岁’?”②
王耀一本正经地回答:“不,你也可以说‘社会主义好’。”
屋里一直听着对话的澳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正在喝着饮料的湾呛着了嗓子,一边笑一边咳嗽。港在一旁给湾轻拍着后背,眼中隐隐有笑意。
又沉默了一会儿,伊万突然笑得灿烂无比,说:“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啦~”
说完,大踏步地经过目瞪口呆的王耀身旁,径直进了屋,干脆利落地把门关上了。
“伊万你做什么!”王耀震惊了,究竟是他拒绝得还不够明显还是伊万的脸皮太厚?
伊万一进门就四顾环视,像是在寻找什么。在露出一副放心的神态后,转过身来说道:“哎~耀刚才不是说‘社会主义好’吗?难道还不是在邀请我进来吗?”
王耀被他语气中的撒娇成分吓得打了一个寒颤,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四个字。
难以想象,伊万这个家伙是没看见我的弟妹们都在吗?怎么竟然露出那种样子来?和他的身份也太不相符了吧!
想了一想,王耀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无意中叫的是伊万,而不是自己坚持了那么长时间的布拉金斯基,难怪他今天这么反常,拒绝了那么多回都不见他有任何消沉的迹象。对,还叫了两次。想到这里,王耀有些不甘地咂了咂嘴,引得身旁的伊万很是好奇,弯着腰,歪着头直瞧着王耀问:“耀,想什么呢?”
看眼前确实是在关心他但也实在不能和他实话实说的人,王耀只得没好气地蹬了他一眼,却意外地发现伊万看上去似乎莫名开心。
“原本不打算做的事不小心做了,自然是在懊恼了!”瞪完,王耀还喃喃自语道,“本来永远都不打算说的。”
即使伊万之前还不明白他在说些什么,听到后半句也自然明白了他在说些什么,颇为高兴地说道:“都说了伊万这个名字比较好,你看,你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
湾看着这个不请自入的家伙不断与大哥搭话,只觉得自家的私有空间被一个无关的人侵占了,满脸的不高兴,却又碍于大哥的情面不得不强忍着。
“呀~耀你这里不是明明就有沙发的吗?怎么刚刚对我说没地方了呢?耀你可真是不坦率啊!”说着还摇了摇手指,似乎满脸遗憾地摇摇头,口中啧啧有声,使得本来就有些心虚的王耀现在更是被羞得抬不起头来。
澳正想开口说些什么,就被门外传来的一阵诡秘的声音打断了。
“哥哥,你在这里吧?哥哥,我知道你就在这道门里面,打开门吧。既然我们的关系已经有所拉近了③,再近一些也无妨啊,哥哥!”
只见伊万刚才还阳光万丈的脸马上变得阴雨连绵,整个人似乎都缩小了不少,看上去好像还有想躲到王耀背后去的冲动。
“哥哥你再不开门我可就要拆了这扇门啦!我是不会因为这小小的一道门就放弃和哥哥在一起的机会的!”甜美的声音顿时急转直下,简直可以媲美恐怖片里鬼魂的尖叫。
呵,来了。伊万那永随其后的妹妹。那个姑娘还真是自己最感到棘手的存在呢。毕竟,她与自己的话题最终只会导向一个方向上去。而那个话题……简直荒唐。王耀摇摇头,无奈地笑了笑。
伊万干脆抓上了王耀的双肩不肯撒手,神色中夹杂着惶恐与求助,让王耀也不忍心将这个麻烦源直接推出门外。不过,把他推出门外的确是一个富有诱惑力的选择,不但可以落得个耳根清静,顺便还解决了今晚可能会出现的窘境。真的,再狠狠心,估计就没问题了。可王耀就是无法在他人需要帮助的时候将人拒之门外,无论是谁,更何况……伊万都已经这样了,他又怎么能加以拒绝呢?
王耀这么想着,也就很难迈开脚步了。



①西南干旱,辣椒涨价。(借鉴“打死卖盐的”这个俗语。)
②一个老笑话:农夫伊万(我看的是这样写的呦!)捉了一条鱼,兴高采烈地回家对老婆说:“我们有炸鱼吃啦!”农妇回答:“没有油啦。”“那就煮。”“没有锅呀!”“那就烤。”“没有柴呀!”农夫生气地跑回河边,用力地把鱼扔回水里,说:“哼,什么都没有,让我怎么吃!”回到水中的鱼儿高兴地挥动着右前鳍,喊道:“斯大林万岁!”(本意是讽刺的……)
③俄新网RUSNEWS.CN俄白一体化并没有停滞反而已站稳脚跟。(额,就是这个原因啦。)
PR

Comment

灣灣要發脾氣了麼XD
……所有的一切思緒都被白鵝姑娘的結婚吧合體吧給打斷了(喂)
Re: 灣灣要發脾氣了麼XD
  • Teliny
  • 2011-08-19 21:34
  • edit
> ……所有的一切思緒都被白鵝姑娘的結婚吧合體吧給打斷了(喂)

噗……好吧,等你想出来以后有什么问题再问也不迟。
不过那句“灣灣要發脾氣了麼XD”说得很好(竖大拇指)

Comment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TrackbackBlo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01 2018/02 03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03/04 一江春水]
[06/30 柒柒复七七]
[06/24 tarot]
[06/24 她27]
[06/06 柒柒复七七]

HN:
Teliny
性別:
非公開

free counters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